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纵火
    当夜亥时左右,四海商行设在扬州城内的两处粮店、两家绸缎布庄、一座盐店以及两家杂货店相继燃起了大火。

    黄老大手下的市井儿往这些木质房舍上浇了大量的桐油,并且堆放了一些稻草干柴用以助燃,明火引着后大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炙热的火焰肆无忌惮的吞噬着一切,赤红色的火舌吞吐跳跃着,火光将黑暗的夜空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走水了!!快快灭火!快些逃命啊!”

    一名打更的更夫首先发现了一处商铺火起,他扔掉手中拿着的梆子,一边向火场跑一边高声大呼。

    更夫的喊声惊动了粮店周边的住户和商户,转瞬之间,孩童的啼哭声、妇人的尖叫声、男子的吼叫声、犬吠声响成一片。正在熟睡中的人们纷纷从梦中惊醒,很多住户的大门先后打开,衣衫不整的男女老少们相继仓皇奔出家门,有反应快的则是或端或提着盛水的木桶铜盆奔向着火的商铺,各种呼喊声响彻夜空。

    就在人们忙着救火逃命的同时,甜水巷黄老大的四进宅院里却是灯火通明,几处主院的各个角落都挂着灯笼,几间宽大的屋子里不时传出嚎叫声和大笑声,里面的赌徒们正袒胸露腹的在桌子上用银钱酣战厮杀。

    第三进院子是黄老大的内宅,此时的他正在花厅内和几名亲信饮酒作乐,四五名穿着薄纱的妖艳女人围坐在几人的身边,花厅内脂粉的香气和酒肉味、男人身上的汗臭味掺杂在来一起,让人闻之欲呕。

    正值壮年的黄老大本名黄志,原本是扬州城内的一名破落户,因为小时候学过几手拳脚功夫,所以养成了好勇斗狠的恶习,平日里专做那些欺男霸女、敲诈勒索的下三滥勾当,在扬州城里也算是一号人物。

    黄志这厮属于五毒俱全的货色,凡是到手的银钱根本过不了夜,不是花在酒桌和女人身上,就是去赌场输个精光,虽然也给一些大户人家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隐秘之事,拿到了不少赏钱,但却很快便全部挥霍一空。

    时间长了,黄志心狠手辣、办事干净利落、嘴巴严实的名声也逐渐为有心人所知,手下也聚拢起了更多的扬州城内的混混。

    在到手的银钱多起来后,黄志买下了现在这处宅子,半买半逼的将周边住户迁走后扩建翻新,并以胁迫的手段将城内半掩门的娼妓全部收到自己门下,直接在院子中开起了赌场和妓院。

    自古来钱最快的就是这两个行业,可以说是无本万利。黄志虽然行事贪婪狠辣,但头脑却是精明的很,他知道要想长久生存下去,官府和官绅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他平时就与府衙和县衙中的实权官吏关系处的不错,在开了赌场妓院发财之后,更是拿出大把的银钱贿赂扬州府衙上下,跟官府中人勾连的更加紧密,小日子过的也越发滋润起来。

    今日徐府上的管家找上门来,将自家老爷所谋之事一说,并言称事后必有重赏后,黄志略一思衬便爽快的答应下来。

    他对城内各个士绅的背景都是了如指掌,当然清楚徐启明的背后是谁,再加上还有对方许诺的重赏,对于杀人放火的勾当精熟无比的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四海商行的来历黄志虽也有所耳闻,据说是京师宫里的贵人操办的,但黄志并未放在心上。县官不如现管,得罪了京师的大人物也没啥大不了的,就算事发后消息传回京城后,京师大佬派人下来追查此事,还不是得通过地方官府?到时府衙中人肯定会让自己出去避一避风头,事情过去后再后来。就算天大的事,在各方的推诿扯皮、阳奉阴违之下,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京师的达官贵人看似惹不得,其实好糊弄着呢。

    可要是得罪了城内的这些本地官绅,自家这好日子可是转瞬间就会被风吹雨打去,人家本来就是一家人,自己虽说平时和那些大小官吏关系密切,但牵扯到真正的利益时,人家还是会偏向自家人的。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黄志在道上混了小半辈子,自是十分清楚谁才是架在勃颈上的钢刀。

    把事情吩咐下去后,黄志就没再想这件事。这些事情做得多了,手下人也都精通的很,再说有官府中人罩着,宵禁令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放完火直接回转就行。

    “老大,周民他们都已回转!事情皆已办妥,几处商铺都燃起大火。今夜虽是无风,可浇了桐油的大火就算火军赶去也无甚法子,小半个时辰后这几处铺子就会烧成白地!”

