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禁足
    “郡王殿下!”

    李江连忙跪倒在地。

    朱蕴汛阴着脸哼了一声:“此等小事拖到现今,孤要你何用!自家掌嘴十下!”

    李江闻言立即扬起右手臂,重重的扇在嘴巴上,不一会打完十下,嘴巴已肿胀起来,嘴角也有血丝渗出。

    “起来吧!赶紧将这些贱民赶走!今日须得办成!”

    朱蕴汛不耐烦的道。

    李江赶紧爬起身来,一手捂着嘴巴含糊不清的喊道:“你等都聋了?殿下适才说了,办完今日差事后全部入王府听差!赶紧上前将这些刁民赶走!死活勿论!”

    一众混混听到有了依靠,再不用怕那些捕头衙役后,嗷嗷叫着对面的百姓扑了过去。

    那几名武昌府的衙役看到崇阳郡王亲自过来,吓得立刻偷偷躲到一边。

    这边的百姓虽有一百余人,但老少都有,赤手空拳下那经得起这些惯于打架的混混殴打,不到片刻工夫许多人就被打翻在地,许多人满脸是血,现场一片哭喊哀嚎声。

    朱蕴汛在一旁哈哈大笑,不时伸手指指点点与身旁的李江议论着什么。

    突然一声轰然大响从不远处传来,正在打斗的人群被这声巨响吓得纷纷停手,不约而同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东面百余步外,漂浮在空中的一大股浓烟正在慢慢消散,几十名身着罩甲的士卒簇拥着两匹战马,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斗殴的双方。

    董成将完成击发的燧发手铳往战马的兜囊中一插,随后催马向人群缓缓行来。周杰拨马跟在后面,然后是五十名校尉紧随。

    哒哒的马蹄声中,百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董成手一挥:“手持棍棒的一律抓捕!敢反抗者杀!”

    五十名校尉迅速分成两队从左右兜了过去。那些混混没见过身着如此服色的士卒,眼见对方直奔自己而来,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反抗时,只听对方喝道:“锦衣卫办差!速速就地跪下!反抗者死!”

    一名混混适才打发了性子,眼见有人冲着自己而来,下意识的举起棍棒就要反抗,霹雳般一声大响中,这名混混仰面直直摔倒在地,手中棍棒撒手掉落,胸口处鲜血汩汩而出。

    他身前几步外的一名校尉一边警觉四顾,一边用搠杖清理着手铳,然后收起搠杖,从腰间的挎包中摸出一个油纸包来,放到嘴边用牙齿咬开后,将里面的火药倾倒一点在引火池中,然后再将纸包塞进铳膛中,拿出搠杖将纸包顶到底部,将搠杖再次收起,手铳重新置于击发状态中。

    这也就是在周围没有大的威胁情况下才能如此,要是战阵之上装填如此繁琐,敌人早就杀到眼前了。

    不过这一铳的震慑效果还是很大,不等这名校尉装填完毕,不管是混混还是百姓,全都跪伏在地不敢抬头。

    “你是何人?见了本王为何不跪!”

    朱蕴汛大声呵斥道。

    听到对方自称是锦衣卫后,虽然惊诧于远在京师的锦衣卫怎地出现在武昌,但朱蕴汛并未将董成等人放在眼里。

    锦衣卫又如何?还不是我们朱家的家奴?

    眼见董成悠然自得的骑在马上,根本未有过来参拜自己的意思,朱蕴汛不禁勃然大怒。

    场上的校尉们很容易就将混混与百姓清楚的区分开来,自顾自的把几十名混混捆好后带往一边,对朱蕴汛理都不理。场上只有受伤百姓发出的呻吟声传来,那些稍微大一些的孩子也都吓得不敢出声。

    几名衙役早就知道锦衣卫来到武昌府的消息,上官早就严令,见到锦衣卫后赶紧避开,不要招惹这帮凶神,免得惹祸上身。

    现下看见崇阳郡王的怒火冲着锦衣卫而去,这几名衙役赶紧过来查看百姓是否有被殴致死之人。毕竟他们奉上命前来镇着场子,若是在他们眼皮底下出了人命案,回去后少不得被上官打板子。

    董成与周杰相继翻身下马,慢慢走到朱蕴汛身前数步站定,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朱蕴汛,董成拱了拱手道:“郡王殿下有礼了!在下乃锦衣卫武昌百户董成,此乃宗人府派驻武昌之书办周杰!”

    董成的无礼举动彻底激怒了朱蕴汛,他低头四下搜寻,见几步外的地上有一根木棒,遂大声喝令道:“给孤拿过棍子来!孤今日要打杀这个狗奴婢!”

    李江跑去捡起木棒过来就要递到朱蕴汛手中,董成侧身重重的一脚踹出,闷哼声中,李江被踹出去好几步,棍棒脱手掉落于地,人也捂着小腹蹲地呻吟起来。

    不等朱蕴汛再次发声,董成大声喝令:“来人!绑了!”

    几名校尉迅速奔过来,眨眼之间将李江捆的结结实实之后带往一旁。

    朱蕴汛惊怒之下,上前一步抬手就向董成的脸上打去。

    在他的认知里,除了他们朱家人以外,其余任何文臣武将都是他们家的奴才。尤其在武昌城里,除了楚王这样的亲王以外,就连武昌知府见到他都得规规矩矩上前见礼,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居然敢对他如此无礼,且还当着他的面殴打捆绑王府管事,这是要翻了天不成?

    董成侧步闪身避开,一旁的周杰上前直面朱蕴汛,沉声道:“崇阳郡王当面,宗人府接报指你强占百姓田地财物、殴伤致死人命数条,现本官据(皇命祖训)之规,令你即日起即刻闭门思过,在京师大宗正下发处置之令之前,不得出王府一步!”

    对于朱蕴汛这些宗藩来说,宗人府掌管着宗室子女嫡庶、名字、封号、世袭爵位、生死时间、婚嫁、谥号安葬之事,这可都是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重要事项。对面的周杰虽然品级不高,但他代表的可是对宗室有直接处罚权的宗人府,要是自己敢不听命的话,那接踵而至的将是更严厉的处罚。

    朱蕴汛铁青着脸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八抬大轿,几名小太监急忙跟上。

    董成向站在一旁小声议论的武昌府那几名衙役招呼一声,那几人赶紧停止议论小跑过来躬身施礼。

    “那些百姓伤者多少?有无有性命之忧之人?”

    董成开口问道。

    “回上官的话,小人等适才上前验看,百姓伤者凡五十余人,其中重伤二十八人,或是手臂肋间骨断,或是头部被棍棒击伤流血,余者伤势稍轻!”

    一名年长的衙役施礼回道。

    “你等身为官府衙役,居然奈何不得城内市井无赖之辈,敢不是寻常吃他许多好处所致?某今日便知会你等,既是替朝廷办差,良心须得持正,若是教某探知你等有欺压良善、为虎作伥之举,那某便会也叫你等尝尝我锦衣卫的手段!稍后你等留下两人听令,这些人犯带回去关进府衙牢中,至于如何处置,该不用某教你等吧?”

    几名衙役胆战心惊的施礼接令后,分出三人押解那些混混回了府衙大牢,这些混混的结果自然不必明说,狱中瘐毙将是他们的最终结局。李江由于身份的缘故,虽不致亡于狱中,但在无人替他出头的情况下,这辈子也许就待在牢中了。

    “刘士安!你带十人去崇阳郡王府,叫王府拿三千两银子出来!医治被其殴伤之百姓!你告知王府中人,若是不肯拿银出来,自今日起,便要禁绝王府采买事宜,只要有人出王府一步,即刻逮治入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