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骨肉
    坤宁宫的寝殿内,朱由检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男婴,眼中是满满地爱意。他用鼻尖轻轻触碰着正在酣睡中的婴孩柔嫩的脸蛋,嗅着婴孩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一股温暖的感觉弥漫在全身,伴随着开心的像要爆炸一般的欣喜之意,让他的眉眼之间流露出抑制不住的笑意。

    这是他的孩子,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的降生,让始终觉着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的朱由检瞬间完全融入了进来,仿佛他就应该是朱由检,现在的他只不过是重新活了一次一样。

    崇祯十年的九、十两个月间,周后、袁妃、田妃先后为他诞下了两子一女,消息从宫里传出后,不管是朝臣还是京师百姓,大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无比,街头巷尾、酒楼茶肆,但凡是人群密集的地方,总会有人在谈论此事。

    宫中已经有数年没有皇子皇女诞下的消息了,这些迹象与流贼开始席卷北地、大旱与大涝交替发生、大批灾民向京师逃荒而来等种种状况联系在了一起,不由得让很多人对大明的前景感到了深深地忧虑和担心。

    多子多福、开枝散叶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最为普遍的认知,家中子女众多意味着男主人身体康健,每多一个子女也就让人对未来多了一份希望和期盼,反之亦然。

    而随着各地的流贼匪冦先后被官军绞杀殆尽,四处逃荒的流民开始有官府出面安置,纷乱多变的局面日渐稳定下来,安定的生活重又回到了人们的日常中时,宫中传出的喜讯更是起到了一个安抚民心的作用。

    当然,这里的民心特指居住在京师的各个阶层,因为他们方方面面地利益与皇帝联系的最为紧密。

    在接连接受了朝臣们的三次祝贺后,朱由检大手一挥又做了一次散财童子:京城内所有住户,每户发五百钱,各个养济院按人头赏下白米猪肉菜蔬,京营与勇卫营留守士卒、锦衣卫和东厂、五城兵马司上下、各衙门大小官吏也是每人五百赏钱,此笔银钱由內帑支付,兵部和顺天府负责具体发放事宜。

    接下来的数天之内,新任顺天府尹陈奇瑜亲自安排府衙中所有官员吏目,跟着租来的马车牛车,挨家挨户的将银钱发放到位,所有收到赏钱的平民百姓,都对如此慷慨大方的圣天子表达了发自肺腑的谢意。

    一时之间,京城内一直安定祥和的气氛又是欢快了许多。平白多了一注小财之后,很多人家便用这笔外财购买了各种生活必需品,这也使得市面上日常生活物资的销量增了不少,城内的商户们也是感到由衷的高兴,他们恨不得皇帝能一个月发放一次赏钱才好。

    “皇上,您抱着水哥儿都快小半个时辰了,也不怕累着,烺哥儿他们几个诞下时也没见您如此着紧过呀!还是把水哥儿交给乳娘,您好生着歇息一会吧!”

    说到最后,一旁的周后忍不住伸出玉手捂嘴轻笑出声,看向朱由检的目光里透着浓浓地柔情和满足。

    自打乳名水哥儿的皇子诞下后,自己的丈夫每次处置完公事后就匆匆赶回坤宁宫的寝殿中,不管水哥儿在酣睡还是在瞪着两只大眼睛好奇的观察着这个世界,总是不由分说的从自己或乳娘手中把水哥儿抢到手中,什么言语也没有,就是这样抱着他,一会儿亲昵地用鼻子去触碰水哥儿的鼻尖,一会儿伸出一只手轻柔地爱抚着水哥儿的柔嫩的脸颊,但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抱着水哥儿,静静地看着怀中的婴孩出神,脸上和眼神中散发出来的爱意让周后都有种莫名的嫉妒感。

    “皇上,袁妃与田妃那边您最好也要勤去着点,两宫同也是为您诞下子女,皇上万不可有亲厚之分,妾身乃后宫之主,可不能因此让别人说出闲话来!”

    见朱由检好似并未听到自己的言语,仍旧在端详着水哥儿熟睡的脸庞,周后不由得把嗓门提高了一些。

    “小声些!莫要扰了水哥儿歇息!这般大的婴孩就是要多睡,将来脑子才会聪慧!”

    朱由检抬头看了一眼周后,用略带不满的语气教训道。

    他抱着水哥儿站起身来,一旁的乳娘王氏赶忙紧走几步上前,把水哥儿从朱由检的手中接了过去。

    “皇后你又不是不知,袁妃、田妃这才诞下皇子皇女没几日,这般大的婴孩最好勿要接触外人,朕都是在其寝宫外看一眼就走的。水哥儿已是过了满月,朕和他多亲近一番亦不碍事的,待两宫的孩儿出了满月,朕肯定会三处来回勤跑着,定教人说不出闲话来。皇后,朕还得嘱咐你几句,事涉皇室子女,除却其亲亲之外,宫中但凡有人闲话,一律打发去浣衣局去!若有别样心思者,一律杖毙!大伴,宫里一定要盯紧着点!”

    立在一角的王承恩低声应是,周后也是一脸郑重的行了个蹲礼,殿内的几个女官宫女都是行礼以示遵从之意。

    原来的朱由检对宫内之人一向和善,很少过问后宫之事,也从未讲过如此狠辣的话语,今日这般举动可是十分的罕见。

    “对了,待水哥儿百日宴时,叫嘉定伯将朕那几个舅哥亲眷一并带进宫里来,皇后你也当是许久未曾见着他们几个了,趁此机会好生聚一聚,待水哥儿过了周岁生辰,皇后可带着他出宫省亲,也让水哥儿见见宫外的世面!袁妃、田妃处也是如此,皇后寻空知会她二人便可!”

    心情大好之下,朱由检显得格外的大度,心中对周奎一家的记恨也减轻了不少。毕竟是水哥儿的外公和舅父,前世的种种已经不可能再发生,看在温良贤淑的周后的面子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总不能拿着另一个空间发生的错误去惩罚现世之人吧?

    周后碍于身份以及对父亲与哥哥的埋怨,已经好几年不曾出宫回娘家省亲了,但不管心中如何怨恨,这种血脉亲情是割舍不断的。闲来之时,周后与袁妃扯起幼时之事,言语中满是美好的回忆,说起未进宫前父兄对她的关爱呵护,所有的埋怨也变成了对亲人的思念。

    那时候虽然家境贫寒,一家人指望着周奎上街摆摊算命那点微薄的收入糊口,但一家人在一起却是其乐融融。父亲只要是当日的收入多了一些,定会买些糯米团子、酒酿圆子之类的点心带回家中,每回父兄都是宁愿自己少吃几口,也要把这些好吃的食物让给自己和弟弟多吃一点。

    “妾身谢过皇上!若此后嘉定伯府再有得寸进尺之举,妾身亦绝不允之!”

    周后满怀感激之情,对着朱由检再次行了一个蹲礼。

    “皇后何须如此?你我份属夫妻,彼此之间就当相互体谅。之前数年天灾人祸不断,皇后亦未少跟着朕吃苦,现下日子已是大好,往后亦会更好,不管是皇后还是宫内其他人等,只要与我皇家亲近者,亦应得受其应有之享也!家和万事兴!此理亘古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