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回家
    大名府内黄县赵庄村外,赵武与同村的几名天雄军士卒站在田地边,望着地里绿油油的麦苗,心情舒爽无比。早春二月的微风虽然还带着些微的冷意,但几人心里却是倍感温暖。

    天色已近黄昏,田里已不见干活的农户,因为无人知晓他们回来的消息,所以村口并未见亲人的身影。

    自崇祯二年离开家乡至今,整整八年了,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这八年跟随督帅南征北战,剿杀流贼无数,但也有许多大好男儿战死沙场,很多人埋骨他乡,最终也未能回到养育他的这片土地。他们几个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已是邀天之幸了。

    “队正,俺们这回要在家里待到甚时候?若是待的太久,俺怕把这身战阵本事给荒废了!朝廷再把俺们忘记了可怎生是好?”

    赵铁开口道。

    他们这几个同村的乡党都在一个队中,赵武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由于天雄军大部分都出自大名府,在接到皇帝给全军放假的旨意后,天雄军士卒在各自上官的带领下,自郧阳府一路行军,穿过河南到达大名府后全部解散,同乡同村的邀约着一起回到了家乡。

    “铁子,怎地?你这仗还没打够啊?俺可是不想再打了,俺都二十四了,到现在还没讨上婆娘,咱们村的二狗子和俺一般大,那年他未入了伍,俺猜着这孬种的儿子都满街跑了!这回俺回家得赶紧讨老婆生上几个娃再说!”

    赵全说道。

    “全哥,俺和你一个想法,这些年俺攒了不少银子,回来除了孝敬爹娘,家里的兄弟姊妹俺都得帮衬一把,之后就讨个婆娘生娃了,打仗俺是不想打了!”

    赵挺在几人中年龄最小,胆子也最下。平时赵武他们对他都很是照顾,与敌接战时也是尽量看护着他。

    赵武弯腰提起放在地上的背囊,开口道:“俺不管恁几个怎生想法,反正只要万岁爷一声令下,俺赵武便继续从军为朝廷杀敌!俺这辈子就想一直跟着督帅他老人家,他去哪俺就去哪!”

    说罢,当先大步向村里行去,赵铁等人急忙背起行囊跟了上去。

    到了村口时,只见各家各户的房顶袅袅炊烟升起,各人的心头不禁一片火热,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

    村里狭窄的街道上只有几个五六岁的孩童在玩耍,这些孩童突然看到身着棉甲、腰挂长刀的赵武等人时,先是愣怔一下,随即惊慌逃散。

    几人大笑着约好明日在何处见面后,随即道别向各自的家中行去。

    赵武的家在村子的南头,正是各家各户正在准备吃饭的当口,他这一路行来也未遇到相熟之人,不到半刻钟的功夫,赵武便站在了自家大门前。

    八年前离家时破旧的大门已经换成了新的,并且还刷了一层黑漆;原先低矮的黄泥院墙也换成了青砖垒就的新墙,院子里的北面起了三间新房,院子一角的灶间有炊烟升起。

    赵武伸出大手拍响了闭着的大门,随即院子里传来娘亲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谁呀?”

    随着吱呀一声大门打开,穿着半新不旧襦裙的娘亲的身影出现在了赵武面前。

    赵武把斜背在肩上的背囊一扔,摘下头盔甩到一旁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仰头哽咽道:“娘!是俺!小武!”

    赵武的娘先是一愣,待看清跪着的的确是自己多年未见的次子时,眼泪便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掉落下来;她浑身颤抖着挪动到赵武身前,哆哆嗦嗦伸出双手捧住儿子的脸庞呜咽道:“是俺儿、是俺小武。。俺儿回来了!武唵!你咋才回啊!想煞为娘咧!”

    “娘!俺也想娘!好多回俺快撑不住了,想到娘盼着俺回家,俺就熬过来了!”

    战阵上勇猛无敌的赵武此时却哭的像个孩子。

    门口的动静惊动了屋里准备吃饭的赵家人,一家人先后从屋里出来后,呼啦一下全部涌到了门口。

    赵老汉借着天黑前最后一丝明亮看到了八年不见的儿子,他猛地仰头看天,试图让流出来的泪水倒回去,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赵武双膝挪动到赵老汉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爹!俺回来咧!”

