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二十章 忧虑
    “靖海伯请起吧!还请伯爷安排人手,将皇爷御笔亲书之牌匾悬挂于府邸大门上!”

    前来福建宣旨的李玉书强打精神轻声道。

    连续坐了十几天的船才到达泉州,中间虽未遇到大风大浪,但几乎所有人员都晕船了,那种感觉着实让人难受,开始几日李玉书一行人都是狂吐不止,后面才慢慢适应下来。

    郑芝龙恭恭敬敬的再次北向磕头后起身,弯腰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李玉书递过来的铁券和圣旨。

    “请天使回禀圣上,臣会尽快收拾行装,早日搬去京城于圣上膝下尽忠!”

    郑芝龙拱手施礼道。

    这句话就是试探之意,皇帝看在郑家掌控海上的缘故给他封爵,那肯定就想让他全家弄到京城做人质,若真有此意,郑芝龙就要另做打算了。

    “皇爷并无要靖海伯前往京城之说,只说靖海伯威震南洋,若遇外夷犯我大明海疆,定要教它有来无回才好!”

    李玉书回礼道。

    郑芝龙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对皇帝的宽宏大度心生感激;若双方互换位置,他相信自己做不到这样子。

    “老四,你亲自将铁券供奉与敦仁阁中,吩咐下去,往后任何人不得靠近此阁!老三,你招呼人手悬挂御赐匾额!不,你亲自上去悬挂!”

    郑芝龙神情严肃的吩咐道。

    郑芝凤接过铁券和圣旨后向李玉书以及福建巡抚邹维琏点头示意,捧着铁券向一侧的敦仁阁行去。

    郑芝豹则是转身向门外行去,几名郑府家人抬着金光闪闪的匾额紧随其后。

    “当心一些!别污了圣物!”

    郑芝龙不放心的喊道。

    自己竟然拥有了传说中的丹书铁券,并且成了与国同休的勋贵,打今日起,郑家便是有身份的人了!

    郑芝龙心痒难搔,一直望着郑芝凤的背影,恨不得将铁券夜夜搂在怀中方才安心。

    “恭喜靖海伯!从今往后郑氏已迈入大明顶尖勋贵之列!这等恩荣实是令老夫艳羡不已啊!呵呵呵!”

    邹维琏朝着郑芝龙拱手贺道。

    天子真是大方啊,大明已经有多少年未曾封爵了?此次授封的还是这等草莽之人,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谢过中丞之贺!郑某深感天恩!天使、中丞快请入内喝茶!”

    红光满面的郑芝龙大笑着向邹维琏拱手还礼,然后肃手请李玉书等人入孝思堂歇息。

    随同李玉书前来宣旨的太监、锦衣校尉自有郑七招呼。

    几人进入堂中分宾主落座,郑府婢女奉上热茶糕点,郑芝龙笑道:“天使此次乘船可否习惯?本伯适才见天使气色差了些许,故而猜测或许是走海路所致!”

    李玉书端起茶杯啜饮一口,热茶下肚之后方觉胸口的烦闷稍减,他放下茶杯拱手笑道:“有劳伯爷挂心,北人多不耐海路,这十几日来把咱家折腾的够呛,开始数日茶饭直是难以下咽,最后竟把胆汁都吐了出来!呵呵呵!”

    “那便请天使多留些时日,待把身体将养好之后再行返京可好?”

    郑芝龙热情的招呼道。

    “恭敬不如从命!不光是咱家,那些太监、校尉大都如此,确实得留在福建恢复些许时日再行返京!怕是要给伯爷添麻烦了!”

    “咦!天使着实见外!本伯巴不得天使多留些时日才好!靖海伯府虽逼仄狭小,但还能容得下天使一行暂歇!本伯就不说客气话了,京师诸位尽皆留在伯府便可!正好容本伯尽一下地主之谊!”

    郑芝龙年轻时便与各色人等打交道,极善于拉拢人心,几句话说的李玉书心里热乎乎的。

    寒暄一番后,李玉书推说身体不适,郑芝龙遂赶紧命人带着李玉书前往客房歇息,一再叮嘱下人,一定要照顾好天使,并亲自将李玉书送到大堂的门口处。

    待郑芝龙回到座位上后,邹维琏拱手道:“郑伯爷对此次圣上欲移民一事有何见教?此事事关重大,望伯爷与老夫不负圣望,同心协力将此事办好!”

