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惧敌
    在宁远歇息一晚之后,洪承畴带着沈世玉和吴三桂,在五百名亲兵的护卫下,离开宁远前往锦州。吴三桂带来的三千骑兵由参将王守芳率领留在了宁远,他只带着百余名亲兵跟随洪承畴北上。

    贺歉、李禄夜晚与吴三桂小聚一番,席间吴三桂透露因他带兵入关剿贼有功,朝廷准备擢他为宁远总兵一事。贺、李二人心中虽是既羡慕又不平,但表面上还是对吴三桂大加赞赏,并表示与有荣焉。

    在亲自将洪承畴送出城十里之地后,李致远带着仆从独自回返。贺歉、李禄以忙于操演为由,只是在城门处恭送新任督师离去。

    出宁远城后往北,在路过塔山城、大兴堡、青山堡、杏山城等数处城堡后,洪承畴一行抵达位于锦州东南四十里之地的松山城。

    在与早已闻讯前来松山等候的辽东巡抚方一藻等一众文武见面叙礼后,洪承畴入驻松山,而祖大寿不出意料的并未前来与洪承畴见面。

    洪承畴之所以没去锦州,而是把松山城作为督抚宁锦的治所,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免尴尬。

    祖大寿有三孤、左都督的头衔,按俗语说已是位极人臣,而洪承畴是东阁大学士、钦命督师蓟辽,同样是人臣中顶尖的存在。

    但大明向来以文官为尊,两人见面该如何行礼?祖大寿肯定不会向洪承畴行跪礼,而如果双方互行揖礼,这是身为文臣的洪承畴无法接受的。倘若洪承畴入驻锦州,大事小情原则上是要与祖大寿会商的,这让洪亨九如何受得了?

    再加上如果洪承畴入锦州,那辽东巡抚方一藻就得让出衙署,但方一藻同样是以东阁大学士的头衔巡抚辽东的,论级别与洪承畴都是正一品,只是现在的巡抚不如总督权限大而已。综合考虑后,洪承畴这才把松山作为了日常处理公务的所在。

    “子元久抚辽东,克己奉公、夙兴夜寐,为边事操劳多年,以致宁锦固若金汤,实为我文臣中不可多得之大才;圣上亦曾多次言及子元之功,并嘱予至宁锦后与子元通力合作,于辽东再建新功。吾初来宁锦,于地方事务多有不知,还望子元多与指教为盼!”

    松山城简陋的守备官署二堂内,洪承畴正在与方一藻叙谈。辽东监军张斗与沈世玉打横相陪。

    无论是科场还是官场的资历,洪承畴都胜过方一藻,这番言语不过是场面话而已,他内心并未将方一藻放在眼中。

    方一藻于崇祯四年便就任辽东巡抚,短暂任职后便离开了。直到崇祯七年加大学士衔后再次回到辽东。然而其在任期间并无突出的政绩,只能算中规中矩的官员,其日常谋划皆赖与其子方光琛商议。

    “洪公谬赞!下官惭愧!受命巡抚宁锦数年无所建树;洪公内平流贼,使我皇明关内局势渐稳,百姓可安心劳作,实乃不朽之功业!下官佩服之至!此来宁锦后,下官自当以副贰佐之;以洪公之大才,定会于宁锦别开生面,以解圣上及朝廷之忧也!”

    方一藻拱手行礼道。

    尽管内心承认不如洪承畴有才,但自己在宁锦毕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现在头顶上突然多了一尊大神,方一藻心中很不是滋味。对宁锦一众骄兵悍将颇为了解的他,虽然也希望洪承畴能将辽西将门这个顽疾解决掉,可内心未尝不曾存着冷眼旁观,以便能看到洪承畴因束手无策而发愁的心思。

    “吾于京城陛见之时,恰闻祖少傅有紧急公文入兵部,以建虏犯边为由索要大批钱粮军资;圣上令吾来此时遣人查探,建虏与何处犯边?聚兵几何?子元可知详情?”

    场面话过后,洪承畴将叙话引入正题。

    祖大寿以建虏有聚集兵甲欲犯锦州为借口,行文兵部请求下拨火药甲仗等军资以备边患。而按照前世的历史来看,朱由检知道皇太极正遣大兵攻掠蒙古部落,以扩充物资和兵员,不太可能还有余力来锦州寻衅,所以嘱托洪承畴出关后派人探查明白。

    方一藻听到洪承畴的问话后楞了一下,心里一下子明白了,祖大寿还是玩老花样,找借口向朝廷要钱要物,然后再倒卖出去发财。

    “建虏距锦州最近之据点乃北面百余里之外的义州,据闻有数千建虏驻守,平日屯田渔猎为主。值此小麦即将成熟之际,建虏应忙于预备收割劳作,怕是无暇犯边吧?下官并未闻有敌大举来犯之消息!”

    方一藻虽然对洪承畴的到来内心感到不舒服,但在这种军机大事上却不会附和祖大寿。况且此番祖大寿并未知会与他,便私自行文朝廷,这让他有被轻视的感觉,所以他还是如实的将所知道的情况讲了出来,一旁的监军张斗也点头赞同。

    “唔,既是如此,那此事先放过一边;子元可知义州之敌有多少人马?其步骑各有多少?锦州可曾有出兵进击过?吾一路行来,观辽西地势平坦,最利马队突击;袁元素当初曾耗费巨资于宁锦打造数万马队,其曾自称乃天下有数之强军。百里之地近在咫尺,锦州手握精锐马队,怎能容建虏于卧榻之旁酣睡?”

    洪承畴听到义州有敌时心里一动,随即意识到这好像是个撬动辽西局势的机会。

    后世虽然对袁崇焕褒贬不一,但他巡抚辽东期间还是做了不少实事的。闻名于后世的关宁铁骑就是袁崇焕当年一手创建的,所以洪承畴才有此一问。

    “下官惭愧!并不知义州之敌具体数目,据闻不超三千之数,另有被其虏获之汉人为其耕种。其在义州周边屯田已有数年,官军并未与之大规模交手过。祖少傅曾有言,我军固守宁锦为好,建虏骑战犀利,官军不得轻易出城与敌浪战,莫中建虏诱敌之计。宁锦官军上下自是以少傅之令为尊,既是少傅有言在先,官军便以守城为重,几乎无人率军主动进击过,故两军交锋甚少!”

    方一藻拱手回道。

    锦州城以及周边的城堡虽然驻扎有数万官军,数年间曾与建虏小规模交手过,结局大多以失败告终。偶有斩获数十人的小胜,锦州便会夸大数十倍后向朝廷报捷,然后借机索要赏功钱粮。

    一旁的监军张斗张口欲言,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和他对面的沈世玉则把张斗的举止看在了眼中。

    “洪公,既是方中丞不知内情,此事倒也不急,莫若以后再说。在下敢问中丞,原先宁锦数万马队现存几何?祖少傅固守锦州之策无可厚非,可马队守城何用?依照此前入关剿贼宁锦马队之实力,在下觉已是强军,不知与建虏相较如何?还望中丞如实告知!”

    沈世玉对着方一藻拱手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