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阁臣
    王应熊岂能不知温体仁在给他上眼药,他反唇相讥道:“世人曰首辅存心过刻,伏机甚深,向不敢批逆鳞,而惯于逢迎之行;今日观之,岂是不敢批逆鳞,简直就是从未存逆上之心!首辅每遇大事必先仰圣上之鼻息,从无首辅应有之担当;日常于内阁中办差,专以排除异己为能事,必欲使正人君子、有用之士无一人能立于君侧,其心始快,此等样首辅亦是大明罕见之官!”

    众臣眼见首辅与次辅当着皇帝的面便撕破了脸皮,大都心内窃喜不已:狗咬狗一嘴毛。两个老货窃据内阁多年,挡住我等晋升之途,今日竟然互相攀咬,实乃大快人心之事!要是惹烦了今上,一起滚蛋最好!

    温体仁面色不变的回道:“温某以文章戴罪禁林,幸得圣君拔擢于此高位,日间办差向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心态行之,唯恐行差踏错以误国事;今大明有圣君在位,体仁自知智虑思谋远逊今上多亦,故行事以秉持上意为准。而观近年来今上若干英明之举,无一不是切中时弊之行,其效著亦!体仁闲暇之时亦曾暗思之,若由我等臣下出谋献智,其结局远非最佳!温某此番作为,岂能以媚上定论?次辅于内阁多年,敢问可曾有过睿智之策以献圣上?”

    我知道自己智商不如圣上高,日常行事办差才以圣上之意为准。近几年来大明出台的若干政策效果显著,这都是圣上的主意啊。你王应熊也是入阁多年,可你为国为民出过什么好主意没有?

    王应熊才要继续出言驳斥温体仁的言论,结果被朱由检不耐烦的打断了话头:“首辅精明敏练、廉谨自律,于国事上亦是中肯勤勉、恪尽职守,朕未闻其有排除异己之举,次辅之言过亦!朕观内阁仅只三人,且诸卿年齿已长,日常处理朝廷政务时难免有精力不济之难;故此,朕意欲加内阁员数为五人,以分诸卿秉国之劳!殿内诸卿皆国之重臣,今日散朝后当可回衙思及候选之人,数日后择机廷推!”

    朱由检不管温体仁是否有媚上的嫌疑,在他看来,单从能力来讲,老温远比王应熊、张至发之流强出许多。

    曾有锦衣密报:凡内阁票拟、每遇刑名钱粮,名姓之繁多,头绪之繁杂,王应熊和张至发皆是相顾皱眉,为难不已;独温体仁看一遍后既能迅速给出正确的处理结果,然后票拟后上呈司礼监,内廷的大铛们阅后随即批红发下,几乎很少有错漏之处。

    朱由检早知内阁三人面和心不和,加上今日王应熊因为商税之事牵扯个人私利后强行出头,心中对其厌恶更甚,已经打定了让其滚蛋回家的主意。

    尸位素餐之辈窃据高位,压制有用之才晋升,此非社稷之福。

    温体仁闻言自是心喜不已。从皇帝的话中可以听出,不管皇帝加不加阁臣,都动摇不了他的首辅之位,反而是王应熊、张至发的位子有些危险了。

    王应熊见到皇帝一力维护温体仁,话语间对自己已有厌烦之意,心下顿有不妙的感觉。

    若是自己的阁臣之位不保,那可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啊,商税又不是只征自家的,自己干嘛要出这个头?皇帝表面上是加阁臣员数,实际上这是想找好预备人选,一旦熟悉内阁流程后就要将碍眼的人踢出内阁啊,这可如何是好!

    众臣对于皇帝突然之间抛出的好大一个甜枣俱是心动不已。原先打算附和王应熊,准备将温体仁在皇帝面前彻底搞臭的诸人纷纷收起了心思。

    进入内阁、位极人臣,这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之事,代表的是无上的荣耀和巨大的权利。在原先的阁臣成基命因病致仕后数年,皇帝终于下令增添内阁人数,并且还是一下子加了两人,这就意味着殿内众人都有机会入阁了。

    就在这时,一名小黄门捧着一本奏折自殿外匆匆而入,来至御座下跪倒双手高举奏本大声禀报:“启禀皇爷,今有靖海伯与福建巡抚奏本送达,恭请皇爷御览!”

    王承恩快步走下御阶后接过奏本返回朱由检身边后,将奏本双手递到他的手中。

    “郑芝龙上本?莫非台湾岛上的荷兰人生事不成?”

    朱由检打开奏本迅速浏览起来。

    “原来是自己想当然了!要不是郑芝龙和邹维琏的本子,自己的策略搞不好会造成更大的祸患。”

    朱由检自失的一笑,吩咐道:“给诸位臣工传阅一遍后议议此事!”

    “靖海伯与福建巡抚奏本中所言俱为实情,此是臣等失察,幸得山西灾民尚未大量动员,此事弥补尚能来得及!臣建议从山西灾民中挑选各色匠人先行移往台湾,福建官府派员一并上岛协调指挥,探查合适地界修建房屋居所,以待后续移民事宜!”

    温体仁敏锐的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既然要大规模移民,那就先把灾民中的匠人移过去,不必从福建本地雇请匠人,那样会多费钱粮,增加了朝廷的压力。

    会盖屋的、会烧砖的、会烧石灰的、会打家具的、会打铁的,这些匠人在灾民中不难找,福建那边的官府只要准备好粮食和药材,安排好人上岛管理灾民就行。

    “温卿之言甚是在理,稍后内阁行文山西巡抚衙门,让其照此办理便可!”

    朱由检赞道。

    “福建当地卫所之兵久疏战阵,若遇奏本中所言外夷生事时恐难抵挡;陕西、宣大、辽东之兵不可轻动,山东援剿总兵所属官军参与过剿灭闯贼之战,战力颇为精强,现其正于单县一地屯田,臣建议从其部抽调一千兵员进驻台湾,用以防范并伺机剿杀岛上之外夷!”

    杨嗣昌作为兵部尚书,自是知道皇帝来年要大规模用兵的意图;郑芝龙在奏本中言及荷兰人火器之犀利,暗示朝廷需调派强兵上岛与其对抗,杨嗣昌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山东的黄得功部。

    “本兵所言甚合朕意!据朕所闻,岛上红夷虽人数不多,但其火器运用颇为精妙;其在岛上修筑之热兰遮城形状与我大明之城绝不相同!红夷谓之曰棱堡,端的是易守难攻之地!山东黄得功部虽是精悍,但火器配备略少;若与荷兰人交手,长枪大刀恐是难敌。稍后内阁拟旨,自军器监下拨新式火铳千杆、震天雷若干、小型佛郎机炮三十门、从京营抽调相应炮手随行,着黄得功部抽调两千人,遣悍将统帅上岛,一为护卫移民,二则寻机将岛上红夷剿杀或将其驱离我大明之土!”

    杨嗣昌领旨归列。

    “臣建议由四海商行自塞外购买大批耕牛运至岛上,开荒拓田指望刀耕火种见效甚缓,还需大量畜力襄助才可!”

    作为户部尚书,自然不想从太仓银库拿钱购买耕牛,侯恂直接建议四海商行买牛,那是皇帝的私产,花多少钱侯恂都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