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强抢
    朱蕴洄心满意足的从弟弟的院子走了出来,边走边回味着茅氏在他身下呻吟婉转的样子,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李三讨好的上前给抚了抚朱蕴洄的衣袍,满脸堆笑的道:“恭喜世子大发神威,世子,咱现下去往何处?”

    朱蕴洄眼珠一转,问道:“孤听闻老三体弱多病,其妻岂不是日日独守空房?孤要去探视老三一番,走!”

    李三急忙跟上:“世子,汉阳王的母妃可是凶悍异常,小人觉着世子先不要亲自上门,还是寻个机会再去才好!”

    汉阳王的母亲马氏与儿子住在一处,就是为了照顾从小体弱多病的朱蕴泷,并且也是为了防着朱蕴洄这头色狼。朱蕴泷的王妃秦氏也是美艳异常,马氏心里明白,若是朱蕴洄上了门,哪些婢女侍从根本不敢阻拦,自己的儿子哪是朱蕴洄的对手,所以一年前便以照顾儿子为由,搬到了朱蕴泷居住的偏殿。

    朱蕴洄一听也觉着有理,遂暂时罢了去朱蕴泷处的念头。

    与武昌知府衙门隔着一条街的原江夏卫指挥署,现在成了锦衣卫武昌百户所的办公所在。

    多年不上值的江夏卫指挥使、同知、佥事等人接到了兵部行文,江夏卫裁撤在即,若是愿意继续从军,便将他们调到宣大一线戍守,不然的话就静等朝廷下一步指示好了。

    几名早就成了富家翁的江夏卫高官哪里愿意继续从军啊,江夏卫早已名存实亡,军户们明着暗着的从事着各种行业以养家糊口,卫中已经多年未曾聚兵操训过了。

    朝廷也早就停止了给江夏卫的粮饷发放,几名高官都是仗着原先分给军户们的田地生发,哪里还有一点官军的模样。

    在接到兵部行文,得知锦衣卫要来时,几名高官赶紧遣人知会日常住在署衙里的十几名老弱军户后,把养的那些鸡鸭猪鹅赶紧处理调,然后彻底将衙内清理干净,就等着京师来人入驻了。

    要说江夏卫的这几名高官还算有点人情味,知道若是把这十几名老弱军户赶走,这些人也就无处安身了。于是他们暗中叮嘱这些人,等锦衣卫抵达后,就跪在门前迎接,之后装可怜诉苦,哀求京师里的老爷收留他们。

    这一招果然奏效。

    锦衣卫虽然凶名在外,但由于也是刚从苦日子里熬出来,看到如同叫花子般的这些军户后自是心生怜悯,再加上这百多人也需要雇人伺候,因此带队的百户很爽快的把这些老弱留了下来。平日就安排他们做些打扫做饭跑腿之类的差事,也算给这些苦命人留了一条活路。

    董成原先是京师西城千户所的副百户,在得知锦衣卫要离京分住各地后,走托指挥佥事李若链的关系,谋得了武昌百户所百户一职,随后带着从各千户所抽调来的一百二十名校尉力士进驻了武昌。

    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宗人府经历司的书办周杰,也是出自锦衣卫经历司,两人虽不熟识,但因着出自同一部门,加上彼此并无利益纠葛,因而很快便熟络起来。

    离京前,骆养性等堂上官将这次离京赴任的百户、书办召集到一起,将此次离京的主要任务吩咐下去:严密监视属地宗室,但凡有触犯朝廷律令者,一概从严论处。

    骆养性特别强调了一点:你等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作为天子亲军,只要有任何对天子不利的人或事,都应当将其消灭或消除,勿要顾及其余。

    来到武昌城已经月余时日,但董成并未急着派遣手下招摇过市,而是打发手下身着便装,以各种身份搜集情报,以便对武昌城的情况有个大体的认知。

    从得来的情报来看,武昌城内占宗室人口绝大多数的旁支庶宗,在皇帝下发废除禁止宗室从事四民之业的圣旨后,大都放下身段而谋得了供家人糊口的职业。一些有着各种精湛技艺、平日里只能偷偷摸摸做活的宗室,甚至已经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原先旁支庶宗中人,因为生活所迫,公开抢劫,暗中偷盗,甚至盗掘自家祖坟的,大有人在。而官府碍于其朱家子弟的身份,就算将其逮获关入牢狱,过不许久也只能放出。

    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大为改善,既然能通过正当劳作养家,谁愿意背负骂名去做盗抢之事?

