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零七章 盛怒
    当日下午未时左右,随着如雷般的马蹄声响,不远处有大股尘烟冲天而起,在值守城门的壮班和两侧灾民们惊恐不已的注视下,一队鲜衣怒马的骑士身影蓦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距城门数十步时,马队的马速降了下来,战马飞奔带起的大团尘土海浪般扑向值守的壮班们,呛得一众人等咳嗽不止。待所有尘埃落定时,十余骑已在壮班们面前十几步外一字排开,整个信阳城东门外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只马队散发出的威势所慑服。

    身穿蓝色罩服的王安成一挥手,赵升驱马来至目瞪口呆的壮班们跟前,大声喝道:“锦衣卫办差!让路!”

    喝声让愣在原地的壮班们醒过神来,由于上午在城门外坐班的衙役和书吏已经不见踪影,一名头目模样的人赶紧命人去将拒马挪开,王志安催马当先向城内行去。

    信阳州衙门的后宅内,年近六旬的知州徐云生正在屋内与新纳的小妾盘点银两。

    几个数尺见方的箱子内摆放着大小不一的银锭和银馃子,这是城内几家粮店送来的这个月的分成。

    徐云生蹉跎半生,一直屡试不中,其各种往来花销、路费等等也是不小的数额,家里已是日渐拮据,家人对他中举已是不抱希望。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年过五旬后的徐云生突然走了狗屎运,先是于崇祯六年乡试中举,并于次年会试上榜,虽是名次排在大后面,但最后也落了个同进士出身。

    由于河南各地屡遭流贼肆虐,所以河南各府县成了新科进士们畏之如虎之地,徐云生则是大胆请任,最终谋得了信阳州知州一职后走马上任,至今已历三年有余。

    幸运的是地处偏远、靠近湖广的信阳州并未遭受严重的兵灾,这三年间其治下甚为安定,这就给徐云生大胆捞钱提供了有利时机。

    他自知年岁已长、朝中无人,想在仕途上再进一步已是很难做到,那自己这么多年辛苦劳累、饱读圣贤书是为了什么?

    既然当不了大官,那就捞钱吧,总得给后代子孙留下点财富吧?

    三年来他通过各种手段,与州同知、通判等人沆瀣一气大肆敛财,然后再令人送回老家隐藏起来。

    自崇祯九年起,随着各地旱情越来越厉害,粮价也随之节节攀升,这让徐云生等人看到了发财的机会,经过上下串通后,官仓内的粮食便被堂而皇之的摆在粮店内公开出售。

    徐云生等人还以赈济灾民为借口,向巡抚衙门、布政使司伸手讨要钱粮,这些上面拨付的银钱物资不出意外都落入他们的囊中。

    “老爷,这个月比上月多了足有二百两呀!老爷答应的金钗、金钿这回该给奴家买了吧?”

    刚满十八岁的小妾娇声道。

    徐云生宠溺的捏了一下小妾的鼻头,笑呵呵的道:“买买买!明日你便去买回来!老爷最是疼你咧!呵呵呵!”

    小妾笑嘻嘻的道:“老爷最好了!奴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跟了老爷!”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接话道:“你的福气怕是今日便了了!不然就得跟着你家老爷去地下享福喽!”

    二人适才沉浸于盘点银两带来的极度快感,根本未曾注意到外面有人靠近的声音。

    徐云生闻言大怒,厉声喝道:“哪个该死的奴婢如此大胆!信不信本官将你投进大牢里!”

    吱呀声响中,并未从里面销上的房门被人推开,王志安迈步而入,赵升与张顺紧跟在后。

    徐云生看见进来的三个陌生男子后,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起身戟指最前面的王志安喝问道:“尔是何人?可知本官是谁?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擅闯本官私宅?来人!将这几人打将出去!”

    赵升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腰牌冲着徐云生晃了一晃,沉声道:“我等乃锦衣缇骑!徐云生,你的案子发了!”

    十余日后王志安上呈的文书摆在了乾清宫的御案上,正在与阁老重臣们商议如何应对山西等地旱灾的朱由检拿起后看了起来,骆养性呈上文书后便躲在了司礼监大铛们的一侧。

    片刻之后,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白瓷描金镂空茶盏落在殿中的金砖上摔得粉碎,一众大臣、大铛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

    骆养性早就知道皇帝会发怒,当他看完王志安的文书时,心中也是气愤不已,恨不得一刀将这些狗贼的***割下后再塞进他们的嘴中。

    “无耻之尤!罪该万死!枉读圣贤书!你们读书人就是如此替朕抚育万民不成?此等畜生,简直比流贼还要恶毒残忍!经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读书人的良心呢?”

    朱由检猛地从御座上站起,双目圆睁,指着殿内的众臣大声呵斥道,面上的神情也是狰狞无比。

    皇帝的这一举动让殿内众人相顾失色,内廷大裆们赶紧跪倒在地,外臣们则是面面相觑。

    虽然几年前皇帝性情颇为急躁易怒,有时也会出言呵斥大臣,但从未有如此有辱斯文的粗鲁之举。

    自崇祯八年后,随着天下局势的逐渐好转,皇帝更是变得温和宽厚起来,众臣已经习惯了不笑不说话的天子了。

    到底何事让皇帝如此愤怒?

    温体仁出列施礼后正色道:“圣上息怒!老臣敢问何事竟让圣上发此无名之火?还请圣上予以示下!”

    李邦华昂然出列施礼道:“老臣敢请圣上自重!适才圣上恶语加之天下读书人身上,实是大大不妥!还请圣上收回适才所言!”

    朱由检身旁的王承恩怒目看向李邦华。

    “大伴,把文书给诸位饱读诗书的臣子们拿去!让他们看看所谓的读书人是何德行!”

    朱由检语带嘲讽的吩咐道。

    王承恩躬身从御案上拿起文书,迈步走下御阶向温体仁行去,路过李邦华身边时,鼻子里哼了一声,李邦华神色坦然,丝毫不惧。

    温体仁接过王承恩递来的文书快速浏览起来,面上的表情时而愤怒时而惨然,看完之后他一语不发,将文书交于王应熊手中。

    王志安在文书中将信阳州一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并且将自己带人拿下知州、州同知、通判之事向皇帝请罪。毕竟他只是个锦衣卫百户,在没有刑科驾帖的情况下擅自捉拿朝廷从五品、正六品、从六品的官员与法不合。

    很快殿内众人将文书传看一遍后,王承恩将文书拿回放到了御案之上。

    温体仁带头跪倒在地,一众文臣也先后跪俯在他的身后。

    “老臣自读书之日起,便以为生民立命作为此生最大之抱负!臣也相信,前贤之名言,亦是天下多数读书人终身为之奋进之权责!但老臣亦知,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天下读书人何止千万,其中难免有禽兽显现!今信阳知州徐某等人行此恶劣之事,实为我辈之耻也!臣请圣上依律予以严惩,以儆效尤!”

    温体仁面色沉重的禀道。

    “臣附议!”

    “老臣附议!”

    “臣请圣上对此僚施以极刑!”

    “臣心中羞愧欲死!恨不得亲自手执利刃将此贼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