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站队
    时节已至五月中旬,北地的气温也一天天升高,草木花卉都已是繁盛绚烂。

    寅时初,蓟镇总兵府后院花厅内灯火通明,一个个美貌的侍女端着盛放着各种美食的杯盘碟碗穿梭往来,总兵府内戒备森严,随处可见执刃披甲的武士。

    宽敞的花厅内四角点燃数只婴儿手臂般粗细的蜡烛,正中间摆放着一张花梨木方桌,上面摆满各种珍馐佳肴;酒桌的正上方悬挂着一盏白色绸缎制成的方形灯笼,绸缎外面绣着有仕女簪花图案,里面固定着数只略微小一些的蜡烛,将正在欢笑宴饮的数人笼罩在光影之中。

    酒桌上共有四人:洪承畴、因督运粮饷稍晚方至的沈世玉,还有就是吴襄父子。

    洪承畴坐于主位,沈世玉与他对面而坐,吴襄父子则是打横相陪,四人面前各自摆放着白玉制成的精致酒碗,碗中是琥铂色的陈年女儿红。

    酒菜上齐之后,吴襄一挥手,所有的侍女仆从全部退出并远离了花厅。

    “我儿三桂入关剿贼归来数月,期间与卑职数次谈及督师时,话中满是敬仰之意,亦对沈公于闲暇时之拨冗点拨不胜感激!其对督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高深智谋钦服不已!恨不能常在督师帐下效命,以血勇之躯建不世之功!卑职今日终是有幸得见我大明擎天之柱,心内实是深感荣幸之至!卑职仅借杯中之酒以敬督师,对督师两载以来对三桂拔擢照看之恩深表谢意!”

    穿着一身青色直身便服的吴襄站起后双手举杯过顶,低头向洪承畴致意道。

    “左都督太过客气,长伯能有今日成就全凭自身与战阵搏杀所得,本官只不过据实上奏、朝廷论功行赏而已;至于大明擎天之柱之称谓,本官权当左都督酒后笑谈,以后切勿再提!来!本官提议在座诸人共同举杯,为我皇明平靖流贼而贺!”

    对于吴襄有些过火的夸赞,洪承畴心中略感不悦。大明擎天之柱这等话语若是教外人所知,指不定要惹得多少人心里不快,尤其是卢建斗和孙白谷,二人的功劳不下于自己,这句话纯粹是给自己招灾。

    但他面上却是不露声色,笑着举起酒碗浅酌一口后随即放下,其余三人连忙起身,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身为南人的洪承畴口味清淡,只捡着几盘青菜以及一盘香笋鸡丝尝了几口,随即放下银筷赞道:“左都督府上厨艺不坏!此几样菜蔬颇合本官口味;不过本官要提醒一下长伯,年纪轻轻切勿贪恋口腹之欲,日常还是要勤读兵书战策、多习战阵之事,以备将来之需才好!”

    正亲自给洪承畴斟酒的吴三桂连忙放下酒壶,拱手施礼道:“小子谨遵督师教诲!小子回返数月来,日常亦是督促手下兵卒习练武事,绝无一日放松!现下流贼既灭,建虏已成必决之敌,小子愿有朝一日追随督师,率大军灭此朝食,以宽我皇心忧边事之心!”

    洪承畴大声赞道:“好!大丈夫功名当在马上取!长伯有此志向,本官老怀甚慰!此言此行可为我大明官将之模范也!来,本官提议,为大明有长伯这等年轻俊彦干一杯!”

    说罢,待吴三桂给吴襄、沈世玉斟满酒后,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其余三人纷纷把碗中酒喝干。

    酒过三巡之后,沈世玉笑着开口道:“左都督,洪公此次离京前,圣上专门下旨给兵部,按蓟镇兵员人数下拨三个月之粮饷,共计纹银十二万八千两、粮三万四千余石,明日还请左都督遣员查收并出具收据,以便兵部职官返京时交差!”

    吴襄急忙拱手逊谢。

    他心里清楚,兵部只是按蓟镇上报的人头拨下钱粮,并未提核查兵员数额一事,在当今朝廷严查各地统兵大将吃空饷的前提下,这已是朝廷对蓟镇释放的极大善意了。

    其实吴家在辽东多年,早已通过走私、吃空饷、经商等手段捞取了大量的财富,此次移镇蓟州后,已经察觉到朝廷对辽东将门不满的吴襄生怕因小失大、为了那点空饷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上报兵部的蓟镇兵员数额并无多大水分。

    尽管如此,他吴家终究还是要欠着朝廷的情分的。

    “吴某于辽东戍守多年,与辽东各统兵将官甚是熟稔,沈公此次跟随督师赴关外就职,终归是人地两生,辽东戍守之官将皆是数代镇守,其中难免有跋扈无礼之辈;沈公若遇为难之事尽管开口,吴某的面子辽东官将大多还是会给的!”

    吴襄这番话名义上是对沈世玉讲的,实际是说给洪承畴听的。

    从自己率部移镇、勇卫营守御山海关,到今日洪承畴替换昏庸的吴阿衡督师蓟辽,这接连不断的行为正如次子吴三桂所言,朝廷对辽东将门已经无法忍耐,他吴家必须要拿出一个态度来了。

    虽然不清楚洪承畴此去辽东会采取什么手段,但与辽东将门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吴襄知道自己几个舅哥以及手下那帮将领的德行,如果洪承畴手段过于简单粗暴,在事涉个人利益的问题上,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极端事例。

    前任蓟辽督师吴阿衡赴任锦州不久,就被辽东那帮武将连吓带哄的赶回关内,无奈之下只能龟缩于蓟镇,整日饮酒消愁,直至被一道圣旨罢职回家。

    祖、吴两家虽然是利益相通,在大事小情上向来共进退、同取舍;但吴襄素无大志,对目前的富贵荣华已是相当满足,他甚至有过走通朝廷重臣的关系,回京谋取一个虚职、安享富贵的念头。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吴家已被舅哥们绑在了一条船上,想要脱身谈何容易。

    “呵呵!左都督一番好意,在下心领了!沈某不才,追随洪公身侧已五载有余,期间见识过无数重将悍卒、凶贼恶徒,尸山血海中混迹多年,沈某自认不乏胆识与见识;辽东一地终归还是大明之地,辽东将卒亦是大明官军,洪公身负圣命督师蓟辽,此乃代天子行事也!沈某亦曾虑及此行后心有所悟,值此四海平定、官军强盛之际,大明之境内何人敢违抗天命!”

    沈世玉言罢,端起酒碗仰头喝干。

    他知道吴襄的示好之意,但身为钦差大臣的幕僚,沈世玉决不能示之以弱,他这番话其实就是代表着洪承畴的态度。

    酒宴与酉时末结束,吴襄父子分别恭送洪、沈二人回客房歇息。

    到达客房门口时,沈世玉转身对身后的吴三桂开口道:“长伯,数月不见,学问可曾放下?来来来,随某进屋,某要考校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