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打探
    “你是说他们想对四海粮店动手?呵呵,此等贼子莫不是脑中生了蛆不成?”

    扬州千户所二堂内,梁琦懒洋洋地斜靠在交椅上,斜着双眼看着李逢春问道,李逢春随即将今日发生之事向梁琦禀报了一遍。

    李逢春派去盯梢的两名校尉机警的很,远远地看到那两人进了徐启明的宅邸后并未立刻离开,而是分头在比较隐蔽的地方继续等待。

    果然,等到申时左右,被盯梢的那名瘦削男子换了一身便服又从徐府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名仆从。两名校尉隔着老远相互打了个手势后,其中一人一路尾随徐府中人而去,另一名校尉则继续在徐府附近蹲守。

    那名瘦削男子带着随从大摇大摆地穿街过巷,约莫一刻钟后来到一条窄巷口,三人依次拐进了窄巷中。

    盯梢的校尉刘江装作路人慢慢地从窄巷口经过,然后迅速向里面打量了一眼,不深的巷子里已经不见了三人的身影,只有两名青皮模样的壮汉坐在一个院落的门前闲扯,巷子里再无他人。

    刘江转头向前观瞧,看见几步外一座小酒馆的幌子在微风中飘荡着,酒馆二楼沿街的窗户向外敞开着,从上面观察巷子口的动静非常合适,于是他疾步前行来至酒馆门口迈步而入。

    “小二,楼上临街可有空位?”

    刘江进门后抬眼打量了一下,冲着迎上前来的店小二问道。

    由于还不到晚饭的时间,小酒馆中并无酒客,除了店小二以外,只有一名掌柜模样的老者在柜台里拨弄着算盘。

    “有的有的!客官您几位?需点何菜式?饮女儿红还是状元红?小店中还有北地购来的白露春,酒劲甚大,客官要不要来一壶尝尝?”

    店小二殷勤的陪着笑脸上前搭话道。

    “来一壶女儿红,两个招牌菜送上楼来!剩下的银子算爷赏你的!”

    刘江一边吩咐一一边走到楼梯旁,顺手将一角碎银抛向脑后,之后沿着狭窄陡峭的楼梯上了二楼。

    手疾眼快的店小二伸出双手接住那角碎银,刚才满脸的假笑顿时变得真挚了起来:“好嘞!一壶好酒,两个招牌菜!马上就来!客官您上楼梯当心别磕着头!”

    目送着刘江上楼之后,小二回身偷偷瞄了掌柜的一眼,看到掌柜的还在自顾自的算着中午的收入,小二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盘算着一会去何处将银子兑成铜钱拿回店中,然后把刘江的花费支给掌柜的,剩下的就是他的了。

    “幸亏东家年纪大了耳朵有些背,要不然听到有人打赏后哪还有我的好事!”

    小二暗自得意的来到柜台前,冲着打算盘的掌柜大声喊道:“东家!楼上一位客官,要一壶女儿红!两个招牌菜!小的这就去后厨跟黄三交代一声!”

    “唔,且去且去,那角银子交给老夫!”

    老掌柜的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刘江在靠窗的位子坐了没一会,楼梯声响中,小二阴着脸端着一个托盘走上楼来,盘中放着一个粗瓷酒瓶,以及两盘看上去鲜亮可口的菜肴。

    “小二且慢走,某有话问你,若是你之所言某听着有用,某会打赏与你!”

    小二将菜肴和酒放在桌子上刚要转身离开,刘江忽然开口道。

    “这位大爷,小人数代便是扬州土著啊,在这馨香酒馆做了足有三年工了!但凡是酒馆这方圆几里之内,不管是人和事,小人都能讲出个大概来!这赏不赏的小人倒也不在乎,适才客官您的打赏都让东家收了去了!”

    说道最后几句,小二压低了声音,转过身跑到楼梯口向下张望一眼又回身小跑过来,欣喜的表情中带着些许的遗憾和委屈。

    “哈哈哈哈!些许银钱算的甚!某来问你,你这酒馆东首不远有条窄巷,似是少有人出入,里面有一宅院,门前却有两名壮汉守着,看似甚是紧要。此是何等所在?是何人在此居住?平日间都是何人来此?”

