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弑父
    正在秦氏身上奋力耕耘的朱蕴洄丝毫没有听到有人进来的动静,突然左肋下一阵剧痛,身子也一个趔趄倒向一边,耳边传来了一声咆哮声:“你个孽畜!本王今日定要打杀与你!”

    赤身裸体的朱蕴洄急忙翻身爬起定睛一看,床榻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父亲楚王朱华奎,身后站着刘富贵,自己的两名侍卫则是跪在一旁不敢抬头。

    “孽畜!穿好衣袍滚下来!”

    朱华奎一脚将儿子从秦氏身上踹到一边去后,用恨极了的目光瞪了朱蕴洄一眼后,喘着粗气转身出了寝宫,刘富贵紧跟在后;满脸泪痕的秦氏急忙把锦被扯过来蒙住了头,朱蕴洄狼狈的抓过床榻上的衣袍遮住身子跳下床来。

    朱蕴洄一边穿着衣袍阴着脸,脑子里也在快速的转动着: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去通风报信!父王本就有废掉自己的念头,这回自己的世子之位已是难保。若是自己囚禁母妃,打死胞弟之事让父王知晓,不光是世子之位的问题了,自己能不能活着还得另外一说。

    想到这里,一个狠毒的念头从朱蕴洄心头升起,他招手将李三唤过来,附耳低语道:“李三,孤日常待你不薄!今日之事断难善了!孤要是没了活路,你等也是死路一条!稍后出了寝宫,你寻机杀掉朱华奎!楚王之位只能是孤的!王府侍卫司首领便是你的了!孤另外赏你一万两银子!”

    李三闻言后既喜又怕,神色变幻之间,终于狠下心来,咬着牙狠狠的点了点头。

    朱蕴洄点头示意以后昂首出了朱蕴泷的寝宫,李三从怀中摸出一柄带鞘的短刃,将利刃抽出后撩起衣袍插进靴筒中,之后将刀鞘随手放入怀中,和另一名侍卫低头跟在了朱蕴洄身后。

    偏殿的锦榻上,已经气若游丝的朱蕴泷紧闭双目直直的躺在上面,一名王府的郎中皱着眉头正在给他把脉,朱华奎则是背着双手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的三子。

    他听到刘富贵的禀报之后,立刻带着在千佛殿内专门候命的郎中以及一群侍卫赶了过来。骑坐在朱蕴泷身上的两名壮汉在他们一进院子时便已发现,这两人反应倒是很快,从朱蕴泷身上爬起来后直接从后殿溜了。他们只想着逃命,根本不敢喊叫提醒寝宫内的朱蕴洄,因为一出声就会被朱华奎带来的侍卫发现,到时肯定会被追杀;现下只能趁着知道内情的人不多,赶紧溜出王府再说,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朱华奎带着一帮人进入殿内,首先看到的便是俯卧于地的朱蕴泷,朱华奎扫视一圈后未发现朱蕴洄和秦氏的身影,便立刻疾步向一侧的寝宫行去,这边有了适才刚才的一幕。

    看到朱蕴洄来到殿内,朱华奎戟指朱蕴洄怒斥道:“孽畜!给孤跪下!来人!给孤打杀这个孽畜!”

    几名侍卫迅速向朱蕴洄扑去,但手上并未持着兵刃。虽然王爷说要打杀世子,但这群侍卫并不敢上去就将朱蕴洄格杀当场,现在王爷气头上下的令,说不准一会就反悔,毕竟人家事血脉相连的亲生父子。

    朱蕴洄不等几名侍卫靠近便跪倒在地,高声叫道:“父王!且听儿臣分解!是那秦氏数次勾引与我,儿臣冤枉啊!”

    朱华奎怒极之下冷笑道:“你个孽畜!死到临头还要反诬他人!孤适才看的清清楚楚!秦氏脸上泪痕犹在!若是她勾引与你,为何一副悲痛之色!今日不杀了你这个违背人伦之孽畜,孤还有何面目面对王府中人!你几个愣着作甚!还不将这个孽畜打杀!”

    朱蕴洄没想到父亲就在刚才短短一瞬间,便已将事情看个通透,眼见几名侍卫犹豫之下已将长刀抽出,下一步便是上来将自己毙于刀下,情急之下他继续高喊道:“父王,儿臣有绝密隐情!事关我楚王府安危!一个小小的风寒发热也会折腾月余,还请父王附耳过来!”

