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定策
    “下官奉命监军宁锦,来此已有一载有余,日常也曾四处寻访查探,以了解当地情势。正巧于适才督师所询义州一事上倒是有些见解,现下官抛砖引玉,以供督师参详,若有不当之处还望督师与沈先生指正!”

    一份辽西舆图摆在兵备署衙后院书房的桌案上,洪承畴、张斗、沈世玉三人围着桌案正在低头观瞧。

    年约三旬的张斗原为兵部职方司一名主事,为人勤勉本分、善于谋划。去年朱由检下旨,撤回各部由太监担任的监军,改由兵部和锦衣卫挑选合适官差派往各部监军。张斗因在兵部无甚根基,因此被派到了谁都不愿前来的关外。

    原先辽西的监军太监梁朝贪婪跋扈,连祖大寿都不放在眼中。时常打着宫中贵人的旗号向将领索要财物,在辽西很不得人心,使得监军之职为将官士卒所痛恨,也让接替梁朝的张斗处处不受人待见。

    张斗对于这一切早有预估,所以在坦然面对各种白眼冷面的同时也经常便服出巡,以便掌握更多辽西上下的情况。

    “玉衡有话只管讲来。一人计短、三人计长,只要公忠体国,何来不当之说;本官知此地局势复杂,玉衡欲开创局面甚是不易,但正因如此,方显个人才能!待将来局势安稳之时,本官自会秉公向圣上奏报有功之人!”

    洪承畴温言道。

    久处江湖的他自然理解张斗的难处。别说一个监军,就连他这个钦命督师、大学士,要想在宁锦有一番作为,若无外力相助的话也是相当不易。

    “下官谢过督师好意,即为朝臣,一切自当以国事为重,下官所为亦是尽本分而已。来宁锦之后半载,下官无意中自他人口中得知义州有敌,于是便费了一番心思着意打听此事,最后总算对其略有所知。义州建虏共有五个满编牛录、一千五百人,属镶白旗,由一名甲喇章京统带,其中有马队一千,剩余为步卒。其在义州屯田大致有数万亩,主要沿大凌河北岸拓荒而成,以方便利用河水灌溉,有被掠近三千余名汉人男女为其耕种。义州城背靠大凌河而建,距锦州不到百里,犹如一柄利刃抵在辽西咽喉之处,其对锦州威胁十分巨大!下官推测,建虏是以义州为前哨据点,平日在此囤积粮草物资以备战时所用。一旦奴酋发觉时机已到,便会调集大兵前来,由此进击锦州、松山一线,以图夺取整个辽西,打开我大明东北之门户,然后直抵榆关!下官以为战事很可能会在两年之内发生,真要如此的话,京师将日夜闻警也!督师若欲整饬宁锦边事,义州则为必取之地!”

    张斗身子前倾,手指点在舆图上义州及其周边的地方侃侃而谈。

    洪承畴捋须凝神思衬一会,和沈世玉对视了一眼后轻轻地点了点头,认可了张斗的分析。

    “玉衡所言甚有道理!本官离京时曾于兵部知悉,奴酋正集重兵征讨周边蒙古部落,以期扩充实力,其最终目的还是欲染指我大明整个辽西之地。圣上亦曾断言,建虏西征定会于今年之内完结,明年很有可能聚重兵来犯!故此,趁义州兵力单薄之际,年内需不计代价将此城夺下,使之无法成为建虏南下之桥头堡与补给之地!”

    在清楚了义州的重要战略地位后,洪承畴下了决心。

    “在下请问监军,依你之见,官军夺取义州需动用多少兵力?宁锦之兵将听命者几何?为将者未虑胜、先虑败也!据闻建虏八旗甚为勇悍,宁锦军上下皆有畏敌之态,其军心可用否?督师既是已有决断,那须得考虑周全方可。此战亦是关乎未来全局成败之关键一战,事关重大,最好勿要贸然行事!”

    沈世玉虽是对洪承畴的决意极为赞成,但在不清楚宁锦官军军心战力的情况下,这一战还是谨慎为好。倘若吃了败仗,洪承畴不仅是在辽西无法立足,其以后的仕途也会蒙上一层阴影。所以他借着询问张斗之际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提醒洪承畴不要操之过急。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以此来看,夺取义州需用兵万人之数;宁锦官军能战者皆为将领家丁,其是否听命不得而知。唉,下官适才所言有纸上谈兵之嫌,沈先生之言有理,督师初来宁锦,一切还是谨慎为好!”

