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五十章 宁远
    洪承畴带着数千马队出关后,于当天申时抵达高台堡,经过一夜的修整后,第二天清晨大队人马继续向北而行。

    关外并不宽阔的官道还算平整,能容四骑并行。官道两旁是大片大片开垦出来的田地,极目远望,西边隐约可见绵延起伏的山脉。

    田地中有不少穿着短打的农户在忙碌着。时节已至芒种,田地里长势良好的的小麦已经泛黄,看样子再过十日左右便可以收割了。每隔十里左右,道路两边都会有一座约有一两百户人家的小村落,居住着东辽东逃难过来的汉人以及一些军户。

    在渡过女儿河等数条宽窄、深浅不一的河流之后,浩浩荡荡的马队与未时左右抵达了辽西重镇、同时也是太子少傅、大都督、挂前锋将军印、锦州总兵祖大寿的老家-----宁远。

    宁远城城墙高三丈二尺,城雉再高六尺,城墙墙址宽三丈,是袁崇焕于天启三年带人修筑而成。在当年满朝文武闻奴酋而丧胆、视关外之地为畏途之际,袁蛮子还是显示出了过人的胆气的。

    天启六年正月,努尔哈赤率十余万人马进攻宁远城,袁崇焕则带领不到一万人守城,双方实力悬殊无比。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闻名于世的宁远大捷诞生了。

    据袁崇焕上的报捷奏本中提到,奴酋努尔哈赤便是在宁远城下被城头的红夷大炮发炮击中,导致建虏不得不全军退却,老酋则在数月后因伤重不治而亡。

    但这次所谓的大捷之后,战场上仅得建虏尸体两百余具而已。而且建虏随后趁渤海结冰之际,徒步跨海直击觉华岛,屠戮岛上军民共计一万五千余人,焚毁大小船只两千余艘,夺取粮草物资无数,可见这场所谓的大捷的实际战果,远没有文臣们笔下那样的熠熠生辉。

    更令人生疑的是,野猪皮自宁远率军退回到盛京后,还曾率军征讨过蒙古喀尔喀部,其死亡时间则在所谓的宁远中炮八个月后。

    按照当时的医疗条件和水平,别说中炮,就是被铳弹击中,几日之内也会因伤口感染而死,所以说,努尔哈赤究竟因何而亡,怕是很难说清。

    “下官宁远分守道李致远参见督师!”

    “卑职宁远分守参将贺歉参见洪督师!”

    “卑职宁远游击李禄参见督师!”

    提前接到通报的宁远分守道和两名守将于南门外迎接洪承畴的到来。

    “诸位请起!李分守身为朝廷命官远来辽西,着实不易啊!本官今晚在此歇息一晚,明日还要前往锦州;二位将军即刻着手下搬腾军营、筹措粮草,以供大军安歇!”

    洪承畴翻身下马接受了几人的参见后淡淡的吩咐道。他一眼就看出李致远在宁远的地位远不如这两名武将,所以特意勉励了一句,对贺歉、李禄却并无多言。

    剿贼十年,指挥过无数骄兵悍将的洪承畴并未将辽西将门高看一眼,尤其是对在宁锦多如牛毛的参将游击这种级别的将领。

    “这官儿好大的威风!暂且容你耍横!来到咱这辽西,有你难堪之时!”

    年近四旬的贺歉对洪承畴的官威十分不满,虽然听说过这位新任督师的大名,但贺歉心中并未有多大的尊重感。

    在宁锦从军多年的贺歉,见识过诸如孙承宗、王在晋、王化贞、袁崇焕、熊廷弼、高第等等众多朝廷重臣,亲历过这些文臣的成与败后,心中对朝廷和文臣的畏惧感早就消失殆尽。在他的眼中,无论是多大的官儿来到宁锦,最后结局都是灰溜溜的回返京城,宁锦之地从来就是他们这些手握兵权的将官们的地盘。

    贺歉起身后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冲着下马后站在不远处的吴三桂嚷嚷道:“二小子!还不过来给你贺叔、李叔见礼啊?听说你小子出息了!都混上副总兵了!俺们这帮老骨头可是比不得喽!吴总兵可还安生?”

