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章 证据
    在得知四海商行店铺起火的消息后,一直在书房等着的徐启明才放心的回了卧房安歇。

    第二天清晨卯时左右,天际边刚刚泛红,日头还未爬上天空,街巷上几无人影,几乎所有人都在趁着夏日清晨的凉爽酣睡一番。

    而城东徐府西侧的角门却已从里面打开,一名徐府的小厮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走出门来,早就按时等候在外的粪夫紧走几步满脸堆笑的道:“声哥儿就是勤快,每回都是卯时开门,李管事若是知晓,还不得给声哥儿涨些月钱!”

    “涨个屁的月钱!你又不是李管事!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今日老爷那边不要去了,别的院子还是照常!”

    声哥儿不满的抱怨几句后吩咐道。

    还没等粪夫回话,巷子一头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只见数十步外,一群穿着鲜亮服饰的武士手执兵刃向这边快步行来。

    从没见过这等阵势的声哥儿脸都吓白了,想要转身跑进院里躲避,但两条腿软的如同面条一般,那名年老粪夫虽然也怕得不行,但终归是见过些世面,见此情形后赶忙跪倒在地,抬头看到声哥儿浑身哆嗦着站立不动,遂伸出手臂一把将他拉倒在地。

    “捆了!丢在一边!勿伤性命!”

    随着带队的总旗一声令下,转眼之间已奔至眼前的锦衣卫校尉中分出几人,从怀中掏出绳索后将两人捆了个结实后拖到墙根,其他校尉早就顺着角门涌入了徐府,几名校尉直奔大门而去。

    不到半刻钟的功夫,随着徐府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大门外负手而立的梁琦迈步而入,身后大群整齐排列的校尉们以小旗为单位依次而入,绕过照壁后四散开来,或是涌向别院,或是穿过二进的厅堂后直奔后宅。梁琦则在美景如画的前院中寻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樟树,一名校尉从门房中搬出一条凳子放在树下,梁琦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开始欣赏院中的假山盆景、碧水繁花。

    昨夜将黄志的黑窝捣毁之后,梁琦并没有即刻下令抓捕徐启明、刘兴文等人。这些豪绅大户家资数十万,金银玉器、古玩字画不知凡几,若是夜里抄家,一些珍贵物事很容易就会被手下人浑水摸鱼的顺走,如果让指挥使衙门以及镇抚司衙门知道了,自己可逃不掉一个渎职的罪名,这千户位子保不保得住就另说了。

    倒不是说他梁琦多么忠诚清廉、大公无私,实是因为这次李若链到达扬州后,特地找他密探了一次,他这个千户位子就是李若链帮他谋取的。

    在这次密谈中,李若链严厉告诫梁琦,东厂已经在锦衣卫中暗暗发展了不少眼线,会定期将两司衙门以及各地千户所的履职情况汇总后上报,锦衣卫将校的不法事会被呈送进宫,一旦惹了圣怒,那下场将不会是丢官去职那样简单。

    梁琦本来打算趁着这次逮获多只肥羊的机会大发一笔横财,听到李若链的警告后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自那之后,梁琦看着每个百户校尉力士都像是东厂的密探,向来跋扈的做派也收敛了不少,变得温和了许多。

    李若链得知的消息是王世勤按照朱由检的指示,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来的,目的就是震慑住权势日渐扩张的锦衣卫。

    自从骆养性在卫中开展整风以来,原先卫中懒散怠慢的作风一扫而空,随着朱由检加大了对锦衣卫上下的升赏力度,卫内的竞争氛围日益激烈,上至千户,下至具体办差的校尉力士,人人都想着把差事办好,以谋取晋升的资本和高额的赏金。

    几年来,随着办差次数的几何级增长,锦衣卫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荣光,也使得朱由检在朝野中的权威大大加强。

