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自尽
    卢象升在接到流贼驱赶百姓突围的消息之后,顿觉自己布置有误。

    他低估了张献忠的残忍和无耻。

    在想要活命的紧要关头,张献忠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几名平日里犹如亲生的义子他都不管不顾,何况在他眼中如猪狗般的百姓。

    他马上下令除了进城的队伍以外,南门的神机营和伍军营就近向罗瑛山追击,他自己亲率北门外地的数千士卒赶往方城山。

    罗瑛山与方城山山脉并非巍峨险峻的大山大野,虽然也绵延数十里,山上大部也被灌木荒草覆盖,但地形并不复杂。

    张献忠没想到官军反应如此迅速,从东门突围而出的数千流贼,包括他在内,已经被数万官军围在了两座山中,而他们并不知情。

    张献忠倚靠着洞壁而坐,亲信插翅虎等人分散坐于周围。

    “大王,俺们在这洞中不能久呆,得想法子赶紧离开才成,要不官军很快就会搜过来!”模样凶悍的插翅虎神色焦急的开口道。

    另一亲信山涧虎接道:“老李说的没错!八大王,等派出探路的人回来,俺们马上就得走,翻过山往西去,寻着个村子先弄点吃的再说!”

    张献忠点头道:“咱这回走得快,这后山还算安生,等探路的回来,天黑之后咱就往外走!”

    正说话的当口,随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几名派出去探路的亲兵从杂草中露出身形。

    守在洞口的艾能奇赶紧探身招手让他们进来。

    张献忠等人迅速起身围住那几人,插翅虎抢先开口问道:“老四,外面是甚子情形?恁有无碰到官军?”

    那名叫老四的亲兵神情紧张的回道:“大王,有点不妙!俺们分头探路,山前的弟兄们正在被官军追着往后山这边来了!俺到后山瞭了一下,看见山下边的道上有官军的马队!”

    洞内众人都是脸色大变,山前山后都有了官军,难道被围住了不成?

    亲信一条狼急道:“大头领,这可怎地好?官军这是把俺们困住了!俺看得抓紧走!等不到天黑了!”

    插翅虎接着道:“老狼说的对!大王俺们得赶紧走!”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呼喝声和惨叫声,众人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被官军追杀的手下临死前发出的声音。

    本待等到天黑后再走的策略已经不行了,听刚才的声音,官军越来越近。

    张献忠大手一挥道:“走!分开走!逃的一个算一个!”

    默不作声的艾能奇手持铁棒行在最前面,身后是几个亲兵,穿着短袍内罩棉甲的张献忠行在中间,插翅虎等人跟在最后。

    一行人刚刚出了山洞,远处的一队官军便发现了他们,随即大声喊叫着向这边赶来,紧接着,这一队官军的呼喊声将附近搜山的几队官军招了过来。

    张献忠一语不发,转身向着西面的山下撒腿疾奔,一众亲信紧跟其后,艾能奇与几名亲兵堕在后面负责掩护。

    论起翻山越岭的本事来,张献忠这伙流贼虽然不错,但相比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中的川军来说还是差了稍许;双方装备相当,都是身着棉甲手拿兵刃,但跑了一段时间后,两边的距离已经逐渐拉近。

    由于山上的地形起伏多变,树木杂草繁多,奔跑时还要注意避开灌木浓密之处,所以速度根本起不来。

    跑在前面的小队川军很快追到张献忠等人身后三十步左右的距离,两名川军弓手站定身形,抽出箭只搭在弓弦上,大口喘息几下后稳定住呼吸,开弓将长箭射出。

    几声惨叫响起,前面的流贼有几人中箭倒地。自张献忠造反就跟着他的山涧虎大腿被三棱箭贯穿,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十余名川军迅速靠近贼人,艾能奇低吼一声,和几名亲兵停步反身准备与官军搏杀。

    山涧虎拖着受伤的大腿在地上艰难的向前爬行,死亡临近的恐惧感让他嚎叫连连:“八大王,救我!救我!”

    带队的川军小旗闻声大喜,大叫道:“速来速来,献贼在此!是张献忠!”

    后面数队官军听到喊声欣喜之下跳跃而来,叫喊声此起彼伏。

    “献贼在此!”

    “张献忠在此!”

    “捉了献贼,大功一件!”

    “别让他跑了!”

    “生擒献贼!”

    张献忠情知不妙,加速向前狂奔,但身后的川军知道巨寇在此,都是奋力赶来。

    艾能奇与几名亲兵虽然已经与追来的官军交起了手,但随后赶来的官军根本不管,绕过他们继续向前追去。

    山下的道路已经远远可见,但路上都是一队队来回驰骋的官军马队。张献忠心中顿时一阵绝望:难道此地就是我张献忠的埋骨之所不成?

