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八十章 父女
    “皇上,臣妾觉着皇后之虑不无道理;身为储君,太子一言一行皆会被众人所关注,若是行事太过飞扬跳脱、举止失措,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虽说皇上一直对太子疼爱有加,可臣妾以为,过于骄纵未必是件好事,还望皇上三思才好!”

    看到朱由检丝毫不为周后的劝说所动,向来温顺谦和的袁贵妃也忍不住出言劝谏道。

    “皇后、袁妃之言确有道理,但朕并未觉太子言行有何荒诞甚或过分之处。太子日常均有严师教导学问,只于每五日休沐时方有暇于其余。朕知你二人恐太子耽于嬉戏而误了学业,甚至因与外人交而踏上邪路,此亦为人之常情,朕自会省得。朕于闲暇时亦曾多次考教其平时所学,太子果不负朕望,于经史之上已是颇有根基,甚至远超同龄。朕之所为非骄纵与他,而是因势利导、丰其羽翼也。圣贤之道虽乃必知,但学以致用方为上乘。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太子将来是要承继整个大明江山,而非要去中试登榜,若其只知经书而五谷不分,则易为他人所蒙蔽,只有多晓世事而明辨是非,方能不为外界所欺。此事你二人不必多虑,只要知晓朕不会误他便可!”

    朱由检笑着解释了一番,态度仍是十分坚决。

    在培养孩子成长这个问题上,他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后世已经用无数事实验证过的正确方法虽然为现世之人所抗拒,但朱由检正是要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去改变这种固有的思想和习惯。

    周后与袁贵妃虽地位尊崇,但终究是女人。在这个讲究男尊女卑、五伦纲常的时代,抛去朱由检的皇帝身份不说,作为妻妾的她们虽然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但在有重大事情需要作出决定的时候,最终还是要服从于自己丈夫的,何况细想一下,自家男人的话听上去也颇有道理。

    “臣妾与袁妃也只是怕太子误入歧途,皇上既有主见,那臣妾依从便是;承乾宫那边皇上可曾前往探视过?适才炤哥儿来找太子戏耍,言道左都督正在承乾宫做客,臣妾已吩咐宫女将一些补品送去,以使左都督安心。”

    田贵妃虽善琴棋书画,很受原先的崇祯所喜爱,但其性格却颇为内向,不善与人交际,平日间除却年节之外,与周后、袁妃来往甚少。

    今日听永王朱慈炤说挂着锦衣卫左都督虚衔的田弘遇进宫探视女儿,作为后宫之主的周后赶紧打发人送去了一些补品和五百两银子,生怕让人说出不是来。

    周后虽与田妃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但为人持正、心地善良的她从来不曾因此苛虐田妃,承乾宫上下的一应待遇与坤宁宫并无二致。

    “唔,朕知道了。昨日朕已去探视过,田妃还是挺着紧自家身子的;只是她体质较弱,平日又喜素食,怕是有喜之后养分不够,朕特意叮嘱她要多食肉类,把身子补好,也不知她并没听得进。”

    田妃在诞下永王朱慈炤后,又先后给崇祯生下三个儿子,但都不幸先后夭折,这对她的精神上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朱由检除了同情之外也别无他法,只是见她身子瘦弱,便吩咐御膳房多做写荤菜送去,至于田妃吃还是不吃那就不知道了。

    正说话间,坤宁宫里的小太监孙奉进来跪倒行礼禀道:“启禀皇爷、皇后、贵妃,嘉定伯于宫外请见皇后,并带来一车礼品,奴婢们正在卸下后搬入库房!”

    朱由检本身就不喜周奎,听到孙奉的禀报后随即起身笑道:“宣嘉定伯进来吧,朕先去沐浴更衣,袁妃也回宫歇息去吧,嘉定伯怕是许久未进宫了,咱们这外人是得回避下,好教他父女说点知心话,呵呵呵!”

    周后怎么不知丈夫心中所想?虽是心中略感不快,但仍然起身强笑道:“皇上一上午处置公务怕也是身子乏累了,那就请皇上先去歇息一番,妹妹这身子也不宜久坐,还是回慈宁宫静养为好,姐姐得空再去探视与你!”

    朱由检与袁贵妃走后不久,一身麒麟补服、腰挂玉带的周奎迈步而入。

    “臣嘉定伯周奎参见皇后!”

    虽是父女,但礼不可废,周奎照样得给女儿磕头见礼。

    “嘉定伯平身,坐吧!”

    周后稳坐如山,受了父亲一礼后不咸不淡的开口道。

    孙奉搬过一张锦凳,周奎偷眼看了一下周后的脸色后坐了下来。

    “嘉定伯可是好一段时日未进宫来了,近日身子如何?本宫那两位兄长可还好?此番进宫所为何事?”

    虽说对自己的父兄成见甚深,甚至放狠话不让周奎随意进宫,但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终究是常人最难割舍的东西。在看到父亲在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模样时,周后的心还是软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

    “为父身子尚可,只是年齿渐长,走路颇有无力之感,双目也日渐昏花,于近处之物事已是看着模糊不清;皇后之长兄还如从前一般浑浑噩噩度日,放哥儿的老毛病依旧时常犯起,看情形也不知能活到几时。亏的是其膝下一双儿女与常人一般无二,若不然的话,为父就算走了,九泉之下也难心安啊,唉!”

    一提起次子周放,周奎富态的面孔顿时皱成苦瓜一般,口中也不是发出叹息之声。

    “本宫亦曾数次询问过太医院院判吴先生,据他所言,二哥是发热烧坏了脑子,现今之医术怕是难以除根,只能维持。万幸此病并不致命,二哥寿限当于常人无二,父亲切莫忧心过度伤了自家身子!”

    已被擢为太医院院判的吴有性曾亲自去给周放看过病,医术精湛的他见识过无数各种症状的病人,如周放一般情形的也见过不少,但无论用何种药方也难以见效。因此他对周后坦言,依照现在的医术,此病确实无法医治,药也不用再服,只能听之任之。

    朱由检听周后提起后就明白了,这是发烧高热没有及时降温,损害了局部的脑神经。这种病在后世也是无解,甭说几百年前了。

    “生死由名吧,唉!怪为父没得本事,无钱给放哥儿及时就医,这才致他于今日这般模样,是为父对不住他啊!”

    年轻时的周奎靠着摆摊算命那点微薄收入维持着一家数口的生计,直到周后被选中为信王妃后,这才脱离了穷困窘迫的环境。等到信王朱由检继承大统后,周家才彻底的翻身成了富贵人家。

    “父亲切勿自责了,不管如何,二哥还能存活下来已是邀天之幸。二哥仅是因风寒发热烧坏了脑子,有多少人因风寒之疾而命丧黄泉?只要父亲与本宫将二哥的子女抚育成人,那便是对得住他了!父亲今日入宫莫不是为了二哥之事?”

    周后心里虽也难过,但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以后尽心帮助自家的侄儿侄女成家立业那便可以了,有她这个贵为皇后的姑姑在,那一双侄儿便落不到地上去。

    “有阿凤你这句话,为父也就放心了!为父已是许久未曾见到你,思念之下想到你快要临盆,便选了一些产后所用之补品送来。今日入宫也无甚大事,只是听闻周王殿下有若干田地商铺捐输与朝廷,为父觉着,若能给放哥儿讨要一点,以做他将来养老育儿之用,那便是极好的事了!”

    周奎唤着周后的乳名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