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冲锋
    “对面的明军不像是祖大寿他们的手下,锦州明军没那么多火铳,也不敢出城跟咱们野战,莫非是关内调派过来的?”

    身材瘦长、三角眼精光四射的尚可喜观望着两里之外阵列齐整的勇卫营疑惑地开口道。

    在他身侧的副将吕三春回道:“的确如此,这只明军铠甲精良、阵型紧密,看上去极有气势,看到咱们八旗大军并不慌乱,与从前的明军大不相同。小将觉着这伙明军不好对付,王爷,咱们该怎么办?”

    虽然跟着尚可喜降清已经好几年,但吕三春始终不习惯奴才这两个字眼,因此在老上司面前一直以小将自称。

    “光看阵势何用?说不得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只不过对面城上好像大炮不少,咱们的红夷大炮都叫恭顺王带到松山去了,这要硬往前冲的话怕是伤亡不小!王爷,要不要知会八旗老爷们一声,让他们用马队冲一冲明军侧翼,之后咱们由正面打过去,两面夹击一下!”

    另一名尚可喜的老部下、副将蒋永忠接话道。

    蒋永忠的提议得到了吕三春的附和:“小蒋说的没错,王爷,咱们和对面人数差不多,若是祖大寿的手下,咱们倒也不惧,可现下摸不准对面是何来路,最好让马队冲一下,探探虚实再说!”

    尚可喜沉吟一会下令道:“也好!你等且按兵不动,待本王亲自过去分说一番!”

    言罢,尚可喜带着几名护卫打马奔向左侧的八旗马队。

    正在与巴扬阿观瞧明军阵型的多弼看到尚可喜赶到,立刻策马迎了上去:“智顺王,你来此作何?为何不率军冲阵?”

    尚可喜勒住战马笑道:“二位将军,小王是过来求援的;对面明军有些古怪,小王生怕贸然全军压上后损失过重折了士气,这才想请八旗劲卒先冲一下阵,待明人阵型松动、露出破绽后,小王再率部冲杀!”

    多弼与赶过来的巴扬阿对视一眼后笑着开口道:“智顺王请回吧,我八旗眼中,明人都一个样,且待我给你冲开阵脚,你可率部尽速杀进去!”

    尚可喜笑着拱手后带着护卫打马返回了汉军旗阵地。

    多弼和巴扬阿二人驱马回到阵前,多弼开口道:“汤古岱和镶白旗千余人应该就是死在这伙明军手里,这个仇咱一定得报!一会我待一百骑打头阵,只要见我破开明人的阵型,你带第二阵冲!若是破不开你就带着剩余的人马游走!”

    巴扬阿听出多弼话中的决绝之意,于是赶忙劝道:“冲一下不行就退回来,不必硬冲!报仇也不急于一时,不行我打头阵好了!”

    多弼一言不发,大声呼和道:“胜克浑,带着你的一队人跟我来!”

    对堂哥汤古岱及一千族人的死耿耿于怀的多弼满腔恨意,他恨不能杀尽对面的尼堪,就算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多弼一扯缰绳调转马头向勇卫营的左翼而去,一百骑八旗马队紧跟其后。在尚可喜的指挥下,正面的汉军旗阵型也已缓缓向前移动,准备等八旗兵将明军阵型打破后趁机掩杀过去。

    勇卫营的阵型是以铳手营居中,左翼和右翼由刀盾营和长枪营混编的方阵遮护,冯隽和传达将令的号手立于阵后一辆牛车搭建的简易平台上,数十名亲兵分布在牛车的四周护卫。

    当冯隽看到一队八旗马队直冲着左翼而来时,立刻下达指令,随着两长一短的喇叭声响起,在营官的指挥下最左边的三排长枪手和一排盾手向左转身,前排士卒一个紧挨一个,将枪尾扎入地面用脚踩住,双手扶住枪身,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长枪斜指向了上方。盾手们手持巨盾,随时准备上前遮护。

    左侧城头的十门佛郎机炮也已装填完毕,在远远地看到左翼有敌骑移动时,哨管一声令下,十门火炮炮口转向左侧,炮手们握住在火盆里烧的通红的火钳手柄,随时准备摁在火门上点燃引信。

    在距离明军左翼还有不到两里时,八旗马队开始有意识的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组成了一个锥形的阵型并逐渐开始加速。前排的数十骑已经将短标枪、飞斧、阔叶刀拿在手中,准备冲至明军阵前二十步左右时掷出去。

