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布网
    慢慢升起的日头带走了夏日清晨的最后一丝凉意。锦衣卫扬州千户所后院的一间屋内,睡梦中的梁琦在燥热中睁开了醉意朦胧的双眼,身边一张清秀的面孔尚自处于酣睡当中。

    当梁琦刚要翻身再睡时,紧闭的房门外却传来亲卫吴三不合时宜的声音:“禀千户,淮安钞关总旗吴尚虎前来扬州参见千户,并称有要事禀报!”

    “娘的!大清早有个屁的要事!老子的还没睡醒呢!让他等着!”

    一股无名之火在梁琦胸中升起,也就是看在吴尚虎平日时常孝敬的份上,不然的话他还不知道骂出怎样的污言秽语呢。

    “老爷,公事要紧,贱妾又不是转眼就没了,嘻嘻~贱妾会一直在此等候老爷回返,且容贱妾补一觉,等老爷处置完公事,贱妾再做好饭食伺候老爷可好?”

    说话的女子名叫欢语,原是扬州城内一座清楼的梁柱,由于性子温顺,更兼乖巧懂事,在与梁琦欢好几次后颇得其欢心,最后梁琦干脆从青楼上给她赎身后接到署衙内,成为了梁琦的妾室。

    “也罢!爷听你一回!你可好生安歇,待老爷回转再言其他!”

    梁琦强压下心头的那股怒火,坐起身来拿过床头的犊鼻裤穿好,之后蹬上薄底快靴站起身来,欢语赶紧坐起来便要下床服侍他,梁琦摆手制止后,从衣架上摘下袍服很快穿好,反身来到床前嘿嘿笑了一声,欢语身子一缩,目带深情的看向梁琦,脸上泛着娇羞之色,梁琦哈哈大笑着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吴尚虎带着孙中、张涛与昨日下午乘船赶往扬州,入夜时抵达城外码头,由于城门早已关闭,三人便在城外寻了处客栈住下,早晨起来后在客栈用过饭食后赶到城门处,等到卯时正城门一开,三人便入城直奔千户所而来。

    由于扬州与淮安相隔不远,加上淮安是漕运总督陈奇瑜的办公所在,朱由检不愿让这位屡建功勋的能臣感觉到不快,所以特意给骆养性下令,淮安府城不设锦衣卫户所,仅在钞关设置总旗监督收税之事,钞关锦衣卫隶属扬州千户所管辖,所以吴尚虎才会赶到扬州面见梁琦。

    进入千户所衙内,吴尚虎向值守的上官禀明来意后,在校尉的引领下来到二堂内等候梁琦的到来。

    在三人等待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在后院用完饭食的梁琦转过屏风来到二堂内,吴尚虎三人赶紧起身行礼,梁琦嗯了一声后大步行至主位上,撩起衣袍坐好后开口问道:“说罢,大清早的有何要事禀报?莫不是钞关遭贼了?要不你吴尚虎连夜跑来作甚?”

    吴尚虎听到了梁琦语气中的不满之意,于是他赶紧上前一步躬身行礼后直奔主题道:“禀千户,卑职属下校尉昨日于钞关之上查获官船贩私之事一宗,因事涉扬州知府刘祚,卑职便觉其中似有机可乘,于是便连夜赶来禀报千户,其具体如何谋划还需千户示下!”

    “官船贩私?这是谁如此大胆妄为?这些文官还有没有廉耻了!他娘的!真是为了银子脸都不要了!官船乃朝廷官员公务所用,怎地成了私人所有!此事应当从重处置!你且将事情原委分说一遍!”

    梁琦大骂几句后,心头的邪火稍解,接着吴尚虎便把昨日之事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听完吴尚虎所讲,梁琦思衬一会后开口道:“此事说起来也不算要紧之事,要是我等将此事上报朝廷,刘祚也就落个失察之名,顶多罚奉补交税银了事,咱们也没甚好处。莫非你是想与刘氏商行私了,将船上货物扣下,之后叫刘氏商行拿银子来赎货不成?这主意不坏!我看至少要刘家拿出五千两银子才成,不然就告知刘氏商行,若不尽早来赎,赶不巧仓房失火,两万两货物眨眼就烧个精光!”