    厂卫权利的增强意味着皇权进一步的延伸,这本来就是朱由检最大的用意,现在看来已经是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但随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消息传入宫中,朱由检这才发现,锦衣卫一些中高级将官暴露出了自私贪婪的一面,尤其是在对违法官绅的家宅进行查抄之时,借机中饱私囊、私藏犯官财物,并且这种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为了防止事态出现不可控的局面,也为了不会落下一个兔死狗烹的名声,朱由检授意东厂开始在锦衣卫中安插眼线,并将此项举动透露出去,以此来警告那些贪婪者及时收手。

    徐府的第四进内宅中,尚在饱睡中的徐启明被一阵惊叫哭喊声惊醒,怒意上涌的他刚要大声喝骂,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咣当一声大响过后,外间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十余名大汉涌进房内后散开,外间床上小睡的两名侍女尖叫出声,五六个人先后闯进了侧间的卧房中。

    一身白色丝绸中衣的徐启明猛地坐起,睡在床外侧的小妾发出一声惊叫后裹紧了身上的绸缎薄被。

    “徐启明?!”

    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张五官平庸的马脸凑了过来,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打量着坐于床榻内侧的徐启明,眼神中带着俯视蝼蚁般冷漠的意味。

    “本人正是!南京吏部徐侍郎是鄙人族叔!你等是何处府衙之官差?竟敢强闯官绅之私宅!你等眼中还有王法吗?!江南官绅亦非可轻侮之辈!尔等所行非法,势必引天下有识之士群情激愤,到时看尔等如何收场!”

    徐启明看到屋内这些人的装扮后便明白了对方的来路------锦衣卫,但长久以来养尊处优、在江南一带呼风唤雨的傲娇心态仍使他发出了愤怒的低吼声。

    “吏部侍郎?南京?呵呵!好大的官儿!就算于京师之中,阁老尚书在我等亲军眼中还不是戴罪之囚徒?收场?收尸或许差不多!来人,拿了送千户处!其余人等查抄!”

    口中发出一股恶臭味的马脸百户转身向门外行去。

    两名校尉抢上前来,将那名小妾从床榻上拽下来后,架着惊声尖叫的她去了外间。那名妇人身上的薄被掉落地面,露出了身上薄如蝉翼的白纱,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的裸露出来。

    几名校尉涌过来,七手八脚的将怒骂不止的徐启明拖下床来,用绳索将他的双臂捆在身后,一名校尉掏出一团棉布,一只手掐住他的双颊,迫使他长大嘴巴,然后将棉布塞入徐启明的口中,两人半拖半架的将他带向前院,那名小妾和两名侍女则被赶到屋外看押起来,剩下的校尉开始了仔细的搜捡。

    前院的樟树底下,梁琦上下打量了一眼披头散发、赤着双脚的徐启明,微微扬起下颌示意一下,一名校尉将徐启明口中的棉布掏了出来,徐启明大喘了几口气后,用仇恨地目光瞪视着坐在凳子上的梁琦。

    “徐员外,某心内有些许疑问,还望徐员外解惑:即为官绅,多年来攒下偌大的家业,家中豪宅美妇、奴仆成群,整日锦衣玉食、悠悠哉哉,此种日子是何等逍遥?为何还要内外勾连、与朝廷作对呢?此等取死之道是谁教你的?某来问你,徐文渊、刘祚是如何与你等密谋勾连,妄图蛊惑民众、祸乱江南之地的?”

    徐启明闻言圆睁双目,状若疯癫般的作势便要前扑,两名校尉手臂发力拽住他,徐启明口中大骂道:“贼子!休要诬陷他人!尔等贼子置大明祖制于不顾,妄自加税、与民争利!现今更是欲以攀诬加害国之栋梁!朝廷律令何在?天理何在?无证攀诬,天下人谁能服气!”

    梁琦毫不在意地嘿嘿一笑道:“无证?徐员外,看来你对我亲军知之甚少啊!若要证据,某会连你等謀逆之证也拿的出来!等下刘兴文押解到场,咱们便一同去往扬州府衙,会一会刘祚刘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