    艾能奇挥手中铁棒狠狠砸下,一名川军盾牌手被连人带盾砸的口吐鲜血委顿于地。艾能奇举步上前就要结果了他,几名官军长枪手的长枪已然刺到,他闷哼一声挥棒格挡,将两只枪头挡开,但仍有一只长枪刺中他的小腹,枪头深深的扎进腹中。

    艾能奇一手抓住枪杆,将铁棒脱手扔了出去,那名长枪手躲避不及,被飞来府铁棒砸中头部,惨叫声中仰面倒地。

    川军小队都是由熟识的乡党组成的,眼见同伴血流满面、生死不知,一名川军大吼一声,垫向前猛蹿数步来至艾能奇身侧,手中大棒狠狠地砸向艾能奇。

    艾能奇向后倒退一步,勉强侧身转头避开,但仍被大棒击中肩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艾能奇左肩被砸的粉碎,左臂顿时耷拉下来。

    一只三棱长箭带着风声从十余步外飞来,从艾能奇脖颈处穿透,艾能奇哼都没哼一声,被弓箭强大的动能带出去数步后倒地身亡。

    逃在前面的张献忠这时已被官军追上,无奈之下转身举刀迎战。在将一名川军手臂砍断之后,张献忠大腿、肋部接连被长枪刺中,他狂吼一声,奋力将几柄长枪的枪杆砍断,然后挥刀横扫,将几名欲要扑上来活擒他的官军逼开,反手横刀将自己脖颈的大动脉割断,鲜血喷涌而出,张献忠撒手扔刀后,缓缓倒地气绝,一代巨寇就此彻底消亡。

    剩余的几名亲信眼见张献忠自尽而亡,纷纷扔掉兵器流着眼泪跪地请降,插翅虎放声大哭。

    卢象升脸色沉肃的立于方城山山脚下,望着山上正在大举搜山的官军一言不发。刚从襄阳府率部赶来的湖广巡抚方孔炤和郧阳巡抚宋祖舜在他的身后小声攀谈着。

    祖宽、杨茂功、秦翼明、卢象同等将领则是在不远处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人群中不时传出祖宽粗豪的笑声。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献贼走脱,不然他会流窜到他处继续祸乱大明,到时朝廷又要靡费大批钱粮物资前去剿杀。

    这次虽然自己有些大意,但除了从东城突围而出的这部分贼人以外,其余流贼大部分非死即降。

    献贼确实狡诈凶残,幸亏祖宽反应迅速,直接带队杀出一条血路后,秦翼明的川军才能迅即追上流贼,否则等到将惊慌失措的百姓收拢好,流贼怕是已经追之不及,献贼很可能趁机脱身而去。

    卢象升收回思绪,转身对正在攀谈的两人开口道:“宋抚治前来时可有携带粮草?此次竹山、竹溪两县主官佐贰尽皆为国捐躯,城内粮食亦被流贼抢掠一空,两地百姓急需粮食赈济。本官自会向朝廷上本言明此事,贵抚治需尽快妥善处置战后相关事宜,务使百姓兵灾后忍饥受冻形成流民。此乃重中之重,宋抚治千万不得掉以轻心,否则后果自负!”

    宋祖舜闻言神色略显尴尬,他拱手回道:“下官稍后便着人前往郧阳府调粮,还请卢阁部放心便是。两县皆属下官治下,后事下官自会处置妥当!”

    卢象升已经加大学士衔,这可不是总理大臣之类的临时差遣,大学士已经具备入阁的资格;依照卢象升以文臣之姿立下的军功,将来入阁将是顺理成章之事。宋祖舜虽然心中嫉恨,但不敢再如上次那般无礼了。

    卢象升点点头,笑着对方孔炤道:“方前辈此番可是立下奇功,招降刘国能,将肆虐河南、湖广已久的巨寇罗汝才等人一举成擒,这等功劳让卢某亦是望尘莫及啊,呵呵!”

    方孔炤心中暗自得意,但表面上却是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微微拱手道:“些许微功何足挂齿,比起卢阁部征战数载所建功勋根本不值一提,此次要是献贼授首,我大明境内再无巨贼作乱,阁部之功劳怕是无人能与之比肩,将来手握军功入阁怕是无人敢质疑喽,呵呵!”

    卢象升不以为然的道:“卢某深受皇恩,自崇祯二年聚兵击贼至今,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愿以身报国,早日还我大明百姓一个安定之处所,至于做多大的官从未虑及过,那亦非本官之初心!”

    他这番发自肺腑的坦荡之言并未打动方孔炤与宋祖舜,二人都是暗自不屑:不为做大官,你何苦如此卖命?大明文官武将数不胜数,你以为离了你卢象升,别人剿不得流贼不成?还不是一心想爬上高位,这才带兵剿贼立功。

    二人同时冲着卢象升拱手道:“阁部大义,下官佩服!”

    就在这时,南面一阵嘈杂声忽然传来,随即数骑从远处驰来,离着卢象升等人还有数十步的距离,当先一骑便高声喊叫道:“督帅!大喜!献贼已于罗瑛山授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