    赵老汉侧过脸去,不让儿子看到自己脸上的泪水,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赵武的大哥赵文扑上来拽起弟弟,上下打量一番后,眼中含泪咧着嘴笑道:“二弟这身板可是比俺壮实多了!俺这当哥的沾了俺弟的光咧!铁蛋他娘,快来见过他叔!”

    赵文粗手大脚的婆娘赶紧过来行了个蹲礼道:“见过叔叔!”

    赵文的婆娘是村东头李家的大女儿,赵武离村前也是见过几面。乡下可不讲究女子不出闺门那一套,不管男女,长大成人就是家里的劳力,都要出门干活的。

    赵武赶紧挣脱哥哥的手臂抹了一把眼泪后抱拳还礼:“见过嫂嫂!听俺哥的话音,俺有侄儿咧?快让俺看看!”

    赵文抬起袖口擦了擦泪水,喜道:“不光有侄儿,还有侄女咧!”说着就把藏在婆娘身后的一双儿女拽了过来,大声道:“跪下给恁叔磕头!要是没恁叔拼死挣来的银钱,哪有恁两个?”

    赵文七五岁的儿子和四岁的女儿怯生生的跪倒在地,给赵武磕头见礼。赵武转身几步来到的行李前,弯腰伸手在背囊里摸索半天后起身走了回来,然后把手伸出,笑道:“这是督帅赏给俺的,俺在营里也无处花用,就寻思着大哥准有娃了,留着给俺侄儿侄女就成!”

    赵武的手掌中是一对精致的银馃子,这是卢象升在一次战后赏给他的,每个约有一两重的样子。

    两个孩子看了看二叔手中的银馃子,又抬头看了一眼爹娘,一副想要又不敢的样子。

    一旁的赵老汉咳嗽一声道:“既是恁叔给恁俩的,那就收下吧!铁蛋娘,给铁蛋攒着,将来娶婆娘用!”

    赵文婆娘不好意思的道:“家里多年来花用都是二叔的挣命钱,哪能还要二叔的银钱!”

    赵武笑着把两个孩子拽起来,把银馃子一人一个放在他们手中:“大嫂说这话就见外了,这家中都是俺的至亲,恁花俺的银钱俺心里舒爽的很咧!”

    “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小妹!俺将将要问俺妹子去了何处!哈哈,来,让哥看看!哥走时俺妹子还拖着鼻涕咧!”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一旁显露出来,这是赵武的妹子赵小花,今年已满十三岁,已是知道怕生害羞的年纪,虽然看见久别的二哥后心里高兴万分,但内向的性格让她一直躲在一边。

    看着已经出落成大姑娘的小妹,赵武心里自是感慨万分。

    赵老汉连声匆促:“站门口弄啥!进屋进屋!吃饭吃饭!”

    赵武回走几步拿起背囊,侄儿铁蛋有眼色,跑过去将赵武的铁盔捡起后抱在怀里,一家人簇拥着赵武进了屋里。

    堂屋正中矮几上放着的柳条小簸箩中有数个热气腾腾的黑面蒸饼,旁边还有一碟酱菜,两个矮凳显然是赵老汉和赵文的,家中的女眷和两个娃则在里间的炕上用食。

    赵文的婆娘赶紧搬来给赵武搬来一张矮凳,赵武将背囊放下,解下腰间的长刀坐在矮凳上,顺手把长刀放在了手边。赵老汉坐下后大声道:“孩他娘!赶紧去给小武炒几个鸡子儿!这大老远的回家得吃顿好的!”

    赵母喜滋滋的转身出了屋门直奔灶间。

    赵文笑道:“二弟,俺听里长说大明的贼寇都剿完了,你这回不当官军咧?”

    赵老汉一脸紧张的看向赵武,赵小花和赵文婆娘也是站在一旁等着赵武的回答,铁蛋和妹妹则是抱着铁盔在一旁好奇的摩挲着。

    赵武一边翻检着背囊一边开口道:“大哥,此次是万岁爷给俺们全军放大假,俺来家住上一段时日,朝廷征召俺还得返回军营;流贼是剿完了,可还有关外的建奴咧!放假前俺听督帅说了,让俺们回家也得勤加操演,来年说不定就要出关打辽东!大嫂、小妹,这是给娘亲和恁俩的!”

    两个银手镯和一件精致的金钗出现在了赵武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