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对射
    明军刚刚走出十步地距离时,荷军第三轮火枪打响,由于双方距离接近的缘故,这次的齐射造成了三名明军士卒的伤亡。

    “止步!对齐!”

    心里默念着步数地刘世权在走到十五步时再次下令,军鼓声戛然而止,明军方阵止步站好后开始迅速左右对齐。

    虽然只前进了短短十余步的距离,但有些胆小的士卒已是开始喘起了粗气。

    这样的日常操演进行过无数次,但真正面对强敌时,恐惧胆怯紧张等等负面情绪还是占据了上风。

    “举铳!”

    刘世权的喊声再次响起。

    军鼓重重敲击了一下,士卒们迅速摆成了三段击的阵势,而六十余步外的第四列荷军重火枪手也已排好了队列,后面的大方阵也已开始向前移动。

    “放!”

    就在荷军将支架放好,重火枪架起的时候,刘世权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一声尖厉短促的天鹅声直冲天际,随之而来的是连续而急促的爆豆般的声响,大团大团的白色烟雾迅速遮盖了明军的阵前,五十只火铳中只有六只没有击发成功。其余的四十余颗铅弹眨眼间飞到荷军重火枪手眼前。

    闷哼和惨叫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十名荷军火枪手转瞬间有七人倒地,只有剩余的三人打响了手中的火枪,但并未给明军造成伤亡。

    就在第一排打完后开始迅速清理火铳并装填弹药时,天鹅声再次响起,第二排身子前屈的明军士卒手中的火铳继续打响,把刚刚击发火绳枪后还来不及撤离的剩余三名荷军打翻在地。

    荷军方面有军号声响起,剩下的四十名重火枪手在军官的命令声中转身向后撤了回去,中间的大方阵也已经向前整齐地移动着,十几名救护兵迅速冲向倒在地上的火枪手们。

    “该死地!明国军队的火枪威力丝毫不亚于我军!而且纪律性也与我军不相上下!他们的火枪射程似乎很远!这场战斗我们恐怕很难取胜!告诉炮兵们,准备射击!”

    范。戴克通过望远镜把双方刚才短暂的交手场景看在眼中,除了震惊之外心中已经有一丝后悔。

    明国军队的战斗力和武器与外界传言截然相反,而且他们的射击阵型也是最为先进的,难道明国军队雇请了西班牙或者瑞典人做教官?

    现在的情况退是没法退了,只能寄希望于火绳枪手和炮兵能打乱敌人阵型,然后长矛手们乘胜压上去彻底击溃他们。

    在左侧方阵与荷军交火的同时,陈大栓已经下令自己身边的方阵前压,准备对荷军方阵左侧展开攻击。

    “放!”

    在与左侧方阵平行时,陈大栓下令全军止步后排好阵型,向荷军的左侧方阵发起了攻击。

    经过军器监改良过的火药以及定装纸壳弹药包,把原先的火铳有效射程提升了近二十步的距离,而荷军因为射距不够的原因,还要再向前十步左右才能对明军构成杀伤。

    而这十步的距离却成了构筑在荷军面前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看到明军在七十米的距离便开始停步并准备射击,少校范。冯特拉尔不由心中冷笑不止。

    欧洲战场上火枪的最远射程足有一百米,但有效杀伤的射程却只有五十到六十米。

    现在两军之间足有七十米以上的距离,这只明军居然就要进行射击,这应该是缺乏训练导致的胆怯表现。

    哼哼,等你们打完一轮后,就该被我们屠杀了!