    刚才还神采飞扬的张斗,在沈世玉提到宁锦军心的问题后,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义州建虏的存在已经不是一年半载了,锦州官军放任其在眼皮底下屯田耕种、据城而守,这样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畏敌如虎,得过且过。

    就算夺取义州的计划做的再完美,可要是交由士气全无、出工不出力的锦州官军来执行,结果可想而知,到时候一场溃败怕是在所难免。而洪承畴作为指挥者和策划者,丧师失土的罪名可是其难以承受的。

    “玉衡切勿灰心,本官既是有此决断,岂能不思虑周详而妄下决断?现今之际,是要将义州之敌的日常动向、城防分布、仓房物资所处何地等事项打探清楚,何时用兵倒也不急,待其夏粮收割晾晒入库后再说。至于攻城所用兵力嘛,玉衡莫非以为大明仅有宁锦边军不成?宁锦军难道为某些人之私兵不成?莫忘了辽西亦为大明之土也!”

    洪承畴神色冷峻的开口道。

    既然义州建虏存在已久,而建州主力忙于西征,至少入冬前无暇他顾,况且皇太极也想不到官军会突然夺取义州,那就等一切都准备就绪再发动进攻也不迟。

    夏收一个月后,朱由检收到了洪承畴的密奏。内容是请求派遣一万勇卫营或京营出关作战,攻取义州,顺势将锦州的战略纵深前移,以备大军来年对建虏可能采取的攻势。

    洪承畴在奏本中将出关以来的见闻做了简单陈述,并直言,据他所了解的情况证明,宁锦军的实力并未有朝臣们心中想的那样强大,关宁铁骑早已分散成小团体。辽西将门虽然与建州之间有着复杂难明的关系,但并未整体倒向建虏。多年的厮杀交手下,双方很多人之间都有无法化解的仇恨,所以锦州与建州之间还是敌对状态,只不过锦州官军相比下更孱弱而已。

    在奏本中洪承畴言明,义州不仅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而且据近来他得到的情报表明,城内建有十余座仓房,专门储存粮草辎重,想来是建虏为将来攻击锦州做的准备。夺取义州意味着将建虏伸向宁锦的一条手臂斩断,也使得大明在整个辽东战略上占据了主动,并且会极大的提升大明官军的士气和军心,震慑私欲极重的辽西上下。

    朱由检立即召见了兵部尚书杨嗣昌以及左右两位侍郎,将洪承畴的意图向他们说明以后,兵部三位大员对洪承畴的计划都表示了支持。

    因为杨嗣昌等人都知道,建虏的主要兵力都在西征,距离义州数千里之遥,等得到义州被破的消息时,最少也是一个月后,那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

    而盛京虽然距离稍近,但仅有少部分兵力留守,就算得到消息也未必敢出兵救援;何况消息传出到集结兵力赴援,至少十余天过去了,这段时间内官军足以将义州拿下。

    “此战是洪卿出关后指挥的首战,亦是自朕登基以来官军首次主动大规模的对建虏发动的攻势,并且关系到明春开始的征辽战役,故此战只许胜不许败!狮子搏兔亦要用全力,朕决意调派两万勇卫营出战,夺取义州后就地驻扎,以与锦州成掎角之势。因是攻城战,火炮须多带,车营就不必动用了。出关官军由勇卫营副总兵茅元仪率领,兵部即刻着手准备粮草物资,辎重营须于三日后出京,大军五日后开拔!”

    朱由检决意派遣重兵出关给洪承畴站台,也让辽西将门见识一下还有比建虏更强悍的武力存在,彻底打消他们首鼠两端的卑劣念头,也有利于洪承畴在宁锦开展的一些列后续举动。

    勇卫营成军以来参与的战事太少,只是在昌平阻击过阿济格部。虽然平日间操演不断,但只有经受过战争考验的军队才会迅速成长为精锐之师,这次出关之战将是对勇卫营很好的一次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