    既然这些人已经无足轻重,那锦衣卫就可以把精力放在郡王、镇国将军之类的宗室身上,至于楚王府这个庞然大物,只能慢慢找寻它的破绽了。

    这一日董成得到消息,崇阳郡王朱蕴汛欲扩建其在崇福山的王府,与王府周边的百姓发生了冲突,崇阳王府的管事招呼了一些市井恶汉正准备强占民宅,逼迫百姓让出自家宅院。

    接到消息后,董成集结了五十名锦衣校尉,与周杰一起带队赶往了事发地。

    既是知晓了圣上要切割宗室这个毒瘤的想法,那自己的一切行为就奔着下刀子去就好,指挥使已经交代过了,别忘了自己是天子亲军。

    骑在马上的董成暗自想道。

    崇阳王府南墙外一片嘈杂吵嚷声,王府管事李江正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几步外的几名衙役打扮的人破口大骂:“瞎了你等的狗眼!郡王府之事也是你等敢管的!武昌府李骥自家不敢出面,打发你等这些下贱货色前来应景,你等还拿着鸡毛当令箭,这把自家当回事了!再不滚开,爷就命人将你等放翻!”

    由于涉及到三十余户百姓宅院被侵占一事,武昌知府李骥在接到百姓集体告状后,不得已之下让通判打发几名衙役前来处置弹压,以防事态扩大。

    李骥知道,官府若不派人出面镇着场子,这群百姓指不定吃多大苦头呢,闹出人命也说不定。

    身为地方首官,李骥自是十分痛恨这些宗室的恶行,但苦于对方的身份,尤其是到了镇国将军以上的层面,自己拿对方根本么有任何办法。但自己毕竟代表着朝廷,总不能置治下百姓的死活于不顾吧?

    几名衙役奉命而来,眼见李江气势凌人,一帮平日见着自己就如老鼠见猫一样的混混,因为有了王府撑腰,现在也是在一旁跃跃欲试,而身后的一百多名城内百姓也有些熟脸在里面,这下可是进退两难起来。

    一名年纪较长的衙役陪着笑脸拱手施礼道:“李管事,小的看不如这样,王府拿出点银子来给这些穷哈哈,小的们叫他们择地再建新居,如此两边都说得过去。这也是知府大老爷的指令,您看这样如何?”

    李江两眼一翻,冷哼道:“也罢,看在你等的面子上,咱们王府就吃点亏!每户五两银子!今日就须得搬走,不然的话爷爷就叫人强拆!”

    李江的话让几名衙役面面相觑起来。

    五两银子?人家也是连宅带院,没个三四十两银子根本建不起来,这是打发花子呢?这要是转头跟百姓一说,人家还不得骂死俺们?

    那名年长的衙役陪着笑脸继续道:“李管事,是不是稍微少了些许?您看再多给点成不?这些穷哈哈拖家带口的也不易啊!”

    “他们不易?王府就易了?最多六两!嫌少的话这六两也没得!滚去告知那些穷鬼!爷忙得很,别耽搁爷的大事!”

    李江不耐烦的道。

    王爷早就料到穷鬼们会索要银子,就给定了每户十两的价,这些穷鬼每户六两就好,剩下的银子就成自己的了。

    几名衙役看到李江如此蛮横,知道再谈下去也没什么用处,无奈之下只得转身来到那群百姓面前,将王府开出的价告知了他们。结果不出所料,百姓们如何能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一听之下顿时鼓噪起来,吵吵嚷嚷的坚决不同意。

    不等几名衙役过来跟李江说清楚,李江已是一声令下,几十名手持棍棒的混混叫喊喝骂着,气势汹汹的向这边涌来。

    几名衙役见势不妙,急忙闪身躲到一边,口中叫嚷道:“王老四、张富贵、郑彪!你等给老子听着!你若敢行凶,小心老子日后逮着收拾你!”

    几个被点名的混混顿时迟疑起来。县官不如现管,虽说王府名头吓人,但平日里这些捕头衙役才是他们的克星,真要惹烦了,这些人寻个机会把自己抓进去,那可是往死里收拾。

    其他的混混见状也放慢了脚步,他们都是跟着前面被点名那几个的小混混,几个带头大哥都怕了,自己就别逞能了。

    “给孤打!出了事孤兜着!办完此事你等全部进王府听差!孤看谁敢将王府众人怎么样!”

    没等李江鼓动,一个阴沉的声音由混混们的背后传来,崇阳郡王朱蕴汛亲自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