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使者
    曹变蛟将马槊放平,兜转马头斜向画了一个弧形把马速放缓,等到紧跟其后的骑兵们全部转向完毕,这才徐徐勒住战马。

    放眼望去,眼前辽阔的草原上只有为数不多的战马孤零零的停在原地,马上已无鞑子的身影,枯黄的草地上满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偶尔还有重伤未死之人的哀嚎声响起。

    已是崇祯九年九月的季节,北地气温已降至零下,但入冬以来却一直未有大雪降下,广袤的草原也变得十分干旱。曹变蛟打算打完这场后就率队返回临洮,以免被突如其来的大雪困住。

    “收拢马匹、搜寻伤员、打扫战场!哨探放出五十里!找寻水源后歇息用食!”

    曹变蛟将马槊插在战马的兜囊中,翻身跳下战马。

    几队骑兵领命后,在各自队正的带领下分头向远处驰去;剩余的骑兵们纷纷下马,将眉间刀、长枪等兵器放置好,抽出腰间的环首刀向不远处的战场行去。

    曹文昭和曹变蛟率部来到临洮府后,根据孙传庭的指示,曹文昭一边整训接受来的流贼俘虏,一边屯田耕种,而曹变蛟则率一千骑兵向西搜寻蒙古部落的踪迹,寻机予以打击。

    数月之间曹变蛟带人袭破了数个蒙古小部落,斩杀几百名蒙古青壮,缴获牛羊马匹无数,靠近临洮府的蒙古大小部落都是闻风丧胆,被迫继续向远离大明的西部迁移。

    在于明军骑兵的对阵中,蒙古人缺乏军备的弱点暴露无遗。

    缺少铁器盔甲的蒙古人大多身着皮袍,武器也多为弯刀,使用的箭只基本是兽骨制成。对上使用角弓长箭、长柄眉间刀、长枪、狼牙棒,外着对襟铁制锁甲、内穿棉甲的明军,己方弓箭根本射不穿对弓箭防御能力极强的锁甲,所用兵刃又不及明军的大刀长,是远射构不成威胁,近战又被对方的长兵轻而易举的劈砍刺砸,加上曹变蛟都是率部以多打少,很快数个蒙古部落便彻底消亡,而明军伤亡数不过几十人而已。

    蒙古人也并不都是悍不畏死的敢战之士。在与明军交手过程中,出于天生对强者的敬畏之心,不少蒙古青壮眼见不敌也会主动投降,以便保全自己和家人的性命。

    对于这些投降的蒙古人,曹变蛟都会在战后遣人送往临洮府交给叔叔曹文昭处置。

    按照孙传庭的吩咐,曹文昭会将投降的蒙古妇孺老弱迁入内地屯田耕种,而青壮则在边境地带放牧牛羊。

    有了家人作为人质,也不怕这些青壮能闹出什么事情来。

    曹变蛟曾经放归一个蒙古部落,让其给土默特部的王帐带话:速速向大明归降,大明会给土默特部提供粮食、铁器、食盐、药材,如若不然,等到的将会是天兵诛灭其族。

    “上次放归的鞑子应该早就到达土默特部的王帐了,怎地还未见有回信?难道鞑子真打算顽抗到底不成?从屠灭的几个蒙古部落来看,鞑子应该是极度缺乏粮食和食盐才对,就算你是什么可汗、大王,没了这些物资谁还听你下令?”

    曹变蛟坐在一个土堆上暗自想到。

    根据他和叔叔曹文昭制订的计划,他先率部袭杀蒙古人以便立威,之后再遣人传信以示亲和之意,目的就是迫使青海一带的土默特部归降朝廷,以使得自己能从蒙古青壮中挑选人手组建大规模的骑兵。

    率领千军万马与敌对冲,这种场景无数次的出现在曹变蛟的梦境之中,他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土默特部举族归降的消息。

    蒙古人天生就是马上的战士,只要挑选出精锐后把他们武装整齐,那将会是一只可怕的力量。

    至于他们会不会产生反叛之心,这点倒是不足为虑。

    因为自大明立国以来,有无数的蒙古人为大明效力过,蒙古人对加入明军并不排斥。再加上将妇孺据为人质,并为其提供足以改善生活的物资,不怕他们不忠心。

    不管是蒙古人还是大明人,谁让其生活的更好谁就是值得效忠之人,民族大义这个时代并不存在。

    在打扫完战场之后,几名明军探马来报,前方十余里外发现一个水量不小的泉眼,并且周边有部落搬迁的痕迹,看来刚才这只与明军交手的蒙古骑兵,是为了给族人断后才主动找上搜寻过来的明军的。

    “全军集结前往水源处!探马再往西查探,遇敌即刻回禀!”

