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新年
    阳武侯薛濂等人虽然身份尊贵,但因着性别的关系,他们的亲眷可以去后宫,他们本人是没有资格进入乾清宫往后的宫殿的,而周奎等人倒是在得到准许的情况下可以正常出入。

    这就是勋贵与勋戚的区别。

    勋贵再怎么着也是外人,而勋戚是亲戚,与宫内的贵人们有着血脉相连的关系,在讲究亲亲的过去,这就等于是半个天家人了。

    “呵呵呵呵,朕的妹子进来可好?朕那几个外甥你可得找人好生教导着,将来朕会有所安排。还有薛卿你等亦要牢记,于家中子女之管教且不可放松,若有材质可堪造就者,不论文武,说不得会有一番前程!”

    昭仁殿里,君臣见礼分头落座之后,朱由检笑呵呵地开口道。

    大明的勋贵子弟众多,因为条件优渥的缘故,所以长大成人之后,绝大多数都成了废材,浪费了祖上优良的基因。

    可能会有人说,那是因为朝廷对勋贵的限制,不允许他们的子弟出仕为官,这才造成了这个群体醉生梦死的状况。

    其实大明的历代皇帝并未对勋贵子弟出仕有过明确的限制。

    所谓的不准出仕是文官集团出于对勋贵们的忌惮,生怕出现既掌军权又有在朝为官的世家出现,从而形成一种不可控的态势,威胁到皇权和文官集团的利益,所以才渐渐有了这种众人皆知但不说破的局面。

    实际上,就算文官们不去想方设法限制勋贵集团,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世祖们也根本没打算去读书做官。

    因为根本没必要。

    依照大明对勋贵们的优待以及自身的特权,哪个勋贵之家不是家资千万,生活豪奢?

    就算你是庶出,或者是婢生,那至少也能衣食无忧的过完一生。

    再说,勋贵之家都是起于行伍之间,对于子女的教育基本都是放养式的,并没有一套很系统的家教方式,这也导致了大明的勋贵集团几乎从未有人才出现过的状况。

    朱由检是想尝试着改变这一状况。

    在他的计划中,只要是人才,无论出身高低贵贱,都应该有让自己施展才华的平台,广撒网之下,说不定就能网得一条大鱼。

    “回皇兄的话,臣日常之间从未放松对子女之教育,就算他们成不了才,但也绝不至给天家蒙羞!蒙皇兄遣名医相助,乐安的身子依然是大好!前几日乐安有胸闷欲呕之状,经郎中探脉而知,乐安已是有了身孕,来年皇兄说不得又要破财多给一份压岁银了!呵呵呵呵!”

    近几年来,从一个不被重视的小小驸马都尉,一直到现在的宗正府大宗正,门客也成为了皇家商行的总掌柜,皇帝对自己的亲厚也是众人皆知,心情大好之下,向来文雅宽厚的巩永固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好好好,喜事,喜事!呵呵呵呵!这段时日可谓是数喜临门啊!驸马你今日可要不醉不归才成!乐安那里自有朕去知会一声!到明年的年夜,朕会亲手将压岁银发于几个外甥之手,免得被你短下留作私房钱!哈哈哈哈!”

    本来心情就不错的朱由检,听完巩永固的话之后心里更觉舒畅无比,竟是极为罕见的放声大笑起来。

    “启禀皇上,臣等自是明了我皇之心意,平时对府中子女管教也是甚为严苛,决不允有纨绔出于府上!我皇于臣等之关切,臣等俱是感怀于心,只恨无以报之!”

    待朱由检大笑过后,阳武侯薛濂率先站起身来,冲着朱由检弯腰拱手行礼,新乐侯刘文柄、宣城伯卫时春,还有巩永固也是一同起身行礼。

    “诸卿且坐、且坐,今日乃是过年小聚,亦是家宴,卿等俱非外人,切勿拘礼过甚,现下已是临近年节,左右无事之下,诸卿须放开畅饮才好!”

