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零五章 平乱
    在黄志等人雇请的那帮青皮开始四处纵火的同时,一个令市民们更加愤怒的谣言也开始在城内蔓延开来。

    “老万,你听说也无?朝廷要在南门设置税关,今后不仅是走运河要缴税,凡携带货物出入城者皆要俺三十税一征税!我还听说了,凡种植桑麻之田地每亩计征三分银!”

    在城内一处住户门前,一名油头粉面的年轻男子正在人堆里大声散布着刚刚听到的消息。

    “真有此事?赵公子,你这是从何处得知?我觉着此话不像真的!”

    “那是老万你见识少!我一个堂弟常年来往于京师与江南,他言道京师在那个崇文门便是设置税关!且已存续许多年了!既是京师都敢设置关卡,那苏州府再设有何不可?”

    “啊?!若此事成真,我等小本生意可如何是好?来回进出一趟便要被收取若干银钱,本来利钱便很微薄,如此一来可如何养家呀!”

    “朝廷里有奸贼啊!就如同害死岳武穆的那个秦桧一般的奸贼!我等升斗小民赚钱糊口还要缴纳商税,这可是许多朝代从未听说之事!不成!我等要去知府衙门请愿!决不允此事生发!”

    “同去同去!去求知府大老爷上书给朝廷,这税无论如何不能征到我等平民身上!”

    不一会功夫,老万这伙人便汇聚了百十人左右,一路纷纷嚷嚷的穿街过巷朝着城中心的知府衙门行去,同样的一幕也在城中很多地方同时发生着。

    就当老万为首的这百余人沿着狭窄的巷道前行时,在他们前方百余步外河道上的一座小桥上,一群身穿蓝色罩甲的校尉正在冷冷的观瞧着这伙纷乱嘈杂的百余名市民。

    “前面的百姓听着!锦衣卫在此!尔等即刻止步!各自回返家中闭门不得外出!在家等候官府通传后再行出门!否则按乱贼之名毙杀!”

    一名校尉举着一个铁皮卷成的喇叭高声喊道。这也是朱由检偶然想起前世这个东西后,吩咐人做出来分发给执法衙门的,结果试用之后效果相当不错,比正常人大喊声高出数倍,声音传导的距离也远了不少。

    听到喊声后这百余人才发现了侧前方的锦衣校尉,走在前面的数人顿时止住了脚步,后面紧跟的一些自顾自前行的民众没收住脚,直接撞到了前面人的后背上,一阵夹杂着呼喝叫骂的短暂混乱后,这只小小的队伍停了下来。

    举着铁皮喇叭的校尉又将刚才呼喊的内容重复了一遍,百余人中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有了惊疑惶恐的神情。

    国朝两百余年来,有关锦衣卫的种种传闻可谓是世人皆知,尤其在大明各地的民间,锦衣卫的名字是与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听到前面这群武士报出的名号,刚才还群情激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一些胆小之人已经开始向后挪动脚步准备回返家中。

    “锦衣卫也要讲理不是?!我等皆为良善平民,他锦衣卫也不能平白无故击杀我等吧?此番若是我等退回家中,那征税之事必定会随之而来!为了自家老少妻儿能够活命,我等谁都不怕!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人群之中那位赵公子慷慨激昂的继续蛊惑道。

    他原本是富裕家庭出身,自身也是一名生员,家中也有娇妻美婢,日子过得甚是潇洒。

    但其父母几年前突染重疾亡故,无人约束的赵公子很快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短短几年间便将家产败光,妻子与他和离回了娘家,他最宠爱的美婢也偷偷收拾了家中仅有的金银收拾后与人私奔而去。无奈之下,赵公子平时只能靠摆摊给人书写书信状纸为生,日子过的非常窘迫拮据

    数天前有人找到了他,并且拿出了二十两银子和一块木牌,言称只让他做一件事,那就是鼓动他的左邻右舍相熟之人起来与官府抗争,若是能将人带到府衙广场,将木牌交到东南角一处草棚里,那样还会有三十两银子的赏钱。

    二十两银子对于现在的赵公子来讲可谓是一笔大财了,相当于他两年代写书信状纸的收入了,面对重金诱惑的赵公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这才有了刚才传播谣言给老万等人的一幕。

    秉承着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原则,也为了那三十两巨额赏银,赵公子继续不遗余力的鼓动着众人。

    本来犹豫不定的市民们被赵公子的一番言论重又激发起了士气,前排领头的数人迈开脚步开始前行,停滞不前的人群又开始重新移动。

    桥上的一名锦衣卫总旗见状后举手一挥,二十余名校尉手持包裹着棉布的粗长木棍举步从桥上迎向这伙市民,几名手持弓弩的校尉站在桥上搜寻着目标。

    没等市民们反应过来,这二十多名校尉便冲到近前,两名身材高大粗壮的校尉举起木棒劈头盖脸的冲着前排的数人砸了下来。前面那几人根本无处躲闪,仓促之间只能或转身避开要害,或者抬起手臂进行格挡。一阵劈啪作响声伴随着哀嚎惨叫响彻河岸两边,二十余名校尉手持棍棒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趟入人群之中,一阵横冲直撞之后,前面的数十人俱都骨断筋折、满面流血的躺倒在地,后面的市民们相互推搡惊叫着转身奔逃而去。

    赵公子挨了几棒后被砸翻在地,又被后面冲上来的校尉们踩踏而过,要害部位正巧被一只大脚踩中,身下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昏迷过去,等他醒来之时,那群锦衣卫校尉已经不见踪影,自己周围也只剩下了数十名正在挣扎痛叫的市民。

    “一群乌合之众!老子怎地瞎了眼和尔等聚在一处!适才为何不与那群贼人拼了?百十人叫他十几人打倒,传扬出去真丢人!我呸!”

    一阵阵隐隐的疼痛传来,赵公子咬着牙强忍着坐起身来,向着周围打量一眼后开口咒骂道。

    “咦?我的银子呢?谁拿了我的银子?你等这群贼子,定是方才趁乱将我的银子掏了去!谁拿的?快快交出!不然本公子要去报官了!”

    骂完之后赵公子伸手入怀摸了摸,没想到只有那块木牌,几个银锭却已消失不见,他一下子忘了身上的疼痛,猛地跳起身来指着躺在地上的人群破口大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