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三十章 改进
    眼见时辰已至未时,朱由检安抚完周后,便带着王承恩去了乾清宫。

    杨嗣昌上午时已经进宫复旨,言道孙传庭已然顺利的入京返家,并将孙传庭的手本转呈了上来。

    朱由检夸赞几句后,杨嗣昌见皇帝并没有新的旨意,便施礼后出宫而去。

    看着孙传庭的手本,朱由检不由得回想起两年多以前与其面谈的场景。两年的时间倏忽而过,而局面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能臣就是能臣,只要有各方面足够强大的支持,这样的能臣就会施展出力挽狂澜的本领。

    历史上孙传庭之所以失败,各方面掣肘是最根本的原因。无银无粮无兵,只有接旨后的疲于奔命,最终带着不甘与愤懑埋骨沙场,甚至留下了一个借机脱身潜逃的名声。

    考虑到孙传庭已经两年多不曾与家人相见,再加上最近并无重大军情传来,朱由检打算让他在家好好歇息一段时日再召他入宫,就等与那位传奇女英雄入京时一起陛见吧。

    朱由检在等着从南京传来的消息,算算时日也差不多该到了。

    这次裁撤南京留守朝廷之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波折,南京那些人根本没想到会发生如此惊天之事,他们在温柔乡中已然忘我,猝不及防之下很难想出应对的策略。

    江南之地已经没有了可以自恃的武力能与朝廷对抗了。现在的南京既得利益者们,犹如怀抱巨金行于闹市的孩童,随便一点力量便会将其打倒在地。

    他们已经习惯了两百余年来大明官场的各种套路和规矩,骨子里认定就算皇帝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甚至从未将皇帝放在眼中。

    在这些人的脑子里,皇帝就是一个被朝臣们耍的团团转的猢狲,在强大的官绅士绅集团的压制下,皇帝的旨意只要不如他们之意,那这样的旨意就是废纸一张而已。

    就在朱由检安座思想间,在殿门外小太监的高声通禀中,骆养性迈步进入殿中。

    “妥了?”

    朱由检抬头望向骆养性。

    “回皇上,应是妥了!此是李若链由南京发来的奏报!”

    骆养性躬身施礼趋前几步,将手中的几本奏报和题本交给走下御阶的王承恩。

    “好!骆卿且等着,大伴,着人传内阁诸臣、六部尚书、顺天府尹昭仁殿议事!”

    接过奏报大致翻看过结果后,朱由检用轻松欢快的语气吩咐道。

    王承恩应声下了御阶,出了殿门后小声吩咐几句,一名年轻太监飞奔而去。

    “给骆卿看座!”

    随着朱由检的吩咐,隐在殿角的一名太监赶忙从侧殿搬来锦墩放下,骆养性施礼后坐了下来。

    朱由检与骆养性闲扯了一会,离乾清宫最近的温体仁、王应熊、张至发三名阁老联袂而来。还未等三人询问何事相召,朱由检便吩咐先去昭仁殿内商议其他事项,待重臣们到齐后再商议今日的重头戏。

    见皇帝在昭仁殿的御座上坐定,温体仁等人拱手施礼后坐在了日常的位子上。

    “温卿,前番于京畿之地召集郎中授课一事进展如何?期间可有须修改之处?”

    朱由检所说的郎中授课,是他上个月刚刚想到的一个新政策。在与内阁诸人商议过后,现在已在京畿地带的州县开始试行,待总结其中经验后再向其他行省进行推广。

    这项新的政策就是要在今后的数十年内,在大明交通便利的各个村镇,全面推行朝廷补贴的医疗制度,争取每个村落都要配备一名懂得基本医疗常识的郎中。

    这项政策暂时无法惠及偏远山村的百姓,因为交通条件的制约性实在是难以克服。

    在朱由检对内阁几人提出这条新政时,温体仁等都是沉默了下来,他们虽然佩服皇帝这种前无古人的想法,但却对这件事的前景极度的不看好。

    朱由检此举效仿的是后世建国初期施行的赤脚医生的那套方法。实践证明,这是一条行之有效的策略,将会使大明境内的广大农户从中直接受益,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和经济负担。

    不过这项规模浩大、涉及面极广、周期相当长的惠民工程,需要花费的银钱也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当然,阻碍这条新政推广的最大障碍并非是银钱,而是大明境内郎中数量的严重不足。

    中医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需要长时间的日积月累,一个合格的郎中成长起来至少要一二十年的时间。而目前大明境内的郎中大都集中在州县以上的城中,乡村的农户一旦染病,不管距离多远,也只能跑到县城里找郎中诊治,耗时费力不说,一旦是急症发作,很可能在路上便没了性命。

    朱由检也知道,依照现在的医疗条件和水平,加上极度落后的交通环境,得了急症就算送到城内也基本上是一个死字。他推行新政的目的不在于抢救无法医治的病人,而是让那些因风寒发热、腹泻腹痛这样的常见病没得到及时医治、最后导致病情加重的病人们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和帮助。

    “启禀圣上,自接圣喻之后,臣等会同顺天府尹共同商议具体施政策略,乃决议将顺天府下辖之大兴、宛平两县,以及通州、涿州、霸州、蓟州、昌平等州县一并纳入到此次惠民新政当中。盖因此数州县抵近京师,医、药均资源远胜大明其余州县,新政推行相较而言应会顺畅一些。内阁已行文至此数州县,令当地官府于城内择一处宽敞之所在,配备相应设施,雇请当地名医轮番授课,学员皆为镇村之中医术浅陋者,由于施行时日尚短,目下尚未有具体奏报回传。”

    温体仁端坐拱手回禀道。

    内阁诸人与顺天府尹陈奇瑜会商后拿出了现在施行的这个方案,并从户部给每个州县分别下拨了两千两银子作为新政的经费,用在雇请名医、负责受训学员的食宿等方面的花费上。

    “诸卿做的不错,此项新政非一时一日能见功效,须常抓不懈、持之以恒为佳;朕于闲暇时亦曾静心虑及此事,为免新政因种种制约半途而废,特决意成立专责此事之有司,所有与之相关人员物资配属均由其全权负责,新建有司暂名卫生署,署正为正四品之职,首任署正由太医院院判吴有性担任,其余官员吏目品级、员数由内阁与吏部会商后决定。卫生署直属内阁管辖,其职责权限由内阁商议后呈报上来,其署衙由阁臣选址新建,望内阁诸卿将其职司制订详尽,朕会斟酌考量其中利弊后予以推行!”

    有鉴于目前形势正在向好的方面平稳运行,那么在大明有条件的地方,有步骤的推行基本卫生常识便被朱由检提上了议事日程。

    由卫生署出面,当地官府配合,在县城村镇开展消灭老鼠、苍蝇、蚊子、蟑螂的大扫除运动,推广饭前便后洗手、凉水必须烧开后方能饮用、夏天饭食隔夜必须加热食用、重大传染性疾病施行隔离、村镇茅厕改造等一些列举措,从根本上整治村镇的卫生环境,杜绝因为个人和环境卫生问题引发的种种疾病,这就是朱由检设置卫生署的初衷。

    而这些即将展开的农村环境卫生整治,所需费用由內帑与户部共同负担,其中內帑出资占到七成。

    至于以后是否在人口密集地设置公立医院一事,现在只能列入计划,但要根据具体情况再决定如何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