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章 客户
    李老爹疑道:“就这等简单?阿兴你莫不是在瞎说?”

    李兴不满的看了李老爹一眼,回道:“阿爹你怎地不信我?这法子看似不起眼,我试过几回了,真的管用咧!”

    “阿爹!阿兴!出来卸车喽!”说话间,院里传来了李冲的喊声。

    两人赶忙来到院中,只见家中的牛车已经停在东面的草棚下面,车上载着甘蔗堆得和小山一般,李冲已经扛着一捆甘蔗垛在了草棚下的木板上面。

    “哥,米价又涨了无?”

    “比上月要低一些,这回是惠州、潮州过来的米,比温州、湖广过来的一斤低了十文。”

    “这回咱们把这批霜糖卖出后,趁着米价低多采买一些放着,要不等再涨起来就要多花许多银钱!”李老爹将一捆甘蔗堆放到木板上后说道。

    李兴接口道:“阿爹,你去屋里歇息便好,这等重活我和哥做就成!”

    李老爹笑道:“别小瞧你爹我,这等算甚得重活?咱庄户人家就是指着气力养家咧!”

    李冲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向李兴道:“阿兴,适才我去采买时听见镇上到处都在传一个消息,我买上甘蔗就赶紧回来,想和咱爹、还有你一起商议一下!”

    “哥,甚事这般要紧?”李兴撂下一捆甘蔗问道。

    李老爹也凑了过来,疑惑的看着大儿子。

    李家爷仨分工明确,寮里榨蔗取汁、熬煮蔗汁、制成白糖、黄糖等劳作以李兴和李老爹为主。李冲头脑精明,除了在寮里打打下手外,平日间以采买各种物资、以及与前来购糖的商户洽谈价格为主。

    今日买米的时候,听见也是几个制糖的同行在小声议论,他打听一番后才知道,有个四海票号在镇上开了起来,主要业务就是针对镇上的制糖作坊放贷,月息一成。

    李冲接触人多,知道的也比一般人多一些。

    他知道几家放贷的大户月息都在四成,四海票号的一成利息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他早就和老爹、弟弟商量过,想把自家作坊扩大规模,多买几头牛、雇佣十几名农户做工,争取一年能产出上千石白糖黄糖,那一年就能挣到几百两银子,用不了几年,他们李家就能成为当地的富户了。

    但若想把作坊扩建成李冲心目中的样子,那可是要花费最少几百两银子。

    李冲打算买二十七头犍牛、雇佣二十名左右的工人,这样规模的工坊,一年产糖千石毫无问题。

    但买地扩建工坊、买牛、采买甘蔗及米面油菜等物资、给雇工日结工钱,这些林林总总,至少要五百两银子以上才能办到。

    他们家的糖寮开了数年,抛去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各项费用,到现在不过是积攒了六七十两银子,离着扩建所需资金还差的甚远。

    李老爹虽然也同意扩建,但他的意思是用家里积存的银子稍微扩大一下规模即可。积少成多,等积累数年后再扩大一些,这样等过个十年二十年也就有个像样的工坊了。

    但李冲心气很高,他扬言,要么不建,要建就建大型工坊,小了没甚意思。

    李兴也是赞同哥哥的想法,建大型工坊成了兄弟两个的梦想。两人也曾想过借钱扩建,但知道放贷利息如此之高后只能断了这份念想。

    今日听到四海票号一事后,一直心心念念扩建工坊的李冲顿时来了兴趣,采买完之后他赶紧采买甘蔗米面后,赶着牛车回来与家人商议借贷之事。

    听完李冲的讲述,李老爹尚在犹豫之中,李兴则是满脸兴奋的大声道:“还有这等好事!息钱比那些大户低了如许多!阿爹,哥,这银子咱们借了!等忙完制糖,咱们就扩建,不用两个月就能建成!过不了几年,咱家在镇上就数得着的大户了!”

    李冲也是满脸憧憬的开口道:“有阿爹和小弟这般技艺,要是建起大糖坊,不愁卖不出货去!”

    李老爹眼见两个儿子情绪如此高涨,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蔗糖销路一直不愁,尤其是白糖和冰糖,价格年年上涨,扩建工坊后产量翻了好几番,银子就会如流水般淌进家里,这确实是件大好事。

    四海票号之所以选择在均安镇开办放贷业务,也是经过商行多番考察过后才做出的决定。

    四海商行在数月前漳州府设立了分行,掌柜的也是原先晋商手下之人,名叫李明,曾是王登库设在太原商行的总掌柜,手下最多时有百十号人,后来一起被四海商行收了过去。

    三十多岁的李明被抽调至漳州成立分行不久后,接到了总号的指示:要求他寻找当地特色产业集中之地开办票号,扶持有意向的家庭作坊扩大规模,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

    来到漳州已经数月的时间,在漳州锦衣卫千户所的协助下,李明对当地的特色产业已经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并且对开办票号一事也是所知甚深。

    晋商在山陕两省的大城也办过票号放贷业务,与四海商行不同的是,晋商的票号放贷利息很高,并且需要田地作为抵押。

    对于总号要求放贷之事,李明自是非常赞同,因为他知道这是来钱最快最易的生意;但对于商行放贷利息如此之低的要求,李明暗自腹诽不已。他可不知道这是朱由检特意吩咐过的,商行挣钱是次要的,主要目的是扶持特色产业做大做强。

    均安镇和相邻的漳浦镇都是制糖产业最为发达的地方,漳州府六成以上的糖出自这两个镇上。在亲自去到两个镇考察一番后,李明决定分别在均安和漳浦开办票号,专门给想要扩大生产规模的糖坊提供资金上的支持。

    均安镇四海票号的掌柜张全是总号从大同调派过来的,有着多年的票号放贷经验。李冲、李兴来到四海票号的铺子时,他正在与一位想要借贷的商户攀谈。

    这名商户是来自苏州府的一名汪姓行商,专门从事从兴化县贩运霜糖、冰糖、红糖、黑糖到杭州一带销售的生意。

    张全笑眯眯的道:“汪员外,鄙号初创未久,故借贷一事须得有所抵押才可。如适才员外所讲以信用作保,鄙人却是很难应承此事,毕竟两千两银子不是小数;还望汪员外体谅一二!”

    这名行商名叫汪境,年约四旬左右,从事贩糖生意已有十载,可谓是经验相当丰富。此次他来到均安镇已经月余,先前已经采买了一千石各色蔗糖,打发管家雇人运至泉州港后租了船只发往了杭州,他自己则留下来等待杭州的传回的消息,顺便囤积产量极低的白糖和冰糖。

    色白如雪的霜糖和大块的冰糖在杭州府一带销路太好了,基本每次从兴化县带回货去,不用多少时日便会被当地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以高价抢购一空。

    但这种白糖产量非常少,大约只占蔗糖总量的一成左右。所以要想多采买白糖,就得在长时间住在镇上,并且时常去各个寮、坊验看,一旦有货马上用现银收储起来才行。

    汪境上次用大笔现银采购了千余石蔗糖,远远超过了原先每次的数量。可最近他在均安镇和漳浦镇来回搜寻时,发觉白糖、冰糖累积产量又有不少,但苦于上次采买的蔗糖数量过多后,剩下的现银已经不多,急切之下他四处打探借贷一事,正好遇到四海票号的开张,并且放贷利息极低,于是他便急冲冲找上门来,想要借贷两千两银子收购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