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雏形
    眼见林荣依旧是一脸担心的样子,吴群耐着性子继续道:“老林你且安心,据某所知,南边红毛贼人数不足千人,若是其要来攻我,定会留下守城之人,以防被我抄了老窝。如此算来,若其来攻,人数当在六到八百之数。老林,你虽是文官,也不知兵,可你算算,两千对八百,谁能赢?唵?”

    “老吴,你的话虽是不差,可我也看过一些杂书,以少胜多之事可是不少,你可莫要大意才好!”

    林荣眼睛看向堂外,不放心的提醒道。

    “嘿!我说老林,你从何处看的这些狗屁杂文?以少胜多也要看两边是何等阵容!不是吹的,我这两千人就算对上一万流贼也能杀他个七进七出!这红毛贼也是火铳大炮,咱这边也是同样不缺,你觉着他有多大能耐败了我?”

    自崇祯九年登陆台湾至今近两年以来,吴群与林荣之间一文一武倒是相处融洽,在多数大事小情上也是配合默契,两人之间的友情不断升温,直到发展到现在不分你我的状况。

    二人先是在摸清了岛上的状况后,动用武力斩杀了数名郑家留在岛上的首领头目,逼迫其他人向朝廷归顺,然后便在岛上这片中部靠南的地区开始了大规模的基础建设。

    不得不说,朱由检先安排工匠上岛一事是多么正确的举措,在这些工匠及其家眷的努力下,在岛上原有两千多移民的配合下,四个各相距十里的大型村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建了起来。

    村子的绝大部分房屋建筑都是用木材打造的,为此林荣特意回了福州一次,在请见了福建巡抚邹维琏后陈述岛上现状,恳请能得到福建官府更多的支持。

    邹维琏因在郑芝龙及移民一事上有功,已被朱由检特晋为东阁大学士之衔。

    而据他所闻,他在福建的日子可能不多了,皇帝念他劳苦功高,准备将他往内地省份调派,以免受南方潮湿酷热之苦。

    邹维琏当然清楚台湾移民的重要性了,在心情大好之下特意接见了林荣,并且大笔一挥,用朱由检拨下的银子采购了大批台湾急需的物资,雇佣船只分批送到了岛上。

    这批包括锤镰刀斧铁钉生漆石灰绳索布匹药材蚊帐砖石等等在内的生产生活物资,极大的缓解了岛上物资匮乏的状况,也使得各项建设速度提升了不少。

    随灾民前来的各个州县的官吏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他们的管束和指挥下,工匠们打井修渠、修路铺砖,很快便让每个村子都具备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和设施。

    四个村庄之所以建设的如此规范,得益于福建巡抚署衙工房派人上岛做的规划和布局。

    这些工房的书办吏目对于村落的布置都用石灰做了标记,尤其是对中的饮水井做了严格细致的安排。

    每个村子的正中间以及村内的四角各置一口水井,内壁全部用砖石砌成,井口成拱形而略高于地面,一张方圆内全部用青石铺就,防止泥土杂物进入井中污染水源。

    由于台湾地下水资源非常丰富,打井并没费多大气力,每口水井也都不深,水质清澈甘冽,水量充沛,五眼水井足以供两千口人日常使用。

    每个村落都建在了地势较高之处,村里的排水沟渠也都挖的够深够宽,就算遇上暴雨来袭也不致太大内涝的发生。

    因为劳力充足的缘故,几个村子的基础设施没用十天就已建完,随后就是修建各家的住宅了。

    在林荣以及官吏们的统一调配下,移民们以及郑家移过来的壮年男子组建了数只施工队,无偿帮助各家修建房屋宅院,而老弱妇孺则是负责洗衣做饭打下手,没用几个月工夫,所有的移民全部搬入了新居。

