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坦荡
    “长伯,自陕北一别后,某曾以为你我二人再难相见,不曾想到机缘巧合之下竟又重逢!可惜的是,待此次钱粮一事交接完毕之后,某便要随洪公远赴关外,离别前某有些话要叮嘱与你,至于你如何取舍某并不在意!”

    待侍女给二人倒上茶水退出后,沈世玉端坐主位,用明亮的目光注视着吴三桂,直言不讳的开口道。

    “在陕两年间,沈公待三桂亲如子侄,沈公有言但讲无妨,三桂静听教诲!”

    坐于客位的吴三桂起身施礼道。

    沈世玉摆手让其坐下后继续言道:“某比长伯年齿稍长,半生所历之事比你略多;某之所以看重与你,实是因长伯你兼具文武,乃大明不可多得之将才也!若将来放手施为,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你现今仅为副总兵衔,纵有一身本领,却无施展之地也!”

    沈世玉的语气中流露出惋惜之意。

    对于文能挥毫泼墨、武能冲锋陷阵的吴三桂,沈世玉是发自内心的欣赏。

    大明不缺统兵大将,但像吴三桂这种文武双全者,在普遍大字不识的将领中里却是极其罕见。正因如此,沈世玉抱着惜才的心理,方才在洪承畴的授意下,与吴三桂加深了交往。

    沈世玉言罢起身走到房门处朝屋外打量一眼,把门掩上后回到座位,压低声音道:“长伯,某有机密之事相告,此事事关重大,如何抉择全凭你之本心!”

    吴三桂见状连忙将身体前倾,沈世玉接着道:“洪公离京前曾蒙圣上召见,据洪公对某所言,在流贼覆灭、境内人心日渐安稳、朝廷税赋充裕、官军选练数只强兵功成之际,圣上欲以洪公为帅,于明年对建州大举用兵,力争大量歼灭建虏有生力量、毁掉其生存根基,以使困扰我朝多年之辽东边患彻底消除!”

    吴三桂闻言心中一惊,心思电转间已明白了其中的寓意:若是来年朝廷对建州发动的攻击取得成功的话,辽东将门养贼自重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

    此事事关祖、吴两家以及无数依靠在其门下生存的官将的前途命运,若是自己将此绝密消息告知大舅一家,肯定会在辽东上下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即将赴任的洪承畴与沈世玉怕是会面临十分危险的处境。对于要来砸自家饭碗的人,某些人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从亲情和利益的角度来讲,自己应当尽快把消息传递到锦州,以便使大舅早作谋划和准备;但这样一来,就会辜负了待自己如师如兄的沈世玉,以及将自己拔擢到副总兵一职的洪承畴。此事不管如何抉择,都会伤害到于己有恩的一方,吴三桂想明白之后顿时心乱如麻,脸上也是阴晴不定,内心更是纠结无比。

    “长伯,某知你心中所想;某当日听闻此信之后,心内亦是挣扎纠缠良久。于私下思虑之时,某亦曾想过对你隐瞒此事,但此事关系到你吴家将来之前程,某若隐瞒与你,明年之后或许吴家之前景便会惨淡至极,就算某有心相助也怕是无能为力;于是某便痛下决心,择机将此事告知与你,至于结果却不去考虑,某只求心安,与你相逢时内心坦荡便可!”

    沈世玉看着沉默不语的吴三桂温言道。

    他理解吴三桂的心情,也清楚抉择之难。之所以选择将此事告诉吴三桂,也是他和洪承畴商量后做出的决定。

    祖、吴两家是真正的辽东之王,洪承畴若想在任上做出一番他人不能比拟的功绩来,单靠以势压人是不可行的。

    强龙难压地头蛇,若是能将吴家从辽东将门中争取过来,或者说能把两家分化开来,那对洪承畴经略辽东将是极为有利之事。

    沈世玉的话大部分出自真心,但目的并非全为吴家着想。从内心深处,他对吴三桂确实非常看重,但在关系到东翁以及自家的前程时,他和吴三桂之间的友情便成了可以利用的筹码。

    “沈公厚爱,小子实是无以为报!只是此事关系实在重大,小子终究阅历太浅,现下心内已处两难之境!小子不才,还望沈公指点迷津!”

    沈世玉坦诚的态度打动了吴三桂,在犹豫半天之后他终于开口道。

    “长伯,此事若想有个皆大欢喜之局,难就难在取舍二字上;祖、吴两家代朝廷镇守辽东多年,虽说于防范建州破关而入一事上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但世人皆知的是,两家也从中获取了巨大之利益;单从官衔来讲,据某所知,祖家子弟最小官阶亦是游击,但凡能披甲上阵者都是参将以上军阶;可号称数万之多的关宁铁骑,多年来与建虏交锋可曾有过胜绩?自天启年间始,朝廷岁入七成都拨付给辽东,每年耗费粮饷多达七百万两上下,可这些钱粮都落入谁家库房?十几万宁锦军卒有多少还能披甲执锐、与敌争锋?原先朝廷无可用之兵,迫不得已下只得仰**锦大军防贼破关,可是世易时移,在百万流贼覆灭、朝廷手握数只强军之当下,辽东上下犹自却不知收敛、不懂进退,此岂非取死之道乎?人之贪欲实无穷尽也!若将来朝廷聚集重兵至辽东,假途伐虢之例可远乎?辽东上下可敢与朝廷为敌?真要有那一日,长伯如何自处?”

    沈世玉眼见吴三桂心神已经松动,便更进一步,直接将辽东上下贪得无厌的嘴脸揭穿,也把明年朝廷调兵前来的另一种可能说了出来。

    沈世玉尖锐的言辞对吴三桂的内心触动极大。

    自家人知自家事,所谓的关宁铁骑对阵同等数量的建奴野战毫无胜算,多年来宁锦大军只能依靠坚城大炮龟缩于城内守御,十几万大军分散于辽西走廊一带的数十个城堡当中,只能勉强与建州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若是朝廷真是以攻伐建州为借口,调集重兵顺势攻击宁锦军,到时都不用分兵,只要将祖家的老巢锦州拿下,将祖大寿等人擒杀,没了主心骨的宁锦军溃散败亡已成定局。

    以自己父亲的性格,到时根本无胆敢聚兵对抗朝廷,何况在此之前,朝廷说不定把他们父子先给收拾了也难说。

    “照沈公所言,圣上及朝廷莫非定要将祖、吴两家赶尽杀绝才罢休不成?可我两家世代效忠大明,并无反出大明之意啊?!”

    沈世玉的话虽有道理,但吴三桂心内还是觉得不舒服;现在他已经有些相信沈世玉的威吓之言,心里更是隐隐觉得,朝廷明年聚兵的目的其实就是冲着辽东将门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