    从前院赶来禀报的是黄志的亲信干鸡,受了黄志的委派,专门在前院里等消息。在看到去几处纵火的手下陆续返回后特来向黄志通传一声。

    “好好好!既是事已办妥,教他们吃酒便是了!来来来,这边给你留着座位,过来坐下吃酒!明日你带几人赶一辆车去徐府后门拿赏银!这回徐家可是出手阔绰的很,足有两千两银子咧!哈哈哈!吃酒吃酒!”

    黄志乐呵呵的招呼着干鸡坐下,旁边的几个粉头听到如此多的银子,顿时一个个发嗲撒娇的冲着黄志讨起赏钱来。

    酒意朦胧的黄志心情大好之下,刚要开口答应发下赏钱,忽然前院隐隐传来了几声巨响,似是年节时爆竹的声音,但又比爆竹声响大了许多,伴随着巨响声还有嘈杂的叫喊声。

    “奶奶的!又不是过年,放甚爆竹!哪个龟孙闲的慌!大夜里的叫唤个鬼啊!”

    “听着不似爆竹声响!我去查探一番!”

    滴酒未沾的干鸡听着传来的声响,心下有些异样的感觉,他站起身来正要往花厅外面走,又是几声巨响声,这回是从前面二进的院落中传来,几声惨嚎以及呵斥声也随之清晰地传入厅内,黄志等人一愣之下迅速起身,个人都将怀中的短刃掏出,随时准备搏杀,酒意也去了大半。

    没等他们有所动作,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向着花厅的院落而来,转瞬之间,在明亮的灯火照耀下,十几名身穿蓝色罩甲,头戴缠棕小帽的武士闯入院落之中,看见花厅内的众人后迅速分成三队,两队从侧面包抄,一队迎面向花厅冲来。

    “这是谁他娘的不长眼!敢闯黄老。。。。”

    “砰!”的一声巨响,这名带着酒意迎向门口的小首领像被巨锤迎面一击般,身子向后倒退几步后直直地倒在地上,手中的短刃当啷掉落,嘴巴大张、面目狰狞可怕,赤裸的胸口开了个大洞,鲜血汩汩地流出,顺着地面慢慢向外蜿蜒流淌着,他的身前几步外大股浓烟升起,随即缓缓飘散开来。

    在承平日久的烟雨江南,黄志、干鸡这样的市井无赖虽然听说过火铳,但却根本没见识过什么是火铳,也分辨不出火铳的声响,适才前院的巨响便是锦衣卫手中的燧发短铳击发后的声音。

    “跪下!兵刃扔掉!双手抱头!敢乱动者格杀勿论!”

    “锦衣卫办案!抗命者杀!”

    “噤声!”

    几声冷血的呵斥声响过,妇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黄志、干鸡等人迅速偷眼观瞧,只见前后门以及花窗外都有手执长刀弓弩的武士,想要搏杀后逃窜已无可能,几人迅即将手中短刃弃掉并跪了下来,几名妇人早就吓得软倒在地哆嗦成了一团。

    “谁是黄志?”

    带队的小旗学着上官平时的做派,背负双手缓缓步入花厅后开口问道。

    “官差老爷,小人便是、小人便是!小人与府衙捕头李老爷交好,不知官差老爷与李老爷有无相识?”

    黄志与官差打交道十余年,虽然没见过今日的大场面,但并未被吓破了胆子,按照往日应对官差的常识,他满脸堆笑的跪着向前挪了几下,随即将自己在官府内的关系托了出来。

    他虽然也听过锦衣卫的大名,但在他的认知中,锦衣卫都是在京师内活动,逮的都是些官老爷,与他们这样的角色毫无关联。再加上扬州千户所初建,梁琦和手下校尉忙于搜集扬州府大小官吏、城中士绅的各种人脉关系,根本无暇顾及到他们,所以他心里并不怎么畏惧。

    “啪”的一声脆响,锦衣小旗随手摘下刀鞘抽在了黄志的左脸,黄志惨叫一声向一旁歪倒,鲜血和几颗碎牙从口中淌了出来。

    “猪狗一般的名号也敢说出,脏了爷的耳朵!找着正主就好,带走!”

    小旗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黄志,收回刀鞘挂到腰间后转身大步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