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零二章 禁运
    山海关又名榆关,素有两京锁钥之称。如同大鹏展翅般的关城,紧紧的扼守住了辽东通往京师的咽喉要道,高达四丈有余的主城墙厚重凝实,像一头黑夜中的猛兽般蹲伏于地。

    蜿蜒曲折的城墙一直向东延伸到了海中,由七座城堡、十大关隘和长城上的三十座敌楼、六十二座城台、十八座烽火台、十六座墩台等组成的强大防御能力,使得关外的建奴望关兴叹。

    威武雄壮的箭楼矗立于高大的关门之上,三层高的楼内,数个箭窗隐有值哨士卒的身影显现。城墙上宽阔的马道可供数匹战马飞驰,女墙的每一个垛口都有持枪拿弓的士卒守护。

    一队从南而来的长长的商队正在穿城而过,向着关门行来,上百辆马车组成的车队绵延几达数里。关城内的百姓商户对此早已习惯,路上的行人都是神色如常的各行其是,并没有人驻足围观。

    车队的前队到达城门处时,却被值哨的一队士卒拦住了去路。

    随着车队的停驻,车队中有人迅速向后跑去,不一会功夫,一名身穿青色直身袍服,头戴六合一统帽的中年男子从后面匆匆赶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仆从打扮的下人。

    这名男子来至拦路的士卒跟前,站定后背负双手,神色倨傲的冲着带队的一名总旗道:“为何拦路?尔可知这是谁家的商队?快快让路,别耽搁我家老爷大事!”

    带队的总旗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名叫周卫,辽东人氏,家人都已丧命在建奴手中。崇祯五年,他随着逃难的乡亲流落到京城后被召入勇卫营中。

    今日他带队值守关门,眼见如此大规模的商队迤逦而来,他遂下令将车队拦停,准备例行检查。

    周卫见这名男子态度如此傲慢无礼,不由得心头火起。他并未回答这名男子的问话,而是神色冷峻的吩咐道:“张五,刘俊!带人去验看车上装载是何物品!但凡违禁物品尽皆查扣,敢有阻挠者绑了!”

    “接令!”名叫张五和刘俊的小旗接令后,各自带着手下的十名士卒向长长的车队小步跑去。

    那名男子看周卫对自己理都不理,反而安排人前去查验货物,心里一股无名之火顿生,他抬手指着周卫的鼻子喝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拦住爷的去路!爷告诉你,这是祖帅的车队,爷是祖帅府上管事!这天底下谁敢搜捡拦路?你想死不成?”

    周卫低头摘下腰带上挎着的长刀,举起刀鞘猛地一下斜抽在指着他面部的手臂上,只听轻微的咔嚓声,自称祖大寿府上管事的那名男子惨叫一声,右手臂软软的抽了下来,竟是被周卫连刀带鞘一下子给砸折了。

    这名管事疼的捧着胳膊蹲在了地上,额头上满是黄豆粒大的汗珠。但这人很是硬气,除了刚开始叫了一声之后,再没发出声音,只是蹲在地上,身体轻微的颤抖着,用怨毒的目光盯着周卫,仿佛要将这张脸刻在脑子中一般。

    那几名跟过来的仆从眼见此景,一个个凶相毕露,有人上前扶起那名管事向后面行去,另外几人面对持刀拿枪的官军丝毫不惧,反而纷纷从袍子里面抽出短刀,与官军对峙起来。

    祖家盘踞辽东数代,不管是家里的老爷还是下面的仆从,那都是骄横惯了的,这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外人敢对祖家的人下手,这伙人哪能忍得下这口气。

    “斩了!”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从周卫身后传来,周卫等人回头看去,一行人从关城的台阶上迈步走了下来,当先一人是勇卫营专守临闾楼到镇远楼一带的参将黄震,身后是十余名顶盔掼甲的亲兵。

    身材瘦高,身着精铁锁甲的黄震适才正在箭楼巡视,看到南面来的庞大车队后便从箭楼最顶层下来,准备亲自查问一番,行至下城的台阶上正巧看见周卫用刀鞘打断了一名男子的手臂,然后对方数人拿出短刃与官军对峙起来。

    “斩了!”黄震大步行来,面色平静的再次下令。

    周卫转身抽刀出鞘,左脚向前跨步,腰臂用力举刀向下斜劈,对面一人未及反应,勃颈处被锋利的长刀砍开,鲜血喷泉般涌出,悄无声息倒地身亡。

    周卫右脚顺势迈前,挥刀斜着往上一撩,又是一人咽喉处中刀,手中短刃咣当落地,双手捂着脖子,嗬嗬连声中一头栽倒,通红的鲜血从身下蜿蜒出来。

    剩下的两人扔掉刀子转身就跑,弓弦响动中,两人背心脖颈俱被数只三棱箭命中,身子猛地往前扑倒身死。

    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一瞬间,也就不到十息的功夫,祖家四名仆从全部身亡。

    周卫收刀入鞘,转身单膝跪下大声禀报:“禀将军!适才有人报称车队乃锦州祖家所有,卑职特此禀报将军!”

    黄震明亮的眼神注视着周卫,轻喝道:“按到!重责十军棍!”

    身后的亲兵涌上数人,将周卫摁倒在地,褪下棉甲战裙,露出白花花的屁股,一名亲兵从旁边士卒手中抢过长枪,调转枪头,用枪杆狠狠的抽在周卫的屁股上。

    黄震缓缓开口道:“我勇卫营乃天子亲军,除却圣上及皇室外,任何敢执刃与我面对者,皆死!今日本将便与你长个记性!”

    不一会十军棍打完,周卫屁股上已是血肉模糊,黄震一挥手,几名亲兵架起周卫直奔城上的箭楼,有人则去城中军营喊随军郎中来给周卫医治。因为今日是周卫当值,所以就算挨了军棍也得在城上值守到换岗。

    黄震负手站立,等待查验车队士卒的回报。

    不一会,小旗张五从数百步外跑了回来,看见黄震后楞了一下,迅即单膝跪倒行军礼后大声禀报:“禀将军!卑职带队查验数十辆马车,皆是棉布、药材、铁料、盐包、硝石等物!如何处置,请将军示下!”

    黄震沉声道:“起来吧!来人,去城中将此事禀告张副总兵!吹号聚兵!将路上闲散人等驱离,务使车队中一人走脱!”

    当总兵府内的勇卫营副总兵张奎接到禀报赶到后,路上行人都已不见,祖家的车队已被黄震手下士卒严严实实的围在原地,赶车的车夫都蹲在车旁。祖家的管事也被士卒从旁边的药铺中搜了出来,只不过他被打断的右臂已被郎中固定好,用棉布吊在了胸前。

    张奎行至黄震身前,咧着大嘴笑道:“老黄,你可是真敢下手哇,连祖家的车队也敢查扣!不过老子得好好夸你一回!扣的好!这下咱们可是在圣上面前露脸了!哈哈哈!”

    黄震抱拳行礼道:“他祖家拿着大明的物品去送给建奴,咱勇卫营不过是替圣上拿回来罢了!这等通奴的奸贼便是我勇卫营之敌!”

    张奎点头道:“说得好!老黄你安排人将所有车辆赶到空旷处停放,某这便遣快马赶赴京师禀报圣上,这些物资如何处置,咱们听候圣喻便可!再就是腾出几辆车来,将祖家管事之人放还锦州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