    他一边高喊,一手背在身后轻轻一摆,李三会意后悄悄挪动脚步向前凑去,同时暗中将短刃自靴筒中拔出,倒持于手臂后面,王府几名侍卫的注意力都被朱蕴洄说的话分散掉,因此并未注意悄然靠近的李三。

    朱华奎知道朱蕴洄平素无甚智计,只是个贪花好色之徒,加上见他神色不似说谎,因而不疑有他,迈步向朱蕴洄走了过来。

    “孽畜!若是再编造谎言欺骗与孤!孤就命人将你放入獒园!受那烈犬撕咬之罪!”

    说话间朱华奎走近朱蕴洄身边几步的距离,朱蕴洄膝行向前靠近后突然合身扑上将他的双腿牢牢抱住,口中大吼道:“李三!动手!”

    已经碎步挪移到朱蕴洄身后几步的李三猛地窜上前来,寒光一闪之间,锋利的短刃插入朱华奎的心窝后闪身避开,朱蕴洄松开抱紧父亲的双臂后迅速爬起,朱华奎怒目圆睁,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直挺挺的倒地身亡。

    殿内陡然变得安静下来,除了朱蕴洄与李三,其余诸人都是呆立当场,谁都没想到弑父这种惨剧就发生在自己面前,并且是楚王府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家。

    “哈哈哈哈!自今日起,孤就是楚王了!从此再无与孤作对之人了!!哈哈哈哈!”

    朱蕴洄状如疯魔般的手舞足蹈起来。

    “王爷!李郎中!快救王爷!”

    刘富贵绝望的喊叫着冲了过来,不顾正在狂喜之中的朱蕴洄,双膝跪地一把将朱华奎的上身扶起搂在怀中,热泪滚滚而下,落在了朱华奎慢慢变凉的脸上。

    他自八岁便跟在当时还是楚王世子的朱华奎身边,这三十余年的朝夕相处之下,两人之间已是宛如亲人一般,今日骤遇此等惨事,刘富贵已是心丧若死。

    正在给朱蕴泷诊治的李郎中提着药箱奔了过来,放下药箱后抓起朱华奎的手腕,双指一搭后便对刘富贵摇了摇头,随即叹息了一声:“王爷已薨了!”

    刘富贵抱着朱华奎的尸身放声痛哭。朱蕴洄终于从狂喜中清醒过来,他扬手指点着殿内诸人喝道:“你等还不跪下!自今日起孤便是楚王!父王突发急症暴卒,孤自会上表宗人府言明!从今往后只要你等对孤忠心,孤定会善待你等!今日殿内诸人,每人赏银一百两!”

    他不是不想将除了李三等人以外的人全部杀掉,但眼见朱华奎带来的侍卫足有七八人之多,殿外还有数个太监,并且个个脸上都带着愤怒、惊讶、不服的神色,若是自己想要灭口,单凭李三和另外一人根本不是对手。当务之急只能先稳住众人,把王府各个门户封闭住,再寻机将其他人等一个个清除掉。

    “小人恭贺世子顺继楚王之位!小人誓死效忠殿下!”

    李三和另一名侍卫先行跪倒在地,向朱蕴洄行了大礼;朱华奎带来的侍卫虽然心有不甘,但始终没有以下犯上的勇气,在相互对视之后,犹犹豫豫的跪了下来,但个个都是低头不语。

    李郎中则回到朱蕴泷身边,装作继续替汉阳王诊治的样子,内里却是心思电转。

    殿外的数名大小太监也都相继跪倒,那名去千佛殿报信的小太监则是蹑手蹑脚的顺着长廊向前殿行去,跪倒在地的太监们心思烦乱之下并无人注意与他。

    朱蕴洄眼见众人明面上虽无抗拒之意,但谁知道暗地里会发生何事?最要紧的就是今日之事万万不能让更多人知晓,更不能传到府外,一旦自己弑父之举让外人知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他眼珠一转,大声吩咐道:“尔等平身吧!今日父王不幸薨于此处,孤决意便在此为父王守灵七日!七日之内,殿内所有人等皆不得离开!李三,你去奉祠所叫人准备丧葬事宜,招呼些人前来帮忙料理父王后事!”

    说到最后,朱蕴洄看向李三,冲他使了个眼色,李三会意后起身疾步出了偏殿。

    他知道朱蕴洄是让他去武昌城内招呼人手,回来后将殿内这些人全部杀掉灭口,把朱华奎身死的真相彻底掩盖住。

    “世子殿下,汉阳王怕是不行了!”

    李郎中缓缓起身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