    “邹中丞放心,本伯既受皇恩,定会全力完成圣上之托!只是移民之事中间有些计较,还需中丞与本伯好生计议一番才好!”

    郑芝龙回礼道。

    他当然知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的道理了,既然皇帝给了偌大的荣耀,那背后的责任也不是一般的沉重。

    邹维琏点头道:“老夫明白伯爷之虑,内阁诸位许是将此事想的过于简单了,岂不知大规模移民台湾,中间尚需大量繁琐之事要处置,谈何容易啊!”

    邹维琏没直接说皇帝想的太简单,而是把锅甩给了内阁。你们既是在皇帝身边,怎么不对皇帝的意思提出意见和建议呢?

    “中丞不愧是国之干城!适才之言虽未言明,但本伯已知中丞之意!只是本伯初封之时,便要上本言及此间之难,怕是会使得圣上心生不满啊!”

    郑芝龙数年之间已从福建向台湾移民两千余人,深知此事的艰难之处。他理解皇帝的焦虑,但同时也知道皇帝有些想当然了。

    如果按照皇帝的意图,郑家就算舍弃海贸的利益,一次性投入大批的船只人手,每次能将运数万灾民运到台湾,可这数万人落地之后住在哪里?粮食如何解决?与原住民发生冲突谁来保护?发生大规模的疫病如何医治?种地的耕牛怎么解决?况且荷兰人也已在台湾建城住兵,虽然暂时未与移民发生冲突,但如果大明移民数量猛增,双方之间的战争是早晚的事。

    此类琐碎之事太多了,并且每一件都非常重要,这些事情都需要时间和相关人手来完成,所以大规模移民台湾根本是不现实的。

    但他有苦难言,总不能刚接了爵位,立刻就上本诉苦喊冤吧?那样做他自己都觉着不地道,虽然理由很正当。

    邹维琏在福建巡抚之位已经五年,对郑芝龙往台湾移民之事自是知晓,并且他非常赞同郑家的这一举动。

    在多山少田的福建,由于土地兼并、赋税佃租日重的原因,很多农户已经面临着食不果腹的境况,这些人就是正是移民的主力。

    能让百姓有一口吃的,移就移吧;虽然离开了祖辈生活的土地,但至少能有一个可以活下去的地方可以落脚,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这样吧,现下伯爷与老夫需做两手准备:老夫会遣福州卫五百人先行渡海到台湾,然后雇佣各种匠人去修建村社房屋,郎中也由官府征召雇请;伯爷只需将粮食之难解决便可!老夫会与伯爷联名上本圣上,将此间难处详细言明,并建言移民数量需循序渐进,相信圣上自会体谅我等之难处!”

    福建有水师的存在,只是船只数量少,而且久疏战阵,被郑家庞大的船队压的死死的。

    郑芝龙赞道:“老中丞实乃谋国之材!粮食之事好说,只是本伯尚有一虑要与老中丞计议!”

    邹维琏道:“伯爷担忧的可是岛上的荷兰人一事?”

    郑芝龙点头道:“正是!现下台湾岛上南有荷兰人修筑的热兰遮城,北则有佛郎机人占据;据闻荷兰人正在用武力迫使岛上土著归降,本伯观其行事之风,似有全面据有台湾之势!中丞所遣之官军若是与任何一方遭遇,恐非其对手。到时一旦官军败北,你我怕是要担负天大之罪名啊!”

    郑芝龙知道荷兰人与佛郎机人船队的厉害,但郑家船只数量巨多,荷兰和佛郎机人对郑家也是畏惧不已,双方暂时还是和平相处。

    但台湾岛上不管是荷兰人还是佛郎机人,虽然人数不多,但其火器却甚是犀利,就凭着福州卫那些官军,双方一旦交手,官军肯定会一败涂地。

    郑家武力虽强,但都是惯于在海上跳帮作战的手下,对于路上作战的阵型配合、分进合击等等战术缺乏操演,打起来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为了防范虽是出现的危险,移民必须有强有力的武力保护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