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升级
    无奈之下,吴三桂只能勉强向一旁侧身,以避开要害位置被利刃刺中,他刚一侧身,短刃便一下子刺中了他的左肩,刀身深入肉中多达近一半许,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得痛叫出声。

    不等祖可法将短刃拔出去,吴三桂情急之下右掌成刀发力斩在他的臂弯处,祖可法的右臂顿时如面条般软软垂下,短刃却插在了吴三桂的身上。

    抱住他双腿的祖泽远突然张口咬在了吴三桂的小腿上,吴三桂再次吃痛之下急怒攻心,趁着祖可法暂时无力之际,吴三桂忍着剧痛将插在左肩的短刃拔出,大股的鲜血从伤口处奔涌而出,很快将他的半边衣袍染红。

    此时的他还是并未完全失去理智,执刃在手后向下直刺,半趴在他身上的祖泽远也是肩头受创,痛叫一声后松开了双臂,吴三桂终于挣脱了束缚。

    他瞪视着面前喘着粗气、双目通红,身上血流不止的祖可法,声音冰冷的缓缓开口道:“祖老五,你我之间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下次再见面便是仇敌!今日谁若再敢拦我,莫怪我手下无情!”

    吴三桂说罢,将手中短刃撒手扔出,笃地一声轻响过后,短刃插在了雕花的窗框之上,刀身犹在轻微的晃动之中。

    祖可法虽是恨极了眼前的吴三桂,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战。吴三桂的武勇果然是无人能敌,他们三人也都是在战场上博过命的人,没想到联起手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吴三桂刺啦一下扯下左边的衣袖,露出鲜血直流的伤口,用撕下的衣袖紧紧裹住伤口,止住正在汩汩而出的鲜血,之后看都未再看祖可法和地上的祖泽远一眼,手扶左肩大步出了宴会厅。

    早就趁乱跑出宴会厅的祖泽洪出了院子一路向前院狂奔而去,肿胀的嘴边血肉模糊,头发披散开来,衣袍也是被撕烂了几处,他这种怪异的形象在府中欢快的氛围中格外引人注目,路上遇到他的仆从婢女都吓得赶紧躲到了一旁。

    祖吴两家的部分贴身家丁亲兵正在二进院落中谈笑闲扯,其余大部分则是在第一进院落里或者是府门外等候主人们散席后回府,宽阔的街道上到处是战马和游荡的带甲武士。

    由于大家差不多经常碰面,因此彼此之间也是寻着话题聊得热火朝天,一阵阵大笑声不断的从人堆里传出。

    就在这时,喘着粗气的祖泽洪穿过大堂闯进二进院子里,看到他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院内众人都是吃惊不小。

    “六子!招呼人把吴家的都给我捆起来!敢反抗的都给我砍了!来几个跟着我,去后院把吴家小子给我剁了!”

    祖泽洪的嘶喊声惊呆了了院内的所有人,大家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看着状若疯癫的祖泽洪。

    吴三桂的一名亲兵见势不妙,趁着院内众人都在愣神的功夫,悄悄地贴着墙根向院门挪动,到了门口后迅速转身出了院子,然后低头向大门外疾步而去。

    “三少爷!这是怎地了?您且坐下歇会消消气!都是自家弟兄,哪能说翻脸就翻脸呢!来人,去喊郎中来!”

    祖大寿的家将祖勇见状冲着一个家丁使了个眼色,然后赶紧上前扶着祖泽洪,那名家丁随即悄无声息的穿过厅堂向后宅跑去。

    祖泽洪一挥手将祖勇的手臂打开,然后顺手抽出闻声过来的亲兵队正祖六子身侧悬着的长刀,掉头往来路疾步而去,祖六子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招呼一声,几名亲兵举步就要跟着自家主人身后。

    祖勇吃惊之下疾奔数步拦在祖泽洪身前,未等他开口相劝,祖泽洪瞪着通红的双目吼道:“给老子滚开!不然老子一刀劈了你!”

    吴三桂的亲兵队正吴奎见状大急,他虽然不清楚后面到底发生了何事,但现在这情形明摆着自家将主要吃大亏,这可是祖家的府邸,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人家肯定会向着自家人。

    吴奎正要抬步上前时,半边身子被鲜血染红的吴三桂出现在了大堂的门口。

    祖泽洪看见吴三桂满身的鲜血,又见其身后并未有祖泽远和祖可法的身影,顿时便以为两人已经命丧于吴三桂之手。他怒吼一声,执着雪亮的长刀向吴三桂扑去。

    祖勇见状大惊失色,但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他也不敢插手其中。毕竟都是两家的少爷,就算平日祖大寿待他亲厚,但他终究是一个仆从,无奈之下他只得闪身避开。他心里清楚,真要强行阻挡的话,祖泽洪这样的莽汉可是啥事都干得出来。

    现在只能盼着后宅的将主们赶紧出来,要不然的话,依照现在的情形发展下去,怕是会有不可预料的惨事发生。

    吴奎眼见自家少爷满身是血站在那里,赤手空拳之下哪经得住利刃劈砍,情急之下他也来不及多想到底发生何事,随手抽出长刀垫步向前,口中大喝一声,直奔数步外的祖泽洪后背而去。

    吴三桂适才经过一场肉搏受伤之后,体力已是消耗甚巨,看到祖泽洪长刀砍来,他勉强移步避开,但祖泽洪一刀劈空之后立即将刀收回,随即便要向吴三桂直刺过去。

    这时距离他最近的吴奎已被祖泽洪的两名亲兵拦住,双方迅即展开了厮杀。眼看着吴三桂就要被重创与刀下,一旁的祖勇等人已是救援不及,突然一声轻微的弓弦声响过之后,一只三棱长箭带着风声一闪而过,正中祖泽洪的右大腿处,巨大的冲击力将祖泽洪的身子带的一个趔趄,伴随着一声惨叫,祖泽洪撒手扔刀倒在地上。

    “少爷,这边!”

    射出长箭的亲兵吴闯迅速抽出弓箭搭在弦上,冲着二十余步外的吴三桂大喊道。

    正在和吴奎缠斗的两名祖泽洪的亲兵,耳听到自家少爷的惨叫,惊怒交加之下不再留情。一人举刀直劈,另一人握刀矮身向上斜撩,吴奎闪避不及,只得先举刀格挡住头顶的一刀的同时举步向一侧扯开半步,随着一声脆响,两把刀身碰撞在一起,另一把长刀划开了吴奎身上的棉甲,并将他肋部划开一刀长长的口子,大股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吴奎痛吼一声,疾如闪电般一刀斜砍而下,那名重创他的亲兵躲闪不及,握刀的手臂自肘部一下被齐齐地斩了下来,巨大的疼痛感让他握着断臂处倒地打滚惨号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吴三桂已经冲至近前,他抬脚侧踹而出,另一名正要再次举刀劈砍的亲兵被一脚踹的踉跄着向一旁退开。

    吴三桂大呼一声:“走!”,随后疾步向着院门处奔去。

    吴奎强忍疼痛执刀紧随其后,伤口处殷红的鲜血顺着腿脚处洒在了地面。

    祖六子无暇去追赶吴三桂,而是疾奔到祖泽洪身边,急忙扶起自家少爷后查看其伤处,祖勇也是跑过来急声问道:“三少爷如何了?这到底出了何事啊!?”

    眼看着吴三桂带着数名亲兵就要冲出院外,院子里其他人带来的亲兵手足无措之下并不敢上前拦阻,祖泽洪忍痛大吼道:“吴家小贼杀了老五和小八!别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