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后宫
    “妹妹,你这才几个月的身子,这一两月间最是须当心之时,万不可随意走动,身边一刻也不能缺了人。本宫稍后自会吩咐下去,给慈宁宫那边多加派几个宫女、太监供妹妹使唤。妹妹无事时最好静养,吃食用度须得以清淡为主。现下内帑已是宽裕不少,不差咱们养身子那点银钱,妹妹但有所需只管教底下人采买便可。皇上是个宽容大度的性子,不致因着后宫花费些许银钱而计较,这可是事关子嗣传承之大事呢!”

    坤宁宫里的锦榻上,周后拉着袁贵妃的手殷殷嘱咐着。

    太子、定王、坤兴都是周后所出,对于生育一道,周后已是经验丰富。而袁贵妃曾为朱由检诞下一子,可惜在崇祯七年便夭折了。同样作为女人,周后打心里理解袁贵妃内心的伤痛,加上袁贵妃绵软温顺的性子也很难让人生出厌恶之情,故而在后宫里对她格外的关爱和照顾,平日间两人也是以姐妹相称。

    自崇祯九年年底以来,先是周后有喜,转过年来,袁贵妃与田贵妃也相继有了身子,这让朱由检开心不已,不出意外的话,终于要有自己的嫡亲骨肉了,自己的血脉也得以在这个世界延续下去。

    “有劳姐姐挂碍,姐姐的叮嘱妹妹定会记在心里。平日间妹妹亦是晓得静养的,这不是寻思着姐姐快要临盆了,放心不下才来探视一番。姐姐虽是有过几回生产,但万不可大意了,万事定要当心。烺哥儿他们眼看着大了,可这宫中已是许久未添人增口了,咱大明日见太平,后宫又接连有喜,皇上的龙颜日日也是透着高兴,这满天神佛真是开了眼了!妹妹琢磨着,等几个孩儿诞下后过了百日,咱们姐妹几个去万寿寺进一炷香、捐些香油钱,谢过满天神佛对我朱家的照看,姐姐你觉着如何?”

    上一个孩子的夭折对袁贵妃打击很大,从那以后便时常吃斋念佛、许愿求福,祈求佛祖的关照,以便让自己再怀龙种。

    也不知是佛祖保佑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几年后的现在终于得偿所愿,这让袁贵妃惊喜之下又有些忧虑,怕孩子诞下后会再遭不测,所以才有了去万寿寺进香祈愿的念头。

    “妹妹这主意好!到时候咱带着烺哥儿这几个小的一起,先去西湖游玩一番,之后回返途中去寺里进香、用膳后小憩一下再折返宫中。”

    “妹妹都听姐姐的,有关出游之事,妹妹大致算了一下日子,进香之事正好在明年三四月间,到处花红柳绿,烺哥儿他们几个小的定会玩的舒心至极呢!嘻嘻!”

    “妹妹别提外出游玩之事了!自从皇上带着太子出宫几次后,这孩子时玩野了性子了,但凡遇上五日一休沐便要偷偷溜出宫去。本宫管教数次皆是无用,说与皇上知晓吧,皇上却总是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说是太子将来是要承继大统的,不能总在宫里这弹丸之地坐而论道,那般就会对宫外之事一无所知;要知晓民间疾苦,懂得盐价几分、粮价几何;还说甚子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将来还要让几个孩儿走的更远之类的话。可这千年以来,哪有做太子的市场出宫疯耍的?武宗皇帝这前车之鉴不远,本宫真是担忧太子走上邪路呀!可怎奈皇上铁了心如此,本宫又能奈何?唉!”

    对于明朝及以前历朝历代培养储君的方法,来自后世的朱由检当然是及其反对的。

    历史已经证明,长在深宫妇人之下的储君们,虽然很多跟着师傅学了一肚子书本上的学问,但由于基本没有机会走出宫门贴近百姓,所以对于宫外面的世界近乎一无所知,这就导致了他们登基之后,对于如何治理天下缺乏足够的认知和手段,对人性的黑暗面丝毫不查,这才在那些文臣们的各种手段下逐渐沦为傀儡,甚至很多背上了昏君的骂名。

    现阶段下,宫内已经被清理的十分干净,在自己的种种举措以及大笔投资的情况下,京师百姓的生活水平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锦衣卫、顺天府、五城兵马司与去年在京师内开展了联合打击行动,清除了大批城狐社鼠、青皮无赖,京城内的治安可以说已经是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候,所以朱由检并不担心朱慈烺出宫后的安全问题。况且还有几十名锦衣卫或明或暗的保护,再说谁能知道便服出行的朱慈烺等人时天潢贵胄呢?

    朱由检并不满足于朱慈烺等几个孩子仅限于在京师内活动,他还有更大的计划。

    他打算在朱慈烺成人之后,仿照后世异地上大学的举动,鼓励和支持几个孩子走的更远,去更深入的了解大明的现状,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以便于在将来登基接班后能不被旁人欺骗,也能更好地决策和掌控全局。

    当然,这是后话了,崇祯二年生人的朱慈烺今年才九岁,时间还早得很,一切都可以更从容的布置和安排。

    “这是谁在背后编排朕呢?呵呵!皇后向来开明,脑子又聪颖的很,怎地轮到自家骨肉时便无了决断?”

    话音刚落,朱由检负手迈步而入,王承恩弓着身子跟在后面,翠帘外几名坤宁宫的女官、太监跪在地上。

    “臣妾见过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且都有了身子,哪来如此多的礼!秋水也起来吧!袁妃怎地不在宫里歇息,你身子弱,平时要多加小心才好!”

    朱由检赶紧摆手制止两个大肚婆行礼,但周后与袁贵妃还是坚持着行了半个蹲礼。

    “礼不可废!皇上既是天下之尊,又是我们姐妹的夫君,若是妾身等失了礼,传扬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周后正色回道。

    袁贵妃则依然是一脸温柔地笑容。

    “好好好,皇后母仪天下,自当处处以身作则,是朕错矣!快些坐下吧,朕害怕你二人肚里的孩儿累着呢!呵呵呵!”

    朱由检笑着坐到一张锦榻上,王承恩冲着一后一妃行跪礼后,一声不响地站到了他的身侧,周后的贴身女官秋水赶紧从地上起身,转身去一旁拿过一枚青瓷茶盏,倒上半杯温茶后悄悄放在锦榻前的矮几上。

    “皇上这是刚处置完公事?秋水,你叫小秦子去御膳房通传一声,说皇上今日在坤宁宫用午膳!”

    秋水蹲身一礼后转身刚要出去,朱由检笑着叫住了她:“何必舍近求远,秋水的厨艺甚是和朕口味,让她去弄几个小菜便可;两道荤菜就成,其余要清淡,秋水应该知晓,去吧!”

    得到皇上夸赞的秋水见周后点头后,开心地如同一阵风般卷出了翠帘。

    “坤兴跟炯哥儿呢?烺哥儿今儿休沐出宫去了,他两个难道也跟着出去了不成?”

    没看见活泼可爱的朱媺娖的身影,朱由检开口问道。

    “皇上还知道说呢!这几个孩子现在都玩野了性子,从前知书达理的模样也快没了,从宫外回来后,满嘴都是市井俚语,简直让臣妾无法容忍下去!太子的师傅王先生已经找过臣妾几次,话中之意已是极度不满,皇上,这样下去的话,臣妾担忧宫外会对太子的风评不佳啊!”

    “哦?有这等事?他们上次为这事找过朕,被朕一顿说辞驳的无言以对,这是不敢找朕,开始学会绕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