    崇祯十一年正月二十,长达近一个月的年假终于结束了,京师各衙门纷纷燃放鞭炮以示开衙,所有官吏也开始了正常上值,新的一年在一片热闹欢快的景象中正式拉开了序幕。

    辰时整,紫禁城皇极殿前的广场上人头攒动,正在等候参加崇祯十一年第一次大朝会的各级官员云集于此,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处小声谈论着各种话题。

    而内阁诸人以及正三品以上的高官、阳武侯等勋贵们则是文左武右,立于殿门台阶下前排位置,各人都是神情肃穆端庄,并无人交头接耳。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一百二十名身高体型相差仿佛、身着鲜亮盔甲的锦衣卫大汉将军,手持各种卤薄仪仗由大殿两侧列队而出,沿着殿前的平台开始,一直向下排到了内阁诸人面前几步的地方,之后个个昂首肃立、双目直视前方。

    紧接着一名御马监的太监登场亮相,挥动长长的静鞭迎空一甩,“啪”的一声炸响过后,广场上的嘈杂声顿时戛然而止。

    “百官整肃仪容,入朝觐见!”

    一名年轻太监行至台阶处,尖着嗓子对阶下的百官高声唱喝道。

    随着唱喝声落下,广场上的百官稍稍整理一下仪表,在内阁首辅温体仁及阳武侯薛濂的率领下,亦步亦趋的沿着台阶迈步向上。

    而直到四品以上的高官们全部进入宽敞明亮的皇极殿后,广场上的中低级官员尚在排队等候攀登台阶。

    “皇上驾到!”

    等殿内的高官们站稳身形之后,随着王承恩的高声唱喏,一身衮冕的朱由检自殿后转出,大步登上御阶,转身坐在了龙床上。

    随着教坊司的鼓乐齐鸣,殿内殿外百官纷纷跪倒在地,口呼万岁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

    “诸臣工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随着王承恩的呼喝声,殿内却是鸦雀无声,并无人出列奏事。

    这也是约定俗成的一条规矩,大朝会只是一种庄重肃穆的礼仪,用以彰显皇帝的威严以及朝廷的气度,并不是用来商议国事的地方。

    大明的大朝会制度都是依着皇帝的性情而再三修改的,朱由检穿越过来时正值内外交困之际,所以从未举行过这种大场合的见面会、

    直到今日时局彻底稳定住之后,朱由检才在温体仁等人的劝谏下举行了这场大朝参。

    “退朝!”

    “恭送我皇!”

    随着王承恩的喊声以及百官们的称颂声,朱由检起身下了御阶回到了后殿。

    文武官员躬身目送皇帝走后,这才相继转身退出了皇极殿。

    一场规模盛大的朝会就这样结束了,没有资格进殿的中下级官员们,甚至连皇帝什么模样都没看见,但也只能随着人群出宫而去。

    而内阁首辅温体仁以、孙传庭、陈奇瑜、侯恂、范景文等四位新晋大学士,都察院临时主持院务的右都御使施邦曜、兵部尚书杨嗣昌及两位侍郎、司农寺左右少卿等重要部司主官则是奉命留了下来。

    皇帝有旨,留下的众臣齐聚乾清宫昭仁殿,开始新一年第一次国事会商。

    “启奏圣上,崇祯十年一整年,我大明各方面之状况比之从前都有了较大变化,无论是北地各省灾民安置还是江南税赋上缴,均有较好之改观。太仓去岁入库银钱物资总计约值四百万两,而因流民拓田开荒已是初见成效,受灾各省府州县下拨赈灾钱粮物资数量也是大大减少。现在北地各地方官府正全面展开打井筑渠、兴修水利之工程,以使朝廷之施政能惠及更多百姓,督察院以及亲军亦是大量进驻各地方,对其间是否有贪贿怠政之举进行严格查访。如此多策并举之下,若无大规模天灾生发,预计今年各方面应能比去岁更佳!臣以为,此全赖我皇英明神武、睿智果决之下方能有此建树,长此以往,盛世大明将在不远之时日重现!臣为我皇贺!为大明贺!”

    随着重臣们相继起身高声颂贺施礼,首辅温体仁结束了对去年的简单总结,以及对新一年的展望,昭仁殿中的气氛变得庄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