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入京
    在洪承畴回家省亲之前,朱由检便将原东阁大学士、崇祯七年致仕回家的刘宇亮的宅子赏赐给了他,此次返京,洪承畴便把家中老小自泉州老家一起搬来了京师。

    洪承畴因为怕母亲不惯海舟的缘故,所以此次行程没有从泉州坐船走海路直达天津卫,而是走陆路直奔杭州,然后乘坐杭州府的官船沿着运河一路北上。

    抵达通州的码头后,洪承畴打发亲随进京知会留在京城料理杂事的管家,之后雇了二十余辆马车,装载着从老家带来的各种杂物直奔京师。

    在崇文门外值哨的五城兵马司兵卒清出通道后,等候在城门的管家洪福在前引路,洪承畴在亲兵的护卫下骑马进了京城,长长的车队跟随在后。

    京城内的道路硬化工程还在进行中,城内到处是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洪福带着车队在京城内东绕西拐的走了半个时辰后,于酉时左右抵达了西城的新宅。

    在宅邸东侧打开的角门处,洪承畴跳下马来,几辆载着洪府女眷的马车驶入院中;装载货物的马车则驶往正门卸车,一众亲兵也是前往正门,他们暂时会被安置在前宅,而后跟随洪承畴赴任蓟辽。

    洪承畴从角门步入院内,疾步行至最前面的一架马车前躬身施礼:“母亲大人,一路行程劳顿,可还安否?”

    随着车门的打开,两名十余岁的婢女先行下来,然后搀扶着一身淡色襦裙、满头银发上插着一只玉簪的傅氏下了车,第三辆马车上洪承畴的夫人洪林氏也急忙赶过来。

    “阿生,既已到京,你可曾上本求见?陛下待我洪家恩重如山,不仅将你擢至一品高位,更连我这个老妇人也得赐显禄,我洪氏一族自此荣登名门之列;此等圣恩,我儿须得拼尽全力方可报之,万不可心生懈怠!”

    年过六旬的傅氏站定后,唤着洪承畴的乳名肃声开口道。

    傅氏出自富裕之家,从小读书识礼,对洪承畴兄弟三人管束甚严;在洪父早逝后,正是在傅氏的严格管束和抚育下,洪家才出了洪承畴这样一个朝堂重臣,使得泉州洪氏一族一跃成为了大明顶尖的豪门。

    “母亲大人放心,儿已遣人递本请见,料几日内便会得见天颜;只是儿很快就将离别母亲,不能在大人膝下尽孝,儿心中终是深感愧疚!”

    洪承畴已经十余年不见家中老母,这次回家省亲仅待了月余,又不得不回返北地;在他的一再恳求下,本不愿离开家乡的傅氏随他来到了京城;三子洪承畯一家人留在老家,照看老宅以及洪父的坟茔。

    “我儿且去忙,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者众,我儿乃顶天立地之大丈夫也,何苦做此小儿女状!老身有儿媳陪着便可!”

    傅氏用慈爱的目光看着面前躬身施礼的大儿子,心中是满满地骄傲与自豪。

    两个粗壮的婆娘抬着一顶精致的软轿过来,婢女将傅氏搀入轿中后,软轿颤颤悠悠的直奔后宅而去,洪林氏急忙带着几名婢女和粗使婆子跟了上去,洪承畴恭送母亲离开。

    “老爷,汤桶已备好,老奴这便着人带路,厨房正在制作饭食,请老爷先沐浴更衣再去用食,老奴去招呼着把车子卸下!”

    年过五旬的管家洪福走上前来施礼道。

    他是洪家的家生子,自幼在洪家长大,自打洪承畴中试为官后便跟在他身边,替洪承畴打理日常的饮食起居,此前被留在京师操办新宅中打扫清理、置办家具、雇请各种仆从等各种杂事,并未跟随返乡。

    “内宅老夫人处可都安置妥当?雇请的人手可靠否?多年未曾进京,京城之内变化竟是如此之大!只是怎地随处都在修房建屋?”

