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会商
    “臣等领旨!”

    内阁三名阁老一脸郑重的先后拱手回道。

    虽然皇帝天马行空的做法让几人感到有些愕然,但随即便是心中窃喜不已。

    内阁虽然位高权重,有着对部寺题本提出不同意见的票拟权,但本身却没有直属部门,这回手下总算是有了可以腾挪的地方,将来再想办法加强卫生署的权威性,将其他部司的权利一点一点挪过来装进去就行。

    朱由检将卫生署置于内阁名下,而不是将其归于礼部之中,考虑的就是使其地位的特殊性得到朝臣的重视与认可,到时候卫生署所有条令的颁布,都将以内阁的名义进行,这样地方官府自然会当做大事来对待。而如果卫生署只是礼部的一个司,那其下发的律令很容易被官员们选择性忽视。

    至于温体仁等人如何从其他各部抢权,朱由检早有预估并乐见其成,能抢到多少权利那就看他们的本事了。卫生署权力越大,对将来在大明全面推广医疗卫生制度越有利,只要抢权时别耽误公事就行,分权更能预防和减少强势部寺滥权的行为。

    说话间,接到旨意的六部尚书先后来到了昭仁殿中,顺天府衙门因为距离宫城较远,所以陈奇瑜还未到来。

    时至未时末,几名小太监给诸位大佬们奉上茶水后,又端着时令水果和点心摆放在每个座椅之间的小几上,朱由检笑着招呼一众臣子先垫垫肚子,等陈奇瑜到来后再行议事。

    众臣对于皇帝推行的诸多体贴臣子的细微举措都是暗赞不已。这几年随着局势的彻底扭转,不管是太仓还是內帑都变得充盈起来,皇帝的性子也变得宽厚仁慈,将许多从前的规矩也做了改动,昭仁殿摆放座椅,上水果点心茶水,这几样都体现了皇帝对大臣们的尊重之意,这可是历朝历代的文臣武将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众人一边享用茶水点心,一边与邻座之人小声议论着最近听到的各种趣闻,一时间不大的昭仁殿内一片嗡嗡声。

    在座诸人中唯有坐在首位的温体仁正在闭目养神,根本不屑与他下手位的王应熊交谈。

    朱由检笑吟吟地看着阶下众人,伸手捻起一块牛舌酥侧身回头往后一递,正聚精会神注视着皇帝一举一动的王承恩顿时吓了一跳。

    “大伴,吃块点心垫垫肚子,有规矩在,你只能站着了,接着!”

    朱由检用如同对待家人一般的语气笑道。

    王承恩无意间与朱由检对视一眼,皇帝目光中的暖意让他眼圈一红,心情激荡之下便想要跪下谢恩,但又怕被殿下的重臣们看到后多说闲话,遂将身子深深地弯了下去,双手高举过头接过点心,然后慢慢直起身子,手捧着那块牛舌酥,眼角已是泛起了泪花。

    说话之间陈奇瑜终于赶到了宫里,在向朱由检以及殿内众臣拱手告罪一声后寻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这是他就任新职以来第一次进宫参与议事,眼见得殿内除了阁老便是尚书,全是正二品以上的高官,幸亏有皇帝赐下的东阁大学士头衔,要不然自己这个正三品府尹虽然有单独面圣的权利,但却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重大事情的会商中来。

    “大伴,将题本发于众卿传看一下,之后众卿议一议此事!”

    王承恩捧起御案上的几本题本走下御阶,分别交到温体仁等几位阁臣手中后回到了朱由检身侧。

    几名御史的题本很快就被殿内众臣传看完毕,王承恩将题本收回来后放回到朱由检面前。

    “启奏圣上,臣以为,此数份题本虽内容略有夸大之嫌,但其定论却是直指要害!南京诸臣于朝廷政令向来以不从为荣,并将此视之为极具风骨之举,而此举却于朝廷之威望损伤极大,以至于大明最为富庶之地,不管是庶民士子还是贩夫走卒,都只知有南京而不知我皇也!臣不欲多言,但臣以为南京留守当尽快裁撤!”

    温体仁首先表态,坚决支持御史们题本中给出的结论。

    在温体仁的印象当中,隐约记得皇帝在无意中提到过有将南京部司遣来京师的想法,这次皇帝突然将重臣召集遣来后,将几乎不可能发生之事通过御史们的笔表达了出来,这不就是明摆着有了决断了吗?

    什么不忍言之祸,就南京那帮怂人,也就仗着手中有钱有粮才处处和朝廷唱反调,就算借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另起炉灶,安享富贵荣华才是那伙人的根本目的。有钱有粮是不假,兵呢?没兵哪来的李唐之藩镇割据?南京守备太监是干啥吃的?那可是皇帝的家奴。

    殿中的重臣都是官场中的老油子,朱由检这套把戏谁还看不出来?这时候就算与南京利益集团有勾连的人也不敢站出来唱反调,御史们的结论可是太吓人了,那可是謀逆,谁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一旦与謀逆沾上边,皇帝可是谁的情面也不给的。

    温体仁之后众臣纷纷表态,全都同意裁撤一事,但有人却对如何安插南京诸官提出了疑虑。这种情形早在朱由检的意料之中,他召集重臣前来商议裁撤一事,不过是摆出证据后堵住悠悠众口,而真正要会商的是安置官员、重新划分行政地域的问题。

    “温卿所言切中时弊,时移世易,南京留守有司现已无存在之必要,朝廷政令必须于大明境内畅行无阻!既是众卿都无异议,那内阁诸卿回去后拟旨裁撤吧!现都察院李卿与亲军俱在南京查办江南罢市案,朕会下旨给李卿与亲军,凡与策动民乱有牵连者均要依律严惩!接下来诸卿议一议南京留守有司官员安插之事吧,诸卿有何提议都可畅所欲言,只要是一心为公之建言,朕自会从善如流!”

    虽然朱由检心中早有预案,但他依然要摆出一副兼听则明的姿态来,以便让群臣对大事有更强的参与感,他也希望能从中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好办法,以对自己的预案有所补充和裨益。

    “既是圣上有允,那臣便做个抛砖引玉之人吧!臣以为,南京诸位同僚虽大多为材质高洁之辈,有许多亦是资历深厚者,但其中亦不乏于大事之上有过失误之人,并因而导致朝廷相关策略之上进退失据、极为被动。而此间种种事例实是不胜枚举,故臣以为,圣上欲安插事宜上须得慎之又慎为好!”

    礼部尚书张国维率先发表了个人意见,用先扬后抑的策略对南京诸人展开了攻击。

    南京礼部尚书林欲楫资历深厚,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及第后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崇祯初年至崇祯六年曾任礼部侍郎,后因欲为袁崇焕翻案而触怒皇帝,被打发到了南京任礼部尚书一职。

    轮名气和科场资历,林欲楫远比自己深厚,这要是回到京师礼部,自己这个尚书之位可以说会受到严重威胁。同处一个衙门中办公,对方也是尚书,一旦因争权有了龃龉,对自己的名声前程都是相当不利。但眼下裁撤合并已成定局,那当务之急便是想办法如何阻止对方返京,或者合并后如何掌控部里的主导权了。

    内阁的温体仁等人并未抢先表态,合并一事对内阁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他们几人都是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待此事,等大局已定时再站出来帮忙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