    清澈的泉水奔流而出,延伸出一条蜿蜒小河,明军士卒沿着两岸排开,洗刷着卸下装具的战马,百十口装满热水的铁锅中,煮熟的羊肉正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

    从沸腾的铁锅中用短刀插起一大块肥厚的羊肉,待其稍稍变凉后,曹变蛟拔出短刀放到一边,双手握着大口啃咬起来,洗刷并喂饱了战马的明军士卒轮流过来用食。

    这些羊肉是前段时间从蒙古人那里缴获的,被宰杀过后切成大块,用大量的食盐涂抹均匀后风干数日,便可以长久保存下来,吃的时候直接扔进锅中加水煮熟即可。

    对于长久以来缺乏肉食的明军来说,起码短时间内还是百吃不腻的。

    当然了,主要是北地气候寒冷成为了天然的冰箱,所以羊肉才能不会变质,要是在湿热的江南,你用再多的盐也没用,没几天羊肉就会臭掉。

    “将军,看来那些鞑子是铁了心跟咱们作对,等俺们回去避过冬日,来年开了春,咱们一气杀到鞑子的王帐去,将那帮骚鞑子杀个干净!”

    坐于一旁的游击陈刚一边嚼着羊肉一边开口道。

    “杀人只是立威而已,多多招降蒙古骑兵才是根本;某与总制推测,皇上既是授命我等招募鞑子骑兵,其意定是在于辽东建奴!辽东平原最利大股骑兵纵横驰骋,也正是我辈男儿建功立业之所!攻灭建奴收服失地、博一个封妻荫子才是某之向往!”

    想象着自己带着上万骑兵与建奴面对面互砍,曹变蛟的眼底闪现一抹狂热之色。

    陈刚咧着嘴笑道:“将军勇猛无敌,将来封侯封伯不在话下!俺要是能混个参将当当就知足了!将来将军要是当了侯伯,到时可别忘了拔擢一下俺啊!嘿嘿嘿!”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参将就知足?只要你跟着某奋勇杀敌,总兵亦是唾手可得!”

    “总兵?俺地乖乖!那岂不是与曹总制一般大的官儿?俺可想都不敢想啊!将军你建功无数,到现在不过是个副总兵,俺这辈子可是不好办喽!”

    陈刚泄气的嘟囔道。

    曹变蛟正要开口训斥,忽然一阵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传来,听声音似有数十骑之多,莫非前面有敌情发现?

    陈刚咽下最后一口羊肉站起身来:“准是有敌情,将军且稍歇,俺去看看!”

    “小五!烤个面饼吃!”

    曹变蛟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一旁的亲兵小五赶紧将肠袋中的新式军粮倒进铁盔中,然后加上开水后搅和一下捏成一个大面团,用短刀插起来,就着火堆烤了起来。

    不一会功夫,陈刚匆匆折返回来,身后跟着十几个身着皮袍的蒙古人。

    “将军,这伙骚鞑子自称是土默特王帐啥子汗遣来的使者,受他们大汗指派,特来与我大明商议归附一事!”

    曹变蛟坐在马兀上并未起身,抬眼望着眼前十余名肮脏不堪的蒙古人,一阵风吹过,蒙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娘的!怪不得陈刚叫他们骚鞑子,这味道确实骚气!

    曹变蛟用轻蔑的目光扫视过这群鞑子,好似要看看从何处下刀斩下他们的首级一般,那群蒙古人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颈。

    一阵扑鼻的香气暂时遮盖住了鞑子身上的气味,正是小五烤制的面饼散发出来的,这种混合了油、盐、糖的香气闻着让人垂涎欲滴。

    一阵雷鸣般的声响传来,这是那群蒙古人腹中饥饿发出的声音。

    “这位将军,这般美好之食,可否赏给我等品尝一下?”

    字正腔圆的大明官话声中,站在最前头的一名中年蒙古人单手抚胸行礼道。

    “嗟!来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