    当听到明军那声奇怪而刺耳的喇叭声时,走在队伍前排的范。冯特拉尔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声音听上去竟然像阿姆斯特丹郊区宁塞湖上游荡的天鹅叫声。

    范。冯特拉尔万万没想到的是,刚才这个念头却成为了他一生当中最后的思考。

    随着尖利的天鹅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正持枪挺进的荷军左右两侧火枪方阵遭到了明军铳手持续的火力打击。

    范。冯特拉尔在明军的第一轮射击中便被一颗铅弹击中眉心处,整个头部的上半部被高速飞来的弹丸击碎,哼都没哼一声,身子就像一根没有知觉的木头桩子一样仰天砸倒在地,白色的脑浆与殷红的鲜血混杂在一起蠕动着流淌了出来。

    在明军密集持续的火力打击下,前进中的荷军火枪手们被射翻了一大片,除了范。冯特拉尔这样的少校以外,一些上尉、中尉等级别的军官也纷纷中弹倒地。

    缺少了指挥的荷军被彻底打蒙,大多数荷军停步不前,少部分士兵则如同没头苍蝇一样拿着火枪开始乱窜,有的甚至将火枪丢弃之后开始向后逃跑。

    “前进十步!”

    在看到第一排士卒已经装填完毕后,陈大栓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六轮近三百颗铅弹的打击至少将五十余名荷军击倒在地,趁着大部分荷军处于暂时的混乱状况,陈大栓决定往前压上后再射击一轮,然后下令长枪手突击,彻底将荷军击溃。

    看到高鼻深目、穿着奇装异服地红夷并未如传言中那名精强勇悍,在火铳的打击下一样也会死伤并有崩溃的迹象,明军全军上下勇气大增,在听到军鼓声响起后,明军士卒开始踏着鼓声的节奏向荷军逼了过去。

    而左翼的铳手方阵在刘世权的指挥下,同样给右翼荷军火枪手造成了非常大的杀伤,几十名荷军中弹倒地或死或伤。

    但比起左翼已有崩溃迹象的荷军来说,右翼的荷军相对还算镇定,他们的指挥官少校范。勒夫戴特并未被铳弹击中,看到长官的旗帜还在飘扬,右翼荷军的阵型并未散乱,但士兵们的恐惧紧张感却已经表露在了脸上。

    突然之间一声巨响从荷军后面的一侧传来,紧接着一颗黑色的圆球腾空而起,呼啸着向左侧的明军方阵飞来,眨眼之后落在明军前进方向二十余步的距离上。

    弹丸落地之后随即轰地一声炸裂开来,无数弹片四处飞溅,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个直径数尺、深一尺左右的浅坑。

    包括陈大栓在内的所有人都没见识过这种开花弹,弹丸爆炸后虽然并未给明军造成杀伤,但正在向前行进的明军士卒还是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紧接着又是两声巨响传来,两发炮弹瞬间飞来,先后落在左侧明军士卒的阵前数步的地面上炸开。

    轰轰两声炸响过后,弹片加上爆炸形成的冲击波将前排的七八名士卒击倒在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受伤士卒的惨号声响了起来。

    在发射完一轮炮弹后,右翼后阵的荷军炮手开始紧张地刷洗炮膛、装填弹药,准备进行第二轮的射击。

    “退后!退后!”

    刘世权在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呆瞬间之后,一边满脸焦急的朝着手下士卒摆手,一边疾声大呼着。

    被爆炸惊呆的明军在听到自家上官的喊声后,虽然还没有醒过神来,但仍然下意识地按照平时演练形成的习惯,从中间分成两部,准备转身向后撤退。

    但右翼的荷军火枪手却趁此机会整好队形,在范、伍德盖特的指挥下向明军大步追来。

    没等左翼明军完全转身完毕,荷军已追至五十步左右的距离,随着军号的响起,前排荷军打响手中火枪后立刻向两侧迂回,准备回到后阵装填弹药。

    一阵爆响声中,荷军第一排二十五只火枪组成的弹幕将七名明军士卒打倒在地,还在转身准备向两侧撤离的明军士卒顿时一阵慌乱。

    紧接着,第二排的荷军又是齐步向前,举枪瞄准后击发了火枪,在一阵惨叫过后,明军又有五名士卒中枪倒地。

    眼看到第三批的荷军已经齐步向前,有些胆小的明军士卒惊慌之下已经不顾上官指令,开始推挤同伴自顾自的向后奔逃。

    本来还算齐整的明军方阵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