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开端
    林荣的话虽然有蛊惑之意,但讲的确实很实际,要是能把台湾建成大明的粮仓,那将来吴群和他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可若想经营好台湾岛,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将郑家的影响力最大限度的削减掉,不能让台湾变成郑家的番外之地。

    “本将明了林知县之意。岛上的移民乃靖海伯未封爵之前所移,彼时朝廷尚未对台湾据有真正掌控之力,所以便由得郑家去了;可现时靖海伯已为朝廷勋贵之家,况台湾亦属我大明所有,故此郑家便再无掌控全岛之权!林知县初来台湾,便是想接管岛上治权却亦是有心无力,好在本将来了,呵呵呵呵~”

    既已了解了岛上的状况,林荣忧心之事对于手握重兵的吴群来讲,不过是吃饭喝水一般的小事。

    郑芝龙数年前从福建收拢失地农户移民台湾,一是出自善心,二是想将台湾作为郑家的一条退路和据点,好生经营一番后,将来一旦有不测之事,郑氏子孙后代能有个落脚之处。

    但就算郑氏富可敌国,数年下了不少本钱营造下来,也不过只开发了占整个台湾土地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而已。

    台湾岛对于郑氏来说,面积太大了,虽然郑氏不缺钱粮,但人口太少却是最致命的问题。

    故土难离是这个时代人们的共同认知。但凡能有一口饭吃,绝大多数的大明百姓是不愿离开家乡的,若想真正将台湾打造成富饶丰美之土,没有数百万人几十年的劳作时不可能实现的。

    郑芝龙在了解岛上的状况之后,对开发台湾的兴趣已经缺缺,现在只是将其作为一个远洋贸易的中转站和落脚点而已。

    尤其是在授封靖海伯之后,本来就不是雄才大略之人的郑芝龙,在得知朝廷有意大规模开发台湾后,内心已完全放弃了对台湾的所有权。

    自己既然已成了与国同休的勋贵之家,家资已过千万,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抱紧皇帝的大腿,将靖海伯的爵位世世代代的传下去就够了。

    “吴参将之意是。。。?”

    “无非是立威而已!”

    吴群淡淡的回道。

    既然有人不服王化,那就杀到他服。

    林荣闻言大喜。

    本来他生怕吴群畏惧郑家的名头和势力,不敢动用武力解决眼前的麻烦,没想到吴群态度竟是如此的坚决。

    “可若是触怒靖海伯该当如何?毕竟掌控岛上之人亦是郑氏委派之人,万一事有不谐造成杀伤,靖海伯府怕是不会答应啊!”

    林荣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郑家在福建势力太大了。惹恼了郑家,郑家倒是不敢把吴群这样的朝廷大将怎样,可要收拾自己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简单。

    “林知县,你有无想过?靖海伯若是不愿朝廷沾手台湾,那我等能上的岛来?还会以郑家船只自北地运送灾民前来?现下形势已经明了,靖海伯已是以大明勋贵自居,根本不会去管岛上这些琐碎之事!”

    吴群一语惊醒梦中人,林荣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郑家已经放弃了台湾,只要郑家在岛上的码头、糖寮、库房无恙,剩余之事郑家根本不会管。

    “还是吴将军看的明白!本官实是想左了!”

    林荣冲着吴群拱手施礼道。

    “本将自天津卫乘船来时,山西首批移民已至码头,几日后便会抵达岛上;林知县还是先勘察好安置移民之空地再说!本将自会遣人听从林知县调派,此事可是现下的头等大事,其他的皆不足道!”

    数千移民马上就要到达,这些人需要占据大片的土地修建居所,所需的各种生活物资繁多。郑家虽然已将大批的粮食药材运到了岛上,但巨量的物资分配、人员安置这些琐碎之事,一个月之内也无法完成,别说一个林荣,再加十个个也忙不过来。

    “林知县,非是本将看你不起,不说以后的大量移民,单说即将到来的数千人口,依你一己之力想要妥当安置绝无可能;某麾下虽有两千士卒,但只能帮着维持秩序,对于民政之事却是有心无力。可现下移民马上到达,再从大明境内征召人手协助与你已是来不及,某都有些为你发愁!”

    吴群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事已至此,本官唯有尽力而为!本官于泉州户房多年,日常与农户多有交集,非是不通事物之人;吴将军怕还是忘了一事,本官料定朝廷此次由山西移民而来,定会遣员随船管束;不出意外的话,应是移民户籍所在县衙中人。有这些人手相助,再加上将军鼎力支持,移民安置必会进展顺利!”

    林荣不愿向福建官府求援。

    对他来讲,只有以一己之力将属地经营妥当,独享安置移民之功,将来在仕途上才能更进一步。

    他猜测的一点也不错。

    为了方便灾民异地安插之事,内阁的确是行文山西巡抚衙门,要求移民匠户所属县衙须得派员全程管束,并且要在台湾待满三年方可准许回返。

    在各个属地知县大老爷许以月薪五两、死了有三十两烧埋银、违者充军的威逼利诱下,各县挑选出来的衙役们,痛并快乐着的踏上了伴随移民南下的行程。

    权当自己带薪充军好了。原先又不是没有兄弟出过公差,那些押解犯官家眷充军夷州的差役一去一回一年多,病死在路上的也不在少数,最后官府也没发下烧埋银,不也就那样了吗?

    就在吴群所部扎好营帐的几日后,运送山西匠户及其家眷的船队抵达了台中县码头。

    前面几艘靠岸的船只搭好踏板后,林荣、吴群、孙仁贵等人分别登上船,对甲板上的官差吩咐几句后下了船。官差们按照指令,拿着名册挨个点名,并大声告诫一众移民勿得高声喧哗后,带着自己县的匠户们依次下船,之后由官军士卒引领,去往两侧空地集结等候。

    这种做法让整个流程更加高效有序,防止了混乱场景的发生。

    林荣背着手与吴群并肩立在码头一侧,看着一群群男女老少从自己面前经过,百姓们看向他的目光里满是敬畏之情,心中不由豪气顿生:以后这些人都将是他的治下之民,他的仕途前景就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

    “林知县真是大才啊!此法与军法颇有相通之处,本将本以为数千毫无规矩之百姓齐至后,场面将会混乱无比,未曾想在林知县指挥下竟是如此迅捷,本将着实佩服!”

    林荣自持的一笑:“吴将军过誉!此等皆小道尔!往后诸事艰难繁巨,此只是开端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