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议定
    “我青海土默特部顾实汗仰慕大明皇帝天威,愿率本部十五万余人口、数百万头牛羊牲畜归附大明;还望大明皇帝陛下赐我土默特部一片可供生养之草场,使我部族上下得以安生!顾实汗愿舍去大汗之位,接受大明皇帝陛下赏赐之官职,并誓言永生永世忠于大明皇帝,绝不生反叛之心!”

    土默特部的使者卜赤耳双手捧着一面看上去颇有年头、如婴儿手掌般大小的金牌躬身向着主位上的孙传庭施礼。

    在孙传庭身旁站立的谢仁星上前接过金牌,反身交到孙传庭的手中。

    这面金牌是纯金制成,正面刻有:凭此牌可于大同榷场交易大明嘉靖二十八年户部奉敕造的字样,反面并无文字花纹。

    孙传庭打量一眼后随手放到桌案上。

    这种金牌是当年朝廷发放给从西域来到大明的胡商准予入境交易的凭证,至于如何到了土默特部手中,背后肯定满是血腥。

    “贵使请坐,还不知贵使尊姓大名,于土默特部身处何职?未想到贵使汉话如此流利,呵呵呵!”

    孙传庭笑着问道。

    蒙古人就是脑子简单,对于各种礼节根本就不懂。

    这名使者的随从被谢仁星安排到府衙附近的客栈歇息,然后他带着卜赤耳入衙拜见孙传庭。没想到刚一见面,卜赤耳就吐露吐露说了一大堆,连自家情况也未做介绍。

    “这位巡抚大官,我乃西拉特。卜赤耳,乃土默特部八台吉中的一员,汉话是我族内大明人教会的,此人是一名读书人,在我土默特部很受族人尊敬!”

    二堂内的诸人皆是短暂沉默,曹文昭则是心头隐有怒气。

    不用说,这名教会卜赤耳汉话的读书人,定是不知何时从大明境内被鞑子掳掠去的。

    “贵使既是奉你部首领所遣前来洽议归附一事,那为何只带此面金牌前来,而未见首领书文?这让本官如何相信你部归附之诚意?”

    孙传庭面色沉肃的开口道。

    “书文?我部迁往青海已有百十年,与大明礼节已是生疏,我奉汗命来到大明,将当年与大明交往之信物拿来,这般的话,大明皇帝和你这巡抚大官就该相信我汗之诚心啊!”

    卜赤耳一脸的茫然。

    归附大明是不得已之举,因为土默特上下十几万人口已经处于断粮的危险境地。干旱不仅是在大明北地发生,甚至已经蔓延到了青海一带。

    蒙古人种下的青稞大麦因为无法得到灌溉,自去年便收成大幅减少,靠着往年的余粮勉强捱过。实指望今年能有个好收成,没想到崇祯九年滴雨未下,庄稼基本绝收,全族十几万人眼看就要断粮。

    在得到曹变蛟放归的部落牧民的禀报后,顾实汗与八个台吉商议过后,决定举族向东迁移归附大明,从富饶的大明得到粮食物资,以保证土默特青海部的血脉延续。

    “也罢,贵使既是不明此间道理,那本官就照直说吧!你部既是西迁已久,为何今日想到要归附我皇明?是何原由所致?”

    孙传庭也无心计较这些繁文缛节,和这些未开化的野人有啥好较真的?把这十几万蒙古人收过来才是天大的事,功劳堪比开疆拓土。

    “这位巡抚大官,我们蒙古人不说谎话,我们土默特部快没粮食吃了,若是只吃肉食会死人的!还请巡抚大官下令,送我土默特部一些粮食,好教我的族人能从西边赶到大明境内!若是巡抚大官能救我族人之命,我们蒙古人会世代不忘你的大恩,世代听从你的号令!”

    待谢仁星将卜赤耳带回客栈歇息后,谢延年开口道:“中丞,此事该当如何处置?是否上奏圣上与朝廷?”

    孙传庭摇头道:“在未见到这十几万蒙古人之前,还是不要上奏,若是闹出乌龙之事,你我将会成为大明之笑柄!还是待确认无误后再行上奏为好!”

    谢延年等人都是点头表示赞同,凡事总要往坏处打算才行。要是一旦上奏之后,中间出现重大变故,蒙古人不来了,那在场的几人不仅成为众臣嘲讽的对象,而且以后的前程就别想了。

    “中丞,此次蒙古部落归附一事应是十拿九稳,现下当务之急便是要坚定其心,不使其中间动摇!下官觉着我方应示之以诚,先行调拨少量粮食物资运往其部,既不使其足以渡过危局,又能使其东迁之意更坚,如此一来大事可期!”

    方文提议道。

    能参与到十几万人之多的蒙古部落归附之事中,最后若能成功的话,在场诸人都会从中获取巨大的政治利益,为自己以后的仕途增添一枚份量极重的砝码;此刻最需要的便是群策群力,各人都要建言献策、拾遗补缺,全力促成此事。

    “寿存、修志,你二人会同户房吏目,计算十余万人由青海东迁平凉所需时日以及所耗最低口粮后,由官仓拨出粮食交由左都督,由其安排人手运送之土默特部,令其将妇孺作为前部迁来大明!曹督,你部定要遣重兵做好防范,本官亦会调派贺人龙部、罗世芳部精骑暗中相随,若发觉事有不谐即刻全力将其击溃!”

    十几万人、几百万头大小牲畜的迁移可不是一件简单之事。青海至临洮、平凉路途遥远,大明这边组织粮食物资运送过去就要花费大量时间;之后土默特人还要拆卸帐篷,收拢牛羊,通知四散分布的各部牧民,这些也需要耗费很多时日。最乐观的估计,土默特人迁到大明也要到明年四月以后了。

    现在已近十一月,天寒地冻之际,土默特人不仅只需要粮食,茶叶、盐、药材也是缺口巨大,甚至郎中也要大明这边派遣过去,为的是防止大规模疫情的发生。

    幸运的是持续干旱下,入冬以来老天一直未曾降下大雪,道路没有封闭,这是对长途迁徙最为有利的条件。

    妇孺作为前部先行东迁,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既然你要归附,那就要把人质送来,要不怎么显示你归附的诚意?若是你们借口归附,入境后大肆抢掠一把再跑了怎么办?十几万人的大部落,会骑马作战的战士怎么也得有一两万,这样强大的武力,大明肯定严密防范。

    曹文昭施礼接令后,孙传庭继续道:“修志,此次你押运粮食物资亲自跑一趟,本官遣谢仲文与你同去;你等此去一是坚定其首领之心,二是观察其中是否有诈!一旦发觉事不可为即刻寻机脱身!粮食物资再多亦是死物,不及我大明一个人才的性命重要!”

    方文激动的起身施礼后大声道:“但请中丞安心!下官定会竭尽全力助此大事办成!不教中丞失望!”

    方文心中清楚,孙传庭这是给自己一个立功的机会,将来此事成功后,自己的名字必会直达圣听,前途可谓是无限光明。

    “好!那本官就在平凉府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