    台湾中南部温暖湿润的气候条件也为开荒屯田提供了最好的条件。

    而岛上的水稻可以做到每年三熟,郑家原先在岛上修建的几处粮仓里早就囤满了稻米。

    随着村庄建设与开荒拓田的同时进行,岛上的粮米已经足够这万余人的食用,再也不需依赖郑家船队从外往岛内输送粮食了。

    在灾民的住宅建完之后,坐落在四个村子的中心位置、规制简单的台中县衙终于也修建起来,林荣也终于找到了做官的感觉。

    随后,两座大小不一的兵营也相继建成。

    吴群在考虑再三之后,将中军兵营建在了最南面村子的西南方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备来自南面荷兰人的威胁。

    这座兵营建成后,吴群亲率一千五百人驻扎其中。

    兵营除了靠海的方向以外,其他三面夯土垒砖建了三座宽敞的炮台,每座炮台上各配备六架佛郎机,在这样强大的火力压制下,想要打破兵营向移民区推进可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另一座规模较小的兵营建在西北靠海的方向,这是为了防范被自海上登陆的敌人抄了后路设计的,两座兵营的规制基本相同。

    吴群今天是特意从三十里外的中军跑到县衙里,找林荣讨要郎中和药材,以预防开战时的伤损,顺便在这里蹭一顿饭吃。

    林荣身边的厨子林三可是烧了一手好菜,精致的闽南菜让吴群这个北方土包子百吃不厌。

    “我说老林,林三呢?某可是有些日子没见着他了,这家伙该不会又出去找那个寡妇了吧?这眼看着快到午时了,这小子还不赶紧滚回来!”

    “呸!你前几日刚来我这里蹭过饭,还有脸说好些日子没见着林三!你就别惦记林三找不找寡妇之事了,他现下正在灶间忙活着呢!”

    就在岛上明军正在准备抵挡可能来犯之敌时,位于台湾岛东南的热兰遮城内,荷兰住台最高长官普特曼,正在长官公署内召集相关人员商讨大明向岛内移民之事。

    热兰遮城为典型之近代欧洲棱堡,壕沟围绕四周,斜坡土堤为台基。

    墙面乃红砖砌成,用糖水、糯米、蚵壳灰、砂捣和黏之。内城为方型,有上下两层,长宽皆为一百二十步,城壁高约三丈,厚达四尺余,四角棱堡厚度足有五尺,这样的厚度加上硬度,就算是用大炮轰也轰不开。

    热兰遮城内的地下室为仓库,为储存弹药、粮食及杂物之用,上层设有长官公署、教堂、了望台、士兵营房等设施。

    外城(四角附城)为长方型,长约两百步,宽近一百,较内城稍低,内有长官及职员宿舍、办公室、会议厅、医院、仓库等公共建筑。

    “诸位,经过我方侦察兵数次抵近侦察,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除了郑伯爵家族历年来移来岛上的两千多人以外,明国政府正在向台湾岛组织大规模移民,甚至还派有大量的军队来保护这些移民地安全。明国政府这些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们荷兰在东南亚的利益,我们总督府必须要采取适当的方法予以阻止此类行动的延续!”

    四十多岁的普特曼脸上的神情严峻异常,话语间也是透着些许的焦虑和担忧。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荷兰来往于大洋上的商船以及舰队便传来了各种消息。

    他们发现悬挂着郑家旗帜的大小船只频繁的往来于台湾海峡两岸,不断地向岛上运送大量各种物资,而且今年上半年中,类似的行为并未减少。

    当他们将这一情况反馈到台湾总督府后,引起了普特曼的高度警惕。

    普特曼早就知道岛上有郑家从大明移过来的几千口人,但由于移民数量过少的原因,荷兰人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可是郑家船队最近的举动却是有些反常,普特曼决定派出小股侦察兵前往郑家码头附近查看具体情况。

    经过侦察兵数月时间内几次抵近侦察,传回来的消息令普特曼意识到情况不对。

    岛上不但新增添了大量的人口,并且还有数量不少于一千人的军队保护,而这些军队显然并非郑家的武装,他们更像是明国的政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