    担当箭头的多弼两腿用力、双脚紧紧蹬着马镫,成半蹲状的将身子伏低,一手持着虎牙枪,一手持着一柄短斧,整个人都趴伏在马上,战马慢慢开始提速。

    在距离勇卫营左翼两百步左右的距离时,八旗马队的马速已经提到了最快。

    身着白色对襟锁甲的多弼只觉耳畔呼呼的风声,心里在默算着距离,约么着数十息后便会冲到明军阵前,到时他会将短斧扔出去,然后猛提缰绳从前排明军头顶跃过去,直接扎入后排中。数百斤的战马加上盔甲兵刃近两百斤的重量,会导致后排明军数人的伤亡,那样就算自己死了,也会将明军的阵型打乱,后面的族人就可以将明军阵型打出一个缺口,到时后面的第二波、第三波连续冲击下,明军就只剩下溃败后被追杀的结局了。

    虽然也发现了堡墙上面有明军的大炮,但与明军交手多年的多弼知道,大炮只能打一轮,并且准头极差,第二轮需要数百息后才会打响,那时候战斗早就结束了。

    就剩下百余步了二十息后就能就要冲到明军近前了,虽然久历战阵,但这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还是令多弼的内心激动不已。

    就在此时,天空中恍若有雷神降临一般,惊天动地的炸响声接连响起,没等多弼想到怎么明人有这么多炮时,一颗一斤重的炮弹呼啸着从天而降,啪嚓一声脆响,多弼的脑袋就像烂西瓜一样被炮子砸的稀烂,之后威势不减,直接将他的战马尾骨砸断,一声悲鸣之后,战马驮着多弼的无头尸体滚翻在地。紧跟在他身后的一匹战马正好踩在倒地战马的身体上,前蹄无处借力后一软,马身猛地向前扑倒,将身上的八旗兵一下子甩了出去,没等他反应过来,后面奔驰的战马将他的身子踏成了一堆烂泥。

    每门带着九枚子铳的佛郎机炮装填速度极快,一连串的轰鸣声里,十门佛郎机炮基本都打了三轮,近三十枚一斤重的弹丸将向左翼冲来的一百名八旗骑兵打得人仰马翻,地上到处是倒地的战马和尸体,三十余名八旗骑兵或死或伤,后排的八旗兵见势不妙,纷纷拨转马头绕向两侧,但前面仍有十余骑躲过了弹丸的打击,冲向了明军长枪阵前。

    在冲到离明军十余步的距离时,十余把短刀飞斧从八旗兵的手中向长枪手飞来,一阵惨呼闷哼声响起,这些投掷过来的兵刃无一落空,全部命中阵型密集的明军。十余名明军士卒或死或伤,原本紧密的阵型也变得略微混乱。

    这十余骑八旗兵投掷完手中的短兵后,有的一扯缰绳从长枪手近前画了个弧后向两侧奔去,大部分悍不畏死的八旗兵则是纵马直直地撞向眼前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枪阵。

    战马看到眼前的利刃后本能的想往一旁躲闪,但惯性之下仍然撞了过来。巨大的声响伴随着一阵人仰马翻,数十杆长枪在刺中战马的同时,也被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冲击力把枪杆折断,持枪的士卒有的口吐鲜血软倒在地,有的则被滑过来的战马撞飞。

    马上的八旗兵或者直接连人带马被长枪戳穿,或者被倒地的战马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有几名骑术高超的八旗兵在战马倒地前便从马上滚落下来,持着长枪大刀扑向面前的明军。

    没等他们近身,数十杆丈余长的长枪或从两侧或迎面刺来,这几名八旗兵都被数杆长枪从不同位置刺中,惨叫都没发出便全部身亡。

    随着被战马压住身体的八旗兵被接连刺死,八旗的第一波骑兵冲阵以失败告终。

    跟在第一波后面控着战马小步前行的巴扬阿勒住战马后单手一扬,身后的一百骑也都停了下来。第一波后阵被炮火所阻、无奈之下只能绕回的八旗兵也兜了圈子赶了过来。

    巴扬阿面色阴沉的看着远处的场景。明军正在将伤亡的士卒向后阵搬运,建奴的尸身没人去管。后排的长枪手上前将伤亡士卒留下的缺口填补起来,整个阵型顿时又重新严密起来。

    明军的炮火太过密集,对冲阵的马队威胁极大。第二波八旗兵原本是想奔到明军阵前五十步时下马用重箭杀伤对方的,但现在看来此策根本无法施行,因为一旦下马后结成箭阵,很容易被明军炮火所覆盖。

    “派人去将智顺王喊来!一百骑警戒,其余人下马歇息!”

    巴扬阿冷着脸沉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