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蓟镇
    三屯营城外官道十里处,吴襄、吴三桂父子,以及蓟镇总兵麾下的几名参将、游击等高级将官带着各自的亲兵等在路边,迎候即将到达的东阁大学士、钦命蓟辽总督洪承畴。

    吴襄等人没等多久,随着隆隆的马蹄声,远处的官道上一股烟尘升腾而起,吴襄等人赶忙从路旁站到官道中间。

    十六面朱、蓝、黄、白、青五色、上绣飞虎、五星连珠、彩凤翔云、飞鱼等图案的彩旗映入众人眼帘,执旗的骑士皆身着黑色札甲、头戴凤翅盔,顾盼之间杀气凛然。

    紧接着一面白底黑字蓝边、上书“钦命督师蓟辽洪”七个大字的中立直幡从前队骑兵趟起的烟尘中闪现出来,由一名高大威猛、全身黑甲的中军旗牌官双手高擎着。直幡后面十余步外,身穿大红仙鹤补服、头戴乌纱的洪承畴神态从容的策马而行,身后及两侧是数百名身着黑色札甲、战马兜囊中放着长枪大刀、身背长弓、腰间挎着箭囊的亲兵,这五百亲兵是朱由检下旨从勇卫营调派到洪承畴身边的。

    手执仪仗用旗的骑士在距吴襄等人百步外开始降下马速,吴襄带头、蓟镇诸将跪倒在官道中间,旗手们将战马带向两侧分列道边,后面的中军旗牌官擎着直幡往旁边一让,洪承畴催马碎步来至吴襄等人近前。

    “卑职五军都督府左都督、蓟镇总兵吴襄参见洪督师!”

    “卑职广宁副总兵吴三桂参见督师!”

    “卑职蓟镇总兵麾下分守参将王兴振参见督师!”

    “卑职蓟镇总兵麾下参将马成参见督师!”

    “卑职蓟镇总兵麾下游击李璠参见督师!”

    “卑职蓟镇游击尤可为参见督师!”

    随着蓟镇诸将大声报名参见完毕,洪承畴翻身下马,缓步行至吴襄等人面前,一旁的亲兵将洪承畴的坐骑缰绳抓住带往一旁。

    “左都督请起!长伯,未曾想到本官与你如此之快又能见面!呵呵呵!诸将起身吧!”

    洪承畴亲切的唤着吴三桂的表字温言吩咐道。

    吴三桂在洪承畴帐下听命近两年,剿灭陕北之贼后奉命回返,这才三个月不到的工夫,两人竟又再次相见。

    “小子为能再次效力于督师帐下而深感荣耀!不知沈公可曾随督师莅临蓟镇?”

    吴襄等人起身后,吴三桂抱拳拱手,神态恭谨的开口道。

    “昆岗督运粮饷于后,稍迟便能赶至;本官久闻左都督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仪表非凡!左都督教子有方,能有长伯如此麟儿,吴家数代富贵可期,实是令人羡煞呀!呵呵呵!”

    夸老子不如夸儿子。别有用心的洪承畴毫不掩饰对吴三桂的欣赏之意,当着众人的面直接一顶高帽给吴家父子戴了上去。

    吴家数代富贵可期这句话可是大有深意:有这样的好儿子,不用指望祖家,你们吴家几代都没问题。

    好话谁都爱听,不管真假。

    吴襄白净的脸上容光焕发,他拱手行礼道:“督师谬赞!犬子有幸能于督师帐下听令,蒙督师不吝赐教下,方才略有今日之成就!督师提携之恩,卑职与犬子尽皆永志不忘!督师自京师远来辛劳,此处非叙谈之地,还请督师上马,卑职带路前往总兵府歇息!”

    当日申时过后,沐浴更衣后穿着一身道袍的洪承畴踞坐于总兵府后院客厅的主位上,吴襄父子下首位相陪。

    “本官奉旨督师蓟辽,其意在加强京师东北门户之固,以防己巳之变重演;目下自居庸关至蓟镇一线,沿边墙皆有官军重兵布防,朝廷已下拨钱粮,修缮边墙损毁之处,建虏欲再如从前般越墙而入已是难如登天。左都督,你蓟镇防范之重便在喜峰口至遵化一线,你部需将重兵安置到此一带,并选派勇将驻守,不可有丝毫疏忽之处!”

    崇祯二年的己巳之变,皇太极率十万清兵绕道蒙古,十月戊寅日突破长城喜峰口,攻陷遵化,京师震动而戒严,崇祯同时诏令各路兵马勤王。

    这场事变的最终结果导致蓟辽督师袁崇焕被凌迟处死,大明文官武将阵亡殉国者数十人。

    洪承畴身为蓟辽总督,整饬辽东还在次要,最主要的是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否则袁崇焕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启禀督师,卑职所部共计马步军一万五千余人,其中喜峰口、汉儿庄处已有卑职麾下分守参将刘铭率所部三千人驻守,其余人马皆以三屯营镇城为依托,北向布防,修筑深壕、拦腰墙无数,防止其马队奔驰,形成拦阻建虏有可能突破边墙后之数道防线,数措并举下,建虏若想再演己巳之变怕是不易!”

    己巳之变时,蓟镇之兵已弱不堪用,数处拦截骑兵的要塞城垣也因无钱维护而废弛,在建奴大军来袭时,蓟镇兵稍作抵抗便一哄而散。

    己巳之变使得逐渐无人看重的蓟镇重归朝廷视野,崇祯二年后,朝廷重整蓟镇之兵、修缮损毁之塞垣,使得蓟镇的布防逐步恢复起来。

    吴襄虽然懦弱胆小,但其在辽东边关多年,日濡目染之下,对于如何防范建州女真的奔袭还是略知一二的。

    到任蓟镇后,他向朝廷上本申明建虏铁骑机动灵活所造成的后果,索要钱粮修筑深沟胸墙,用以限制敌骑大规模聚集冲锋,并调派手下最能打的参将刘铭率部扎营于喜峰口一线。种种举措下,吴襄自信就算建虏聚集大兵想再次破口,他也能支撑到朝廷调集重兵赶来赴援的时候。

    “左都督勤勉职事,本官自会向朝廷上奏言明;蓟镇担负维系京师安危之重责,左都督及麾下众将官须得时时警醒、不得懈怠。本官离京时,闻兵部已遣员沿居庸关一路向东巡视,期间但有发现玩忽职守者,不管其军阶高低,俱会就地革职后充军前效力!本官赴关外后,左都督当召集众将言明此事,另遣探马斥候出墙哨探,以防不测!”

    朱由检为防范历史上崇祯十一年的满清入寇,下旨让兵部遣人巡视宣大以东的边墙沿线,以便及时将隐患消灭与萌芽之中。

    “卑职谨遵督师之令!督师即至蓟镇,何不多停留数日,卑职及犬子还欲多多聆听督师之教诲!卑职已在花厅设下酒宴为督师洗尘,稍后还请督师移步前往品鉴!”

    吴襄自是不会放过巴结这位重臣的机会,辽东将门虽是拥兵自重多年,朝廷拿他们暂时没有办法,但自袁崇焕、孙承宗后,辽东将门在朝堂中再也没了代言人。

    眼见正值壮年的洪承畴崛起之势已不可挡,将来回返京师时定会身居要职,借着吴三桂与其相熟之际,吴襄当然要倾力攀附,以求留下后路。

    “呵呵!左都督老成持重、长伯文武兼备,在现下之朝廷诸将里实属罕见!若非朝堂重臣中有人以他事作伐,本官定会向圣上大力举荐!可惜可惜!”

    洪承畴温言捋须笑道,话中之意直指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