    吴尚虎心里不由得暗暗鄙夷:这种脑子也能当上千户,老天爷真他娘的瞎了眼了,还骂人家文官为了银子不要脸,你他娘的比文官好不到哪去!

    其实梁琦并非如此平庸之人,正是因为其才干突出,当初才被委以重任来到扬州,两淮盐转运使司的案子就是他一手操办的,也因此被破格提拔重用。

    但自从被拔擢为扬州千户所千户之后,眼见再往上升迁已无可能,所以他现在只剩下捞钱和找女人的心思,早已经忘了锦衣卫和文官作对的根本职能。

    问题是你梁琦不想升擢,可手下的将官校尉大都还有升官发财的念想,你如此不作为,叫我们这些人如何是好?

    吴尚虎心中很是有些不忿,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要知道锦衣卫内部可是等级非常森严的,并且卫内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禁止以下犯上。哪怕是长官平庸无能,身为下属也不能明着暗着去告发。

    锦衣卫将校大都是世职,数代甚至十余代都在卫内供职,卫内各方实力盘根错节,裙带关系错综复杂,你平时若是稍不留意得罪一人,背后很可能就会得罪一大片,指不定哪天就会被穿了小鞋。所以底层将官若想得到升迁,除非是立下大功后得到堂上官的赏识才可以。

    “千户所言甚为有理!但卑职觉着此事似是还有他法应对,若是布置得当,说不定千户大人的位子能往上挪一挪,职下们也能跟着沾点光!就算其功不足升迁,但亦是为将来擢升攒下了些许本钱,一旦机缘巧合,指不定哪天就能用得上!”

    吴尚虎抱拳施礼道。

    “擢升?此事能有何本钱可捞?刘祚没并未出头,如何拿他作伐?等等,你是说。。。?!”

    只要脑子里不是光想着金银女人,梁琦还是个比较聪明之人,说到刘祚,他突然之间明白了吴尚虎的用意。

    “对啊!千户不亏是上官啊,一下子就想出如此好的主意!千户切勿开口,容职下猜一猜千户的妙计可否?”

    梁琦在吴尚虎的吹捧下感觉十分的受用:“瞧瞧我这脑子,光想着公务之事,竟然都忘了让你几个就坐,都是卫中的老兄弟了,快快就坐,咱们就一块听一听你老吴是不是猜中了本官的心思!”

    吴尚虎三人谢过之后纷纷落座,站了半天,三人的腿脚都有点酸麻的感觉。

    “那卑职就大致猜想一番,若有错处还望千户指正。卑职以为,千户是想将货物一直扣押在码头,就算刘氏商行最终认怂补交税银后,我等亦可以其他接口拒放,甚至可用走水之法将其毁掉!身为四品高官的刘祚心内定是不忿之极,对朝廷征收商税一事一直怨声载道的江南士绅豪商们,此时定会因此事聚拢于刘祚身侧商议对策,其用意无非是想方设法让朝廷收回征税之举。卑职推测,其定会故技重施,先号召商户罢市,之后聚集大量商人、士人、市井无赖做出围堵官府、地方似有民乱之像,以此来要挟朝廷退让。此法在万历爷、天启爷时期屡试不爽,可现在是崇祯皇爷当政,从其数年来种种举措来看,皇爷绝不会为其挟民意之举所裹挟,定会想法挫其阴谋以树皇威,这岂不正是我扬州千户所立功之际?!以上便为卑职所思所想,千户以为然否?”

    “着啊!老吴硬是要得!汝之所言正是本官所欲!就照此法去做好了!你三人先回返大关处置好那边事物,本官会即刻召集将官布置下去。即日起,不管是刘祚还是刘氏商行,凡与其有关之人员往来具要严密监视,对其相关人员行踪定要查探清楚,本官自会让所里经历书办拟好文案上报都指挥使处,若是此次能获赏擢,老吴你功不可没!”

    梁琦兴奋地站起身来,果断的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