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殴打
    田畹忍耐已久的怒气终于在邹枢的戟指之下发作了。

    心高气傲的他最不喜的就是有人伸手指着自己喝骂,这会让他的心理上有一种被人蔑视的感觉。

    “入你娘的X!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着老子骂!老子今天非得教你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不可!”

    田畹从小就跟着田弘遇带到家中的游侠儿学过几招,平时虽也是过着醇酒美妇的逍遥生活,但毕竟底子在那里摆着。

    他撩起衣袍一角往腰带上一塞,一个跨步上前,左手拨开邹枢指着他的那条手臂,右手攥拳顺势捣出,一拳就将邹枢的右眼封住,接着侧身抬右腿一个侧踹,一脚便将邹枢踹倒在地。

    之后他趁势扑将上去,骑在邹枢的身上一边挥拳殴打一边高声怒骂。

    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邹枢毫无还手之力,被田畹揍得惨叫连连,眨眼之间脸上便是青紫一片,口鼻也被打的鲜血直流。

    这一切也就发生在一瞬间,吴江这边的十几个人虽然仗着人多势众,加上有欺田畹几人是外地人的念头,所以这才有恃无恐。

    但这帮人不是士绅子弟便是出身官宦之家,平日里以风流雅士自诩的他们惯是流连于风月之所,何曾见识过如此场面,田畹如同市井粗汉的行举顿时让大部分人惊呆当场,一下子竟是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几名反应过来的公子哥见到如此场景,热血上涌之下呼喝着向田畹扑了过去。

    还没等他们近身,田畹的两名随从跳步上前连踢带打,眨眼之间将几人击倒在地。

    其余的吴江人氏有的想要上前厮打,有的则是胆怯之下想要转身躲避,刘妈妈见势不妙早就闪到一旁,惊声呼喊着想让众人停手,但嘈杂混乱之下,众人都已经是身不由己。

    刘妈妈见状赶紧冲出戏场门外,这帮公子哥的随从们都在院外候着自家主人,刘妈妈情急之下只能跑出去叫人了。

    她已经看明白了,要是再不找人前来帮忙,再打下去要是出了人命,就算是与己无关,可最后也少不得吃挂落,自己这戏班子保不保得住还两说呢。

    田家的两名随从击倒几人后犹自觉着不过瘾,索性冲入人群当中对着吴江众人开始拳打脚踢。

    这两人都是打架的老手,下手尤其狠辣,专捡着人身上的要害部位下手狠击,往往只需两下就能让人痛苦倒地。

    而这群公子哥人数虽多,但平时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上个茅厕都要别人服侍的伪娘般的存在,哪里经得住这等恶狗般粗汉的击打。

    随着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响起,剩余的公子哥们在数十息之内便全部被打倒在地哀嚎不已。

    两人得意洋洋的收了手,田畹也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

    邹枢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呻吟着,身上的长衫凌乱不堪,发髻也披散开来,两眼乌青、面部肿胀变形,口鼻之中鲜血还在不断的流淌着,模样凄惨无比。

    “少爷,咱们还是先行离开此地为好,不然的话恐有后患!”

    随从刘勇来至田畹近前,给他掸了掸衣袍上的泥土后轻声道。

    “少爷,老刘说的极是,此地不宜久留!”

    另一名随从赵远也是压低声音劝道。

    “也罢!咱们走!”

    田畹适才因愤怒而失去的理智已经恢复过来,他平复了一下呼吸,四下扫了一眼后,朝着身旁哼唧不止的邹枢踹了一脚后,当先朝着戏场的后门处行去。

    赵远紧走几步在前面探着路,刘勇落后几步护着田畹的身后,三人疾步向着后院而去,戏台下面只有吴江的十几人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田弘遇结交的这帮市井好汉,对埋伏撤退这一套都是门清,田畹自幼日濡目染,自是知道从哪撤离最为安全。

    刘妈妈的戏班所在是一处环境优雅安静的园林式建筑里,从后面的戏台到前院门外要走不少的路,等到她跑到外面喊人回来,田畹三人早就从后院角门出去,在不远处的河岸边雇了一艘小舟向着苏州府而去。

    “邹公子,各位贵人,未曾想到今日竟让各位贵人遭了如此大难!都是奴奴的不是!奴奴愿拿出五百两银子汤药费赔偿各位贵人!还请各位贵人大人大量,绕过奴奴这一遭!呜呜呜~~~~~”

    刘妈妈抹着眼泪跪在地上,冲着坐在椅子上犹自呻吟不止的邹枢等人磕头谢罪道。

    这五百两银子可是她积攒了许久的积蓄,没想到这次竟是一次性的吐了个干净,刘妈妈越想越觉着憋屈肉疼,索性趴伏在地大哭起来。

    虽说邹枢等人打赏不断,可是每次听完戏之后,刘妈妈都要从附近的酒楼订上几桌上好的席面供众人享用,甚至还要从那些楼上雇请艺伎来弹唱助兴,这些可都是不小的开支。

    再加上这所院落的租金、戏班中各人的月薪、吃喝花费等等,林林总总算起来,能积攒下这笔银钱已是相当的不易了。

    “刘妈妈且起来吧!此事究其根本与你无甚干系,汤药费就不必了!吾等不缺那点银钱。只是今日之辱吾等深以为耻!若不能将那三名狗贼诛之,吾等还有何面目于吴江厮混!待将田贼绳之以法之后,邹某自会对各位有所表示!”

    虽是被田畹一顿痛殴,但邹枢并未被伤及要害,头脑虽略觉昏沉,但并未失去正常的思维判断力。

    伤处传来的疼痛感比不上此刻他心中的羞恼之意,对田畹的杀意已然升腾起来。

    尽管心中恼怒万分,但毕竟是世家出身,此刻的邹枢并未因迁怒于他人而失了风度,况且他心里还惦记着陈圆圆,自不便为了些许银钱而误了自己的大事。

    其他众人中虽然也有人想问刘妈妈索取一笔银钱,但看到向来以首领自居的邹枢如此做派后也就罢了念头。

    “众位兄长贤弟,今日之耻吾等皆不能忍之!以邹某之意,诸位还是先行回返各自府中,将今日身受无妄之灾诉诸于家中长者,恳请家中动用资源找寻田姓恶贼,而后将其严惩之!邹某稍后亦会如此行事。只是现下邹某还有话要问刘妈妈,故此还请诸位先行一步!”

    邹枢忍着疼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着众位公子哥们行了一礼,众人或是会意或是只想着尽早返回家中,在与邹枢见礼后,由自家仆从或搀或抬的离开了戏班。

    刘妈妈心中万分欣喜的起身送别了众人。

    “奴奴谢过邹公子宽宏大量!公子大恩大德奴奴今生实是无以为报,只愿来生结草衔环能报答公子!不知公子还有何事吩咐?奴奴都会照做!”

    回到剧场中的刘妈妈再次跪下,真心实意地叩谢了邹枢的大度和宽容,与此同时心中也有了决断。

    精明的刘妈妈其实猜到了邹枢的心思,本来她还打算再拖个一年半载,多捞些银子再说,但这次突如其来的的变故让她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要是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就直接要了她的命了。

    “姓田的贼子此次乃冲着陈姑娘而来,为避免陈姑娘再次受到惊吓,邹某欲将其接入邹府暂避一段时日,刘妈妈意下如何?稍后本公子会着仆从送来八百两纹银给妈妈,算是对此次戏班损毁之物的赔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