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征税
    朱由检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派员征收商税,以什么样的方式征收。

    商税必须要全面征收,这是为将来组建海军筹集所需的经费,海军不能再由着郑家一家独大,必须想办法消除这种不稳定因素。

    海军太烧钱了,将来成立的海军舰船首先要从西洋购买,那种西式的炮舰价格非常昂贵,必须要另开税种才行。至于自造舰船,那得需要通过引进大量的人才后方能进行。

    原先大明税收最大项来自于农税,占据了整个朝廷税收来源的七成以上,而盐税和商税分别只占了一成;这种畸形税收政策导致越穷的农户缴纳给朝廷的税赋越多,越是富有之人承担的社会责任反而越轻微,其结果就是民不聊生,无奈之下合起伙来拿着锄头耥耙造反了。

    自己穿越至今已历三年,经过种种努力,通过减免田税、废除金花银、彻底改革盐业等手段,最大限度的提高了內帑和太仓银库的收入,极大程度上减轻了绝大多数农户沉重的负担,并使得大明几乎所有农户都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可以说已经基本杜绝了再次发生大规模造反的情况。

    普通百姓只要有一口饭吃,是绝对不会起来对抗朝廷的。尤其是现在,日子正在一天天好转,大规模减免赋税让所有农户对将来有了盼头,这种状况下就算后世的传销巨头穿越到李自成身上,也根本无法蛊惑更多人跟着他造反送命。

    但既然是此消,那就应该彼长才行。

    政权稳定的基础已经牢靠,那既得利益集团就该出点血了。

    在大明什么都可以动,就是不能动士大夫阶层的利益,一点点儿都不成。凡是动了的,从上到下,按级别分别打成昏君,奸臣,小人。太监嘛,不用说了,跟着皇帝混,皇帝安生些,听士大夫话些,皇帝太监的名声就好些。如果皇帝有点点想法,特别是想法还动了士大夫阶层利益,那对不起了,皇帝和太监就是昏君和奸佞之辈。

    在大明,士大夫阶层眼中的国家,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利益而存在的,其它任何阶层都是为他们的摄取利益服务的。要叫他们为国家支出一星半点,那这样的大明还是士大夫的大明吗?这样的大明对掌控整个个国家资源的士大夫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征税先从哪里开始呢?

    朱由检首先想到的便是京杭大运河上的钞关,要想加大税收力度,那就得从这里着手。

    大明的钞关也不是问谁都要钱,它们有三不收:官船不收,太监的船不收,进士和举人的船不收。

    大明的商船过钞关,变着法儿逃费,有的造一对假牌子,在船头竖起来,一面写“相府”,另一面写“通政司大堂”,冒充官船,就像后世某些民用货车挂军车牌照那样;有的请进士或者举人坐在船上当护身符,过钞关的时候,人家要钱,就让护身符出面对付,类似后世某些驴友开车出门时尽量捎一记者。时代不同了,手法仍然会复古。

    冒充官船风险太大,请进士或举人做护身符却百试百灵,所以在明朝,进士和举人堪称一专多能,他们不但推动了文化教育产业的繁荣发展,而且在民营航运领域大显身手。船主给他们的回报也丰厚,一位秀才同时给两艘民船护航,最后能拿人家五两纹银的顾问费,进士和举人比秀才有身份多了,他们更有资格帮人免交过路费,拿的报酬自然更高。

    若想改变这种状况,那就要所有船只一视同仁,取消免费通行制度,除了官船以外,所有船只必须收费。

    不管你是一品大员也好还是新科进士也罢,只要乘坐的不是官船,那就证明你出行不是公差,既然不是因公出行,干嘛给你免税?至于那些举人、秀才就更无须多说,每个钞关都会派驻御史和锦衣卫,在他们眼中,内阁大佬都不在话下,何况你一个小小的举人。

    嗯,就这样吧,先从钞关开始,提高征收额度,二十税一,钞关开具凭证后,沿途任何衙门不得再行征收,违者就地免职。

    这条政令肯定会遭到激烈反对,没关系,朱由检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站出来和自己对着干的。

    现在局势稳定,并且有强军在握,建奴一时半会还构不成威胁,不怕那些既得利益者翻了天。

    只要有人敢站出来反对,朱由检早就为其量身定做了好的去处。

    再就是征收矿税。

    这事万历皇帝曾经干过,但手段和手法都太糙,最后干砸了。

    万历皇帝派遣太监征税入的是內帑,和太仓国库根本没关系,并且这帮太监手段太烂了:矿监看中那家店铺或者房产,就说你房子下有矿脉要来挖,你要么产业尽毁,或者只能花钱贿赂矿监“完税”,因此显然这种税款很多都没有入账被经手人私吞了。最后万历皇帝银子没收多少,反而被骂的狗血喷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做法过于弱智,最后便宜的是那群太监。

    但如果照搬后世的成立专门征税部门的方法,也好像不太现实,那可是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才行,依户部这点人手,就算全撒下去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

    既然不好征收,那就全部收上来,由四海商行负责开采,朝廷分成利润,若遇对抗直接连根拔除一并除掉。

    为了应对将来制造业和商业的繁荣所产生的人才短缺的问题,四海商行已经在皇庄开办了培训班,聘请京城商铺经验丰富的掌柜前去授课,专门教授学员如何做账和查账的方法。每逢官员休沐之日,商行还会重金聘请户部相关的官员吏目前去讲课,这些人又比商行的掌柜更加专业了。

    因为四海商行的背景大家已经心知肚明,因此请人授课时并未受到任何抵触,很多人反而是争相前去,妄图能抱上大明最粗的一根大腿。

    授课的对象当然就是锦衣卫数年来收拢到皇庄的孤儿了,当然并不是全部,要年龄在十四岁以上、头脑灵活的才可以入选。

    与此同时,在朱由检的授意下,太医院也在皇庄建好的学堂中开办了培训班,院正、院判、御医们轮流前去上课,京城内小有名气的郎中也会抽空被邀请前往授课。

    授课的内容主要是朱由检与吴有性等人探讨过的战场救护措施,包括消毒、止血、包扎、看护等等,这些措施具体如何实施,朱由检也是懵懵懂懂,但他将思路讲出来后,自有吴有性等这些行家去完善后实施。

    太医院授课的对象范围就广了,只要年龄在十六以上、五十岁以下,不分男女都可以参加。虽然有些御医、郎中对给妇人以及那些粗鄙的农户授课很不情愿,但在各种威逼利诱下也只能捏着鼻子从了,因为锦衣卫作为主导者参与在了其中。

    之所以大规模开展这种培训,为的就是准备应对明年的辽东之战。

    筹集粮食、给士卒放假休养、组建医疗救护队、京营、勇卫营装备车营、改变战法,这些都是为了战争做准备。

    任何大规模的战争不是说打就能打的,没有充足的后勤保障和准备,仓促上阵只有败亡,就如历史上的松山之战一样。

    朱由检已经决定,崇祯十一年对建州展开大规模进攻,对其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杀伤其有生力量,使其再无对抗大明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