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承乾宫
    崇祯十年腊月二十六日,紫禁城坤宁宫里到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宫女们在女官的指挥下忙碌进出,准备着正午开始的宴会。

    身着便服的朱由检正在寝宫里逗弄着水哥儿,一身华服的周后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这对父子。

    今天是水哥儿的百日生辰,朱由检吩咐要好好办一场宴席庆贺一下,并且特意下旨让嘉定伯一家入宫与宴,也是想趁着过年之际,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一番。

    周后在对丈夫如此细心体贴心怀感激的同时,也向朱由检提出了何不让田贵妃、袁贵妃的父兄家人一起进宫,一来全家团圆,二来两人诞下的子女也已经可以见生人沾沾人气了,这样也免得有厚此薄彼之嫌。

    朱由检一琢磨也是这回事,本来他想等着单独给另外两宫办百日宴,现在看不如干脆一道招进宫来热闹一番,又想了一想,趁早连巩永固他们都招呼来提前过个年得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此时京师的各个衙门已经在小年当天全部封印放假。

    上至勋贵府邸,下至小户人家,几乎所有家庭都投入到了采购年货、清扫卫生、置办新衣的忙碌当中。

    京师四城的几大市场以及街道上的各种商铺都是生意兴隆的样子,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品都是处在热销的状态中。

    大街小巷的男女老幼都是一副喜气洋洋地神情,尤其是平民百姓们,脸上的微笑里透着对现状的满足,以及对未来的憧憬,欢声笑语充斥着京师的每一个角落。

    “父皇父皇,何时再带我出宫游玩呀?啊?水哥儿醒了!?我也要抱一抱水哥儿!给我给我!”

    随着一阵欢快的叫声,坤兴笑嘻嘻地由殿外跑了进来,一看到朱由检怀里抱着的水哥儿,坤兴欢叫一声便扑了过来。

    “坤兴!都多大了还如此不懂礼节?!平日里所学去了何处?!”

    周后皱着眉头冲着坤兴呵斥道。

    坤兴今年已经年满七岁了,周后由去年开始便让宫里的女官轮流教她各种礼仪,想以此来约束一下她活泼好动的性子,但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已经被朱由检惯坏了的坤兴早就玩野了,根本受不了那一套一套的各种繁文缛节,仅仅上过两次礼仪课之后便开始装病。

    在被周后毫不留情地揭穿并顺手打了几下之后,坤兴假装乖巧听话,但在确定周后去了袁妃处之后,鬼精灵的她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后宫,直接跑去前面的乾清宫找朱由检告状去了。

    朱由检得知事情的原委后也是哭笑不得,在给哭的双目肿胀的坤兴许诺带她出宫游玩后,抽空又和周后沟通了一番,好说歹说才把坤兴的礼仪课删减了大半,最后还惹得周后一通埋怨。

    “慢着慢着!别抢别抢!水哥儿年幼,经不起磕碰!坤兴你气力还小,要是抱不稳磕着水哥儿可了不得!”

    朱由检赶忙抱着水哥儿站起身来避开扑过来的坤兴,口中一边给坤兴解释着。

    “坤兴力气可大了!上回定王要抢我的木偶,都被我一下子推了个跟头!父皇,坤兴好欢喜水哥儿!可来过几次母后总不让坤兴抱他,父皇你就让坤兴抱一下好不?!”

    看着坤兴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朱由检无奈之下只得重新坐回锦榻上,将正在用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水哥儿小心翼翼地放到坤兴张开的双臂中,一双大手却是暗自在下面护佑着。

    坤兴却是没有朱由检想象的那样鲁莽,而是学着大人的模样很自然的就将襁褓中的水哥儿抱了起来,然后用满是爱意的眼神端详着水哥儿柔嫩的脸蛋,口中嘀咕着:“水哥儿你快些长大,将来皇姐带你出宫去吃好多吃食,给你买好多玩偶,皇姐可是有好多银两呢!”

    水哥儿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坤兴,突然之间伸出小手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头发,使劲往自己的怀里拽着,咧开小嘴咯咯大笑起来,坤兴则是疼痛难忍之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但抱着水哥儿的手臂并未松开。

    朱由检慌忙抓起锦榻上一个布偶举在水哥儿眼前一晃悠,水哥儿眼前一亮,立刻松开小手将布偶抢了过来。

    一旁的乳娘赶紧上前把水哥儿接了过去,周后坐在那里笑嘻嘻地并未出言。

    朱由检站起身来轻抚着坤兴的小脑袋笑道:“不哭了不哭了!下回可不敢再抱水哥儿了,这般大的婴孩不管见到何种事物都想要抓在手中,父皇和你母后都被水哥儿抓过呢!哈哈哈!没想到我家坤兴今日也吃这般大的亏!走走走,父皇带你去承乾宫转转!”

    坤兴一边用手抹着眼泪,另一只手抓住朱由检的大手,随着朱由检向着殿外走去,边走边还不时地回头望向乳娘怀中的水哥儿,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承乾宫位于坤宁宫东侧,虽然两宫相隔不远,但与端正肃谨的坤宁宫相比,承乾宫的院落里却是别有一番景色。

    随着內帑收入的大幅增加,朱由检自是不会亏待自家人,各宫的费用开支也是水涨船高,上至各位贵人,下至女官宫女,各种待遇也是有了极大的提高,这也算是对各宫数年来窘迫生活的一种补偿吧。

    多才多艺的田贵妃并没有因为有了大把的银钱而胡乱开销,喜欢素面朝天的她没将银钱花在添置大量的首饰和粉黛上,而是别出心裁的对承乾宫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

    在她亲手设计绘图并指挥下,承乾宫以扬州园林的模式作为参照重新进行了改建,并于崇祯十年的上半年基本竣工。

    置身于焕然一新的承乾宫内,让人恍如来到了烟雨江南的繁华盛景之中。

    院内假山池塘、花草树木布置的精巧别致,曲折蜿蜒的回廊避免了风雪烈日的侵袭,原先四周高大的院墙也改成了木栅,使得原先那种压抑感彻底消失。

    朱由检起初对田贵妃的这番举动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但随着承乾宫改建后的雏形形成之后,朱由检不由得对田贵妃的才气竖起了大拇指。

    等到承乾宫彻底改造完工之后,从朱由检到周后、袁贵妃,甚至懿安皇后,都对田贵妃的灵巧心思赞不绝口,承乾宫也随即成为了后宫贵人们最愿意来的地方。

    按理说贵人们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西苑大气恢宏的景致看久了也是让人有些倦怠,而承乾宫宛如江南处子般幽静秀丽的景色却是令大家百看不厌。

    更关键的一点是,承乾宫与坤宁宫、翊坤宫离得太近了。

    宫里的贵人们用过晚膳后,借着散步消食的功夫便要过来溜达一圈,然后聚在一起谈论一些家长里短之事,时间久了,整个后宫内的氛围也变得更加地和谐安宁起来。

    “秀英啊,你就听为父一句可好?这宫里除了皇后,其余嫔妃皆是以色侍人,你现今已是奔着三旬去了,年老色衰已是不免之事,唯今之计只有另想他法方能固位啊!你兄长费尽心力才觅得如此佳人,若是能送入宫内,皇上必会龙颜大悦,到时你在宫中的位子将会更加稳固,若是能借机提出些许要求,皇上能不答应吗?”

    浓眉大眼、外形英俊的田弘遇坐在锦榻上,冲着在一旁逗弄婴孩的田贵妃语重心长的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