    洪承畴一边打量着院落内的的景致,一边开口问道。

    “请老爷放心,老夫人处已安置妥帖,府上雇请的皆是身家清白的良家之人!至于修建一事,老奴听闻是皇上下旨,工部官员奉旨督造,具体何用老奴不得而知!”

    接着洪福招呼一声,不远处两名十六七岁年纪、相貌秀丽的婢女上前施礼后于前面引路,洪承畴背着双手踱步向一侧的月亮门行去。

    洪承畴入京的消息第一时间内便被送达宫内,朱由检考虑到旅途劳顿的原因,没有即刻召见他,总得让人家先歇息一下安顿好,走亲访友之后再召见不迟。

    辽东的问题存在已久,也不急在这一时,如此棘手的问题,洪承畴能否妥善解决也是个疑问。

    至于京城中正在修建的房舍问题,却是朱由检正准备实施的另一项计划:等到解决完辽东问题后,顺势将南京六部以及都察院、通政司、五军都督府、翰林院、国子监等机构,与京城中的各部司合并,将南京的这些官员迁来京城,正在大规模修建的房屋就是给将来北迁官员准备的。

    当然了,这些房子不是用来赏赐的,是用来卖或者租的。

    本着便宜不出外的原则,此次营造工程由几名外戚包揽,包括懿安皇后的父亲张国纪、周后的父亲周奎、田妃的父亲田弘遇、袁贵妃的父亲袁也让。

    这些国戚每人出资若干,组建了一家商行,之后雇请人手负责营造房舍,到时只管卖房收银便可。

    此举既能使得外戚们大赚一笔,也能更利于后宫内的人心稳定。

    有了多余的财物,周后她们才能有更多的赏赐给身边之人,这是提高身边人忠诚度最有效的手段。

    房舍的修建由工部派员规划好之后开始施工,按照京城内现有各级官员宅子的模板建造,大小不一,价格也会截然不同。

    南京小朝廷存在至今,使得朝廷政令不畅,这其实都怪朱棣。

    永乐十九年,成祖诏令“六部政悉移而北”,正式以北京为都。成祖下旨迁都北京后,出于种种原因,仍然保留了南京的都城地位,并保留了一套中央机构。

    这是标准的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你既然把大侄子都干翻了,还怕那群江南文人干嘛?你以为这样做人家就不会背后骂你?

    南京和北京一样,设六部、都察院、通政司、五军都督府、翰林院、国子监等机构,官员的级别也和北京相同。北京所在为顺天府,南京所在为应天府,合称二京府。

    虽然南京六部的权力远不如北京六部,但是南京六部也有一定职权。主要是因为南京所在的南直隶地区辖十五个府又三个直隶州,相当于后世江苏、安徽两省及上海之地,却不设布政司、按察司、都指挥司三司,原来三司执行的职权便由南京六部负责,其中又以南京户部、南京兵部的权力最重。

    在现今境内局势平稳安定时,南京的小朝廷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必须将权利收上来,将南京管辖的区域统归朝廷,那样将来的改革才不会遇到更大的阻力。

    南京几个部司权力太大,实际上已经脱离了皇帝和朝廷的掌控范围。

    南京户部负责征收南直隶以及浙江、江西、湖广诸省的税粮,此四地所交税粮几乎占了大明的一半。

    同时南京户部还负责漕运及全国黄册的收藏和管理,南京户部侍郎因此经常兼任总理粮储。

    南京兵部负责南京地区的守备,南京地区的49个卫,都隶属南京兵部尚书指挥。南京兵部尚书一般挂“参赞机务”衔,会同镇守太监和南京守备勋臣共同管理南京的全部事务。

    南京吏部负责南京地区官员六年一度的京察考功,京城吏部不得干涉。

    这样一来,皇帝和朝廷在南直隶一带的存在感十分的微弱,朝廷的许多政令在南直隶很难得到贯彻和施行。

    南京的这些利益集团才是东林党的根本所在,若想对付这些利益共同体,唯有釜底抽薪一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