    刘江一边问一边从怀中摸出一角碎银放在了桌上,这块碎银比刚才那块还要大上一些,应该有两钱左右。

    锦衣卫扬州千户所成立时日尚短,并且其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官府中人以及豪绅大户的监视上,对于市井江湖这一块并未太过用心,所以刘江虽然看出一些端倪,但究竟是何情形却还是要打探后才能知晓大概。

    “这位大爷,听口音您是由外地来扬州府吧?小人也不知您打探此事何意,但想来应是心下好奇才有此问。罢了,反正那处所在附近住户尽皆知晓,也不算何等秘事,小人今日便告知与您!”

    小二一边说一边拿眼看着桌上的那角碎银,估摸了一下分量后接着道:“那处宅院乃扬州东城好汉黄老大的居所,外面看似门面甚小,里面实则阔大的很咧;小人虽未进去过,但是也听到过不少来吃酒的客官闲谈起此处,当初这所宅院只有一进,后来黄老大自他人手中购得后,派遣手下数十条汉子,将周边住户全都赶走后顺势扩建一番,里面到底有多大小人就不知了。黄老大在宅院中开了耍钱的场子,据闻还有一些烟花女子在旁院中待客,平日间来此戏耍之人大都是城中的市井好汉,那些好汉在别处觅得银钱便来此耍玩,至于还有无他人前来,小人就不知了。这位大爷,您若是觉着小人回话与您无用,这银子小人不要也罢!”

    小二说完后用恋恋不舍的目光看着那块碎银,仿佛看着一位意中人一般。

    “哼哼,好汉!某且问你,此名黄姓之人手下有多少市井儿跟随?其扩建宅院之时可曾有偿与他人?与其往来之人里有无官府中人?”

    对于小二口中的好汉黄老大,刘江根本不屑一顾。

    去年朱由检下旨,在京师中严打市井泼皮无赖,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出动上千人马,仅仅用了五天时间,便将京师内危害四方的所谓市井好汉抓捕一空,当场格杀的就有数十人,剩余的数百人全部被送到西山的矿洞挖煤。

    这些平日里坑蒙拐骗、敲诈勒索的好汉也就欺负一下平民百姓和外地客商,在强大的武力面前却如同蝼蚁一般,那数十名被格杀的好汉只是稍有反抗之意,便被火铳短弩打翻在地,之后再被挨个补刀。

    “这位大爷,小人去岁夏日也曾看到过好汉黄老大,真是一副英雄好汉的模样,袒胸露臂,身上刺着青龙白虎,看上去煞是威风!小人要是有这般威风便好咧!跟在黄老大后面的好汉不得有二三十人?其他的小人便不知晓了!”

    “你且下去吧,勿要将适才所言告知他人,银子爷赏你了!且去!”

    小二看到刘江不像戏弄他的样子,伸出手来迅速抓起碎银装入怀中,冲着刘江深施一礼后转身下楼而去。

    刘江坐在能看到巷子口的位置,一边品酒夹菜一边观察着巷子的动静。

    没等他一壶酒喝完,徐府的三人从巷子里走出后折身向来路而去,刘江并未再去跟着,而是继续看着巷子口。

    不一会功夫,几名青皮模样的人走出巷子分头行去,刘江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下楼出了酒馆,左右看了一下后,远远缀在一名落单的青皮后面,慢悠悠的尾随而去。

    “那刘江查探到此等贱贼聚拢了多少人手?其欲以何种手段对粮店下手?”

    “禀千户!刘江只是跟随一人去了城北一处所在,据他所言那一处贼人应有二十名上下,其余几处也应有贼人聚集,具体人数尚未知晓!刘江言称,贼人似是备得稻草干柴菜油等物,应是欲放火烧店及仓房!卑职以为,应调集人手,待贼聚齐之后一举将其斩杀擒获,以保粮店无恙!”

    “不!让贼人烧!你即刻回返粮店,让商行于城内所有店铺之人全部移走!些许粮米物资烧就是了!本官还巴不得贼人将此事闹大呢!到时自让其千百倍偿还!且还得搭上某些不长眼之官吏!”

    梁琦收起懒散的样子,起身背负双手沉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