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零二章 趋利
    陆元征的这番话彻底打动了何云贤。

    他心里清楚,锦衣卫办的案子都是钦点,不论过程还是结果都要据实上报,只要把刚才陆元征的话稍微润色一下后写进题本,自己出淤泥而不染、临危受命的高大形象就会跃然纸上,远在几千里之外的皇帝看到奏报后肯定会对自己好感大增,值此纷乱之时,自己接掌知府之位的可能性将会非常之大。

    “那。。。刘祚之事需要下官如何去做才好?”

    刚才还一口一个本官,一副正气凛然模样的何云贤,在事关切身利益的时候终于放下了身段,也抛掉了文官的自尊,转而在一个锦衣卫副千户面前称起了下官。

    “老何,你我同为圣人效力,哪来的下官上官的?刘祚之案与你无涉,你只需上本朝廷,言及其种种罪状即可。徐启明你该听说过此人吧?还有刘兴文,刘祚之堂兄,此二人加上刘祚等犯官,皆为此次图谋祸乱江南之主犯。某对你说句实话,此次刘祚之案牵连甚广,唯有尽速与某些利益勾连者决裂,方能安然脱身,否则必受其累!自崇祯八年起,我亲军办差可是从未让圣上失望过!”

    陆元征身子前倾,摆出一副好友般的姿态,故作神秘状的压低声音道。

    何云贤的弹本是非常重要的,这也算是代表何云贤与江南官绅集团的决裂的投名状,虽然上官被锦衣卫逮获,但身为佐贰官借势上本弹劾上官,其帮着锦衣卫背书之意非常明显,从此之后何云贤就等于站在江南官绅们的对立面了。

    陆元征直接把话挑明了:这个案子牵扯到的官员将会很多,如果你何云贤不公开上本弹劾刘祚,却又想得到知府之位,这事不光是不可能,说不定还会被牵扯到案子中。

    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这样的好事想都别想了。

    何云贤当然知道徐启明的背后是谁,也清楚此案一旦株连,不仅是徐文渊会倒霉,平日间与其交往甚密的官绅也会被列为同党。锦衣卫栽赃陷害、刑讯逼供等诸多手段可是名声在外的,只要被他们盯上的目标,不死也要脱层皮去。

    可一旦上了弹章,那就意味着自己会彻底得罪整个江南官绅阶层,也会得罪其在朝堂中的靠山,自己将来的仕途会充满了危险,指不定哪天就会被人寻到错处后上本弹劾,闹不好就会丢官去职。

    但若是不按照锦衣卫的意愿上弹章,那就不光是知府的位子没了,甚至还有可能陷进刘祚一案中,眼前的职位副千户虽说现在是一副和善亲切的样子,但何云贤相信,只要自己一口回绝,对方立刻就会翻脸。

    内心挣扎半天后,何云贤下了决心:“那下官何时上本为好?是等刘祚招供之后还是现下就写?”

    陆元征见状心中大喜:“此事不急,某先在这边恭喜何知府了!哈哈哈!刘祚等人谋划以罢市为先导,待数日城内粮油盐等百姓日用短缺之后,再遣人暗中蛊惑百姓围攻官府、造成民乱之像,以达成其不可告人之目的!何知府,当务之急便是要恢复扬州日常之模样,再就是官府遣人去昨夜遭恶贼纵火之地勘察现场,之后根据商铺及附近住户之损定价赔偿,伤亡者要给与抚恤,以使刘祚等人只阴谋落空,还朝廷一个繁荣稳定之扬州!此事若是处置得当,某与梁千户自会在奏报中替何知府大书特书!何知府,府衙中可有与你交好之官吏?你说出其姓名、官职,某即刻放人!”

    陆元征一口一个何知府叫着,就跟何云贤真的成了知府一般。本来还在纠结无比的何云贤听到后心里确是感觉受用无比。

    精神大作的何云贤随口说出了几个名字,既有刑房也有户房、工房的,但大部分都是书吏之类的吏员。陆元征叫过门外的校尉,吩咐他们今日便跟着何云贤身边,一边护卫他的安全,之后再去大堂前院,将这几个人开释,然后从哪些胥吏衙役壮班里挑选人手,书写告示沿街张贴,组织人手敲锣宣告,令所有商户即刻开门营业,否则以交通盗匪之名逮治入狱。

    陆元征交代完之后便起身离开回了千户所,有一名百户带人留下继续讯问甄别其他人就可以了。

    他知道只要何云贤应下此事,肯定会尽心竭力去做。大明的官员大部分虽然比较贪婪,但治政能力还是不欠缺的。

    只要官府中人出面,除了有数的几家官绅大户之外,本来就游移不定的中小商户们,在听到官府的宣传后,肯定会立刻开张营业。毕竟都是指着呢点生意养家糊口,罢市关张也是在徐启明、刘兴文挨家挨户的派人劝说威胁之后才有的举动,现在既然知道徐启明等几个领头的已被逮入狱中,自己再不听招呼的话马上也会被抓紧大佬,那还何苦还要硬撑着和官府对抗?

    至于四海商行及周边受损住户赔偿,那肯定是从徐启明等人的家产中拿出。

    昨夜的大火烧毁了四海商行数间店铺和货物,连带着附近的住户也遭了秧,共有三十多间房屋被烧毁,幸运的是无人被烧死。

    回到千户所的陆元征立刻去了梁琦的公房之中,将何云贤之事向梁琦做了禀报。

    “老陆,做的不坏!只要官府出面,扬州便能平安无事,过几日就会复原以前的模样。刘祚等人落网,咱们这边就算是大功告成了!现在时辰尚早,还不到辰时,你在扬州守着,某去淮安府看看那边的情形。依照镇抚使之意,本该等这伙人闹大再出手,现下既是扬州已是完结,其他府城或许很快知晓,为防不测,某去淮安坐镇看着!这边你盯着便好,某都已交代下去了,按原先的路子走便可!”

    就在扬州的罢市行动转瞬之间便被平息之时,扬州东南方的苏州府却是暗潮涌动。

    锦衣卫在苏州府只设立了一个百户所,公事房为原先的苏州卫署衙。

    百户所刚刚建立搬入之时,由于江南的卫所早就名存实亡,署衙内早就无人办理公务,加上年久失修、缺少人气的缘故,原先巍峨大气的屋宇很多都已坍塌破败,各处的院落中也是杂草丛生。

    苏州百户所的百户陈全是一个性格粗犷之人,见此情形之后也没太在意,只是拿出公孥银通过牙行雇人简单清理了一遍,然后再把倒塌的房舍粗粗修整好之后便带人入驻其中。

    这日下午申时后,百户所署衙陈全的公房内,李若链正在与苏州知府方文进行密谈。

    这个方文便是孙传庭在陕西剿贼时任职灵台知县的那个方文,因军功被拔至从六品的品级,后来在孙传庭的大力举荐和朱由检的亲自过问下,吏部超擢拔之为苏州知府。

    方文由一个从六品衔的知县连跳数级升到了大府主官之位,内心深处对孙传庭充满了感激之情,他暗自发誓,此生一定不辜负孙传庭这份再造之恩,争取在苏州府任上做出一番出色的政绩,用来回报恩主的举荐之恩。

    但当他满怀信心的由西北的穷乡僻壤赴任繁华的苏州之后才发现,若无大的变故,自己这个苏州知府怕是很难做出什么成就来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政令根本出不了苏州府衙,他这个知府已经被彻底架空,成了一个徒有虚名的泥胎木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