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遇险
    “掌柜的,结账!”随着赵老三的喊声,掌柜的颠儿颠儿的小跑过来。

    “二位客官,总共是三十五文!”

    赵老三伸手入怀,掏出一角碎银拍在了桌子上“找零!”

    掌柜的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后,捏起碎银去了柜台。在用小秤称量之后,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布袋,数了几遍之后,把十几文钱放入抽屉中,拿着小布袋小跑过来:“客官,本店没有碎银了,这是找您的一百一十五文,都是铜钱,不是铁钱,不信您可以上眼瞧!”

    “中了中了!六子提着袋子,走!”

    赵老三一脸不耐的挥了挥手,站起身来直奔店门,许六子提起钱袋跟了上去。

    待二人出门之后,冯玉成站起身来招呼一声,从袖子中摸出一角碎银放在桌上,举步向二人背后追蹑而去,身后传来了掌柜的喊声:“客官!客官!且等着给您找零!”。

    冯玉成到了门外,只见赵老三与许六子一前一后往巷子的南头而去,运河宿迁码头便在城的南面,看样子二人并未打算在城里过夜,而是想趁着天色尚早城门未关之际出城回到船上。

    夏日白昼时间很长,虽是已至申时末,但天色依旧光亮,小酒馆所处的巷子里也是行人稀少,由于前面的二人边走边互相嬉笑闲话,所以行走速度并不快,冯玉成也是放慢脚步,在二人身后十余步的距离跟随着。

    狭窄的巷子比不是很长,前面的二人眼见着出了巷子后向右侧拐去,冯玉成生怕跟丢了人,于是一手提起布袍,加快脚步向前。

    等他疾步奔到巷子口向右一拐,正要举步前行时,只见赵老三和许六子就站在他面前数步之外的街上冷冷的看着他。

    冯玉成一怔之下刚要假装路人离开,赵老三和许六子左右将他夹住,就像友人之间相互打闹一般,将他架进了刚才的小巷中。由于已到饭时,街上的行人本就不多,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形,更何况就算有人看见,也以为是三个相熟之人在打闹戏耍。

    “你个瞎了眼的贼子!看到爷的财露了白就跟来了?老子今日便把你的爪子给废了!六子!把这厮的那只手摁在墙上!”

    赵老三边说便从怀中摸出一柄带着刀鞘的短刃,许六子的钱袋早就系在腰间,他将冯玉成顶在墙上,两条粗腿的膝盖压住冯玉成的双腿,然后双手将冯玉成的两只胳膊摊开靠在墙面,摆成了一个耶稣受难的形状。

    冯玉成虽是拼命挣扎,但他这身子骨哪挣得过常年做活的许六子,听赵老三的意思,这是把他当成了偷东西的贼,今日想要给他一个教训尝尝,

    冯玉成眼见着赵老三右手将寒光闪闪的短刃从刀鞘中抽出,跨步往前便要向他的右手切下去,情急之下冯玉成喝道:“某乃朝廷命官,你二人不要命了!许六子,想想你的家人!”

    听到冯玉成的喝声,两人顿时脸色大变,许六子身上的劲道顿时松懈下来,赵老三扬起短刃的右臂停在了半空,眼中显出了惊疑不定之色。

    “某乃钦命御史!若是本官遇害,圣上便会下令官府大索全城!适才你我出入酒馆之事很快便被衙役侦知,以你二人未曾遮掩行迹之举,很快便会被差人拿问!三木之下,你二人可撑得住不吐实情?谋害朝廷命官,可是要诛九族之重罪!”

    冯玉成的这番话将二人的心理彻底击垮。

    在听到冯玉成是朝廷命官之后,赵老三尚自想着,既然惹了官爷,放了他指不定被冯玉成怎么报复呢,不如一刀在了了事,但冯玉成的这段话却是直击要害。

    在酒馆时,赵老三并未注意冯玉成,但当他酒劲上头,最后压低声音交代许六子时,却发现冯玉成很明显的在侧身倾听,待结账付钱时,赵老三又看到冯玉成看向桌上的银子以及找回的铜钱,他当即断定,一定是自己谈到钱物并且露白之后,被冯玉成这蟊贼给惦记上了,所以他走出酒馆就跟许六子打了招呼,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许六子放开冯玉成后退回到赵老三身侧,神色惶恐的低头看着地面。已将刀子收入怀中的赵老三倒是神色如常,他冲着冯玉成抱拳道:“这位大老爷,草民二人以为老爷是贼人,多有冒犯,还望大老爷不怪罪!大老爷若是气恼我二人无礼,就使劲揍我等一顿出出气,之后便两不相欠,老爷您看如何?!”