    “侄儿见过贺叔、李叔!父亲大人身体还算康健!家父曾有言,回到宁锦后见到诸位叔伯亦要代他问好!小侄手下于此地甚是熟稔,就不劳烦叔父遣人带路了,我等还是速陪洪督师入城观瞻才好!”

    吴三桂自是知道这些叔伯的德性,陪着笑脸跟贺、李二人见礼之后,连忙提醒二人不要失礼,赶紧陪着洪承畴进城歇息才好。

    “咱们都是粗人,吴家二小子是俺们看着长大的;这几年不见,未曾想到这故人之子混的如此出息,高兴之下难免有失礼之处,还请督师海涵!”

    察觉到洪承畴心下似有不快之意,李禄赶忙开口解释道。

    李禄和李重进属于一个类型的,出身低微,但战绩不凡,属于辽西将门中比较能打的。但因为不在裙带之列,故而一直未曾得受高勋,三十多岁才混到游击的职位。眼看着二十出头的吴三桂已经官至副总兵,心下自是不爽,但这种事在辽西属于惯例,他也无可奈何。

    分守道李致远对贺歉的无理举动亦是不满。但他任职宁远三年以来,处处受制于这些跋扈的兵头,名义上是掌管宁远的民政与财政大权,但实际上宁远多年来未向朝廷缴纳一分税赋,所以他的话语权约等于无。

    “督师远道而来甚是辛苦,时辰已是不早,还请督师入城歇息,下官已备好酒宴为督师洗尘!督师请!”

    李致远拱手施礼后,肃手请洪承畴入城。

    洪承畴对辽西将门的跋扈无礼早有预判,眼见李致远已行至头前带路,遂不露声色的打马进了南门。沈世玉轻磕马腹紧随其后,数十名亲兵分列两旁护卫洪、沈二人。

    吴三桂吩咐手下将官带队前往兵营后,与贺歉、李禄带着各自的亲兵跟在后面。

    一行人从长长的南门洞内进入守城的第二道门户---瓮城,穿过四方形的瓮城后方才进入了宁远城内。

    宁远城有四座城门:东为春和、南为延辉、西为永宁、北为威远,连接东西门、南北门各有一条主街,交叉的地方是宁远城的中心位置,建有一座钟鼓楼。此楼平日报时,战时为瞭望楼、讯号楼和指挥中心。

    宽阔的石板路两侧布满各种商铺,看上去颇为繁华,路上的行人商贾见到一众骑兵后赶忙躲到路边。

    顺着宽阔的街道前行不远,一座高大的三柱四间五楼式石制牌坊矗立在街道中心位置。

    洪承畴驱马来至牌坊近前下马后抬头看去,只见最上层的横匾上刻有“忠贞胆智”四个大字,往下一层的横匾上则刻着“四世元戎少傅”六个大字,最下层刻着几行小字:“诰赠曾祖荣禄大夫,提督辽东左都督少傅,原住辽阳协守副总兵打都督佥事祖承训;钦差经理辽东挂征辽前锋将军印总兵官、大都督少傅祖大寿”。

    这是崇祯四年由皇帝下旨建造、时任辽东督师的孙承宗亲笔题写、给祖大寿旌功的牌坊。

    “祖少傅久镇辽西,聚兵于坚城,阻遏建虏南下,实是对社稷有功啊;值此我皇明局势日益见好之际,本官由衷期盼能与祖少傅合舟共济、再建新功!长伯,本官也期望能在你之祖籍见到如此壮阔之牌坊啊,你可用心好生去做!”

    洪承畴手捋胡须轻叹道,对来至身侧的吴三桂感叹道。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分化祖、吴两家的机会。这与大气不大气无关,而是为了更好的拉拢吴家,以对抗在辽西根深叶茂的祖家。

    大明立石牌坊是件极为隆重、极不容易的事,特别是以道德高尚、军功政绩卓著而立石坊者,须经当地官府查核事实后逐级呈报,最后由皇帝审查恩准、或由皇帝直接封赠方能建造。

    经朱由检御批、福建巡抚衙门正在洪承畴的老家英都镇上给他建造牌坊,以表彰其十年来为大明立下的功勋,孙传庭、卢象升的老家同样也在建造镌刻其祖上姓名的旌功牌坊。

    “卑职谨遵督师教诲,定为圣上尽心用命!至于建功与否则不敢去想!”

    吴三桂态度恭谨的抱拳施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