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地雷
    等到一刻钟后荷军前锋闻讯赶到刚才的战场时,只见到了五具无头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上,两柄长矛和三杆火绳枪以及弹药全都被明军缴获带走。

    处在中军位置的范。戴克在战斗结束后的小半个时辰也来到了事发地。

    在阴沉着脸查看过现场后,范。戴克在和两名少校营长以及作战参谋范特夫简单商议一番,决定改变行军方式,取消尖兵班,以一个连作为前锋,以散兵阵型继续向前推进。

    中军以及后队之间的距离也相应拉的更近,这样一旦再遇到类似情况也能迅速做出回击。

    作为先锋的连队,只要再遇到密林处,就会命令火绳枪手列队向林中射击,以便确认林中有无明军的存在。

    在改变了行军方式之后,荷军走走停停,行军速度明显减慢了下来。

    就在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明军设在道路一旁开阔地带的营寨已经出现在了荷军前锋的视野之中,距离大概也就在五里左右。

    突然之间,几声轰隆隆的爆响伴随着惨叫声响彻四野,几股硝烟和尘土在半空中弥漫开来,爆炸激起的砂石向四周飞溅开来,十几名走在前面的荷军或是倒地不起,或是捂着伤处一边惨号一边满地打滚,后面的士兵在恐慌中站在了原地,有的士兵则是准备向后退却。

    “是地雷!全体退后!”

    随着荷军连长的大声叫喊,荷军士兵持茅端枪慢慢退出了数十步的距离。

    荷军的前队触发了吴群早就命人埋设好的地雷,四颗地雷的爆炸造成了十一名荷军的伤亡。

    最初的地雷早在南宋年间便已初现,到了明初时有了大幅度的改进,在万历年间时威力更是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万历八年,戚继光镇守蓟州时,曾制钢轮火石引爆装置----钢轮发火。

    它是在机匣中安置一套传动机构,当敌人踏动机索时,匣中的坠石下落,带动钢轮转动,与火石急剧摩擦发火,引爆地雷。这种装置提高了地雷发火时机的准确性和可靠性。

    到了崇祯年间,地雷的种类更多。

    据《筹海图编》、《练兵实纪·杂集》、《武备志》等书记载,明军所用的地雷有十多种,按引爆方式区分,有燃发、拉发、绊发、机发等。

    其布设方式,除单发雷外,还有利用一条引信控制爆炸的群发雷,一个母雷爆炸引爆若干子雷的“子母雷”。

    而根据作战需要,还可将地雷设置在车上、建筑物内或用动物运载地雷冲阵。

    刚才荷军触发的就是一颗钢轮发火的子母雷,虽然受限于黑火药的爆炸威力,但在地雷内装填的碎铁片的迸射下,这次的杀伤效果还是十分地惊人。

    “容克,你带几个人回去报告上校!救护兵去抢救伤员,其他人列阵!”

    “啧啧,红毛鬼果是精强啊!连续受挫居然丝毫不乱。看这架势,帽子上插鸡毛那个应该是个把总了,这家伙手中的火铳看着比其他铳要长大不少哇!”

    五里之外的明军营地中,吴群双手举着单筒望远镜站在碉楼上,一边观望着遇袭后荷军的反应,口中一边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着。

    一旁的陈大栓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中的望远镜,恨不得一把夺在手中尽情把玩一番。

    这架望远镜是四海商行花重金从濠境(澳门)的佛郎机人手中购得后,于上个月辗转送到岛上交到吴群手中的。

    商行的人一再叮嘱吴群:此镜难制之极,并且价格十分昂贵,用时需小心谨慎,勿得跌落损伤,这等军国利器切勿交于不相干人等赏玩。

    吴群在知道望远镜的妙用之后自然是将之视若珍宝,轻易不肯拿出来给别人观瞧,而对于这种新鲜事物好奇无比的孙仁贵,陈大栓几人,则是几次吵嚷着要他拿出来让大伙见识一番。

    在耳朵都快要被这几人吵得磨出老茧来的情况下,吴群只得拿出来给他们每人试用了几十息的时间。

    “参将,给俺看看成不?俺还不知道红毛鬼长啥样子咧!帽子为啥插鸡毛啊?莫非他家是养鸡的?”

    陈大栓憋了半天终于忍耐不住,用讨好地语气对吴群嬉皮笑脸地恳求道。

    “屁!刚才那几个首级难不成不是红毛鬼?反正红毛鬼长得都是一般模样,没啥好看的!”

    吴群毫不留情地拒绝了陈大栓的请求。

    他知道这夯货平日里就是毛手毛脚的,这好几丈高的碉楼,这货要是手拿不稳,望远镜一下子掉下去摔个七零八落,你就是揍他二十军棍也没用。

    “不给俺看俺就不看!有啥了不起的!俺早听说了,这远镜是红毛鬼行军打仗必备之物,等俺老陈亲自去红毛鬼阵中抢过一架来自用,到时候俺也是谁都不给!”

    陈大栓嘀嘀咕咕的转身顺着楼梯下了碉楼。

    “老吴,红夷此次共有多少人马前来?今日连续折了两阵,其士气定是大沮,而我军现下则是士气大振,此战之胜券应是又多了一分。若是能大胜红夷,此战定能直达圣听啊!老吴,将来前程可期呀!”

    说话地是林荣,这次他并未回返台中县衙坐镇,而是留在了大营内,说是要效仿古之名臣风范,亲自击鼓为官军助阵。

    吴群当然知道林荣是为了沾上军功好为升迁积累资本,但因着两人关系密切的缘故也并未揭破此事。

    “红夷多少人马现在尚不得知,估摸着与我前番猜测差不多,人数不超一千。某观其阵势,士卒甚是精悍有序、临危不乱,确实乃当世之精兵。至于其军伍阵型,明日观之后再想法子应对,不出意外的话,此次我军有把握取胜!”

    随着夜幕的降临,荷军在距明军大营五里之外的平地上以连为单位搭起营帐歇息用食,那一千五百名原住民则是点燃火把去不远处的密林中砍伐树木、修建木栅以阻挡明军可能发起的夜袭。

    在足足折腾到到了亥时左右时,在建起营栅并燃起数个大火堆,并且分派好岗哨之后,荷军的营地才算安静了下来。

    一直观察着荷军动向的吴群,眼见荷军营前数堆大火熊熊燃起后,这才死了派人夜袭的心,在嘱咐过值哨士卒打起精神后,便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营帐。

    第二天辰时过半,荷军阵营内里热闹起来,用过饭食的原住民们被挑选出来五十人,扛着削砍过的重达几十斤的短粗原木从营栅走出,排成一个勉强成形的小方阵,在荷军的命令下向着不远处的爆炸点行去,一队手持长矛的荷军在他们身后负责压阵。

    在走到昨日爆炸后的几处浅坑时,荷军一名少尉对身边的通译吩咐了几句,然后随着通译的大声叫嚷,前排之人发力将手中原木掷出后立刻往回跑。

    被掷出的原木有的继续向前翻滚,有的则是滚动几下后触发了明军埋设的地雷,随着爆炸声响起,触发地雷的木头在气浪的冲击下碎裂开来,碎木屑四处飞溅开来。

    在爆炸过去之后,那些扛着木头的原住民在荷军的命令下,战战兢兢地向前移动,听到口令后扔出木头讯岁回身就跑。

    如法炮制之下,明军埋设在路上的十余枚触发雷相继被排了个干净。

    “这红毛鬼还挺会想招!娘的!传令下去,叫陈大栓准备迎敌!”

    吴群透过望远镜看到了荷军采取的手段后,口中骂骂咧咧地下达了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