    冯玉成伸手抚平一下衣袍的褶皱,笑着开口道:“不知者不怪!本官其实如此不明事理之人!适才只是误会罢了!”

    “谢过大老爷宽宏大量!那草民这边告辞!”

    赵老三再次抱拳行礼道,一旁的许六子明显的也是松了一口大气,也跟着向冯玉成抱拳作揖,但却未敢出声。

    “且慢!”

    二人刚要转身离开,被冯玉成出声叫住。

    看着冯玉成脸上的笑容,赵老三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位颇为年轻的官老爷面相和善,虽然眼神凌厉,但并未带着恶意。

    “你叫赵老三,他叫许六子,是也不是?若是本官未曾猜错,你二人是漕丁,对也不对?赵老三,本官问你,你要据实回话,若是本官满意,就送一份前程给你二人!”

    冯玉成背负双手,看着赵老三开口道。

    “前程?啥子前程?大老爷有话尽管问,俺都照实讲!前程不前程倒是不打紧!”

    赵老三并未被冯玉成抛出的大饼所打动,仍是神色平静地施礼道。

    冯玉成哪能看不出赵老三的心思,于是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块精致的紫檀木牌举在手中:“本官是钦命巡漕御史!不论是你漕运总督还是漕军军将,若有违朝廷法纪者,本官均可上奏朝廷弹劾与他!赵老三,本官问你,你身为漕丁,每月粮饷几何?”

    冯玉成将腰牌收入怀中的同时,赵老三面上也有了惧意,许六子则是直接跪倒在地。

    “回大老爷的话,俺每月可自运官处支取白米一石,可每次均是七斗上下!”

    赵老三仍未下跪,只是低垂眼睑不去与冯玉成对视。

    “若是本官与你二人以常随身份,月支银一两,之后每三载加一次,汝家中老小俱入本官府中为仆,月例比照其他仆从,你二人可还愿意?”

    冯玉成不紧不慢的接着问道。

    冯家也是荆襄一带的大族,冯玉成祖上也曾有不少人出仕为官,家财很是丰厚,其家族生意做得不小。

    既是知道了姓名,他本可以放走二人,然后找当地官府捉拿二人便可,但在酒馆中赵老三的行举让他颇为看重,觉得其人甚是忠义可靠。与其做恶人,不如行善事,况且他身边确实少了几个值得信任的仆从。

    赵老三和许六子跟在身边做个常随,其家人可以送到襄阳老家去,大家族安排几个人还是很简单的。若是两个人勤勉可靠,那以后跟在他的身边,若是不堪大用,那就照样打发到襄阳便可。

    冯玉成其实对漕军的状况也做过探查,知道大多数漕军及亲眷生活的几位困苦,在给皇帝的奏本中他也略略提过一笔。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能全家进入官老爷家中做仆人,那可是既风光体面又很是实惠的大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差事,冯玉成相信开出这个条件后,这两人绝对不会拒绝。

    “大老爷说的可是真话?”

    “绝无诓骗!待你二人送完漕粮回返后,自可去淮安府巡漕御史衙门找本官,之后签好文书即可,本官冯玉成是也!”

    “小人赵老三、许六子见过冯老爷!”

    “很好!起来回话吧!”

    “谢过老爷!”

    “赵老三,漕粮船队及时由宿迁码头北上?”

    “回老爷的话,小人听运官说,船队有数条船只漏水,需要数日时间修复,估摸着要五六日便可动身!”

    “你在酒馆中所言济宁州究竟为何事?”

    “回老爷的话,俺们起运的这批粮食,是运到济宁州的永济仓发放给灾民食用之粮!有人从中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