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狭路
    “把总,咱们这得胜堡在松山城南面几十里地了,为啥子还要出来哨探?建奴要是打过来,前面的堡城不早就传出警迅来了?俺看啊,咱们再往前哨探个十里八里的,赶紧找个背风的地方烤烤火吧!你说这都打春都快两旬了,这关外咋还是这般冷啊!”

    得胜堡西侧的大山丛林中,一只十余人的明军夜不收小队牵着战马在林中蜿蜒穿行着。

    这是奉命出来哨探的一只秦军夜不收小队,带队的是年过三旬的把总崔行云,他牵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一双明亮的眼睛不停地来回扫视着两侧,两只耳朵也在仔细聆听并分辨着周围传来的各种动静。

    按照夜不收的规矩,十余人分成了前中后三组,每组间隔约有二十步左右,这个距离之内如果前队遇袭,中间一队的短弩可以就地进行支援,而后队也会很快做出反应。

    刚才说话的是跟在崔行云身后的总旗高进,年龄比崔行云略小,身材高瘦,长着一张与身材相匹配的长长的马脸。

    两人原先都是陕西镇的夜不收出身,俱为从军十余年的老行伍,都有一身的好武艺,但因为边军里派系林立,他们几个虽然也立过不少功劳,却都被上司抢去按在了手下亲信的头上,最后不过是落了些许赏功银完事。

    崔行云等人虽然也是非常不满,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也只能忍气吞声的憋在心里。

    直到孙传庭赴任陕西后开始编练新军,在打听到新军缺少老兵并且粮饷按时发放的消息后,崔行云与高进等人一合计,干脆带着战马兵甲连夜出走,投奔到了孙传庭的麾下。

    孙传庭虽然正直,但却不是迂腐之人。

    他对大明边军的腐烂早有了解,在得知了崔行云等人的情况之后,孙传庭对此并无丝毫反感之意,反而采取了不闻不问、听之任之的态度。

    而像崔行云他们这种情况的事情真是不少,随后的日子里,不断的有边军低级将官和士卒闻讯投奔了新军,最后总人数多达了近两千人之多。

    事情发展到了后期,这些军镇的总兵大将也知道了这一情况,但谁敢去陕西巡抚门上要人啊?

    无奈之下,这群兵头们只能下令各部严加防范,所有士卒不得外出之后,情况才得以缓解。

    这些来自与陕西镇、宁夏镇、延绥镇,甚至更远的甘肃镇的逃兵,大多数都是战阵经验丰富的老卒,他们的到来让秦军的骨架迅速地建立了起来。

    这批老卒中虽有不少人的军纪确实差了一些,但在秦军严格地纪律、每顿管饱的饭食、足额发放的军饷、表现出色便能拔擢等数项举措之下,这些多年养成的坏习惯也被慢慢地纠正了过来。

    正是在这群老卒的带领和示范下,作为新军的秦军却是迅速成长为了一只强军。

    在随后秦军的几次征战中,崔行云和高进等人先后立下了几次功劳,但这次却再没有人来抢他们的功劳,而是升擢赏功一并发下,崔行云也得以积功升至把总的职位,高进也落了个总旗的职位,终于迈入了大明官军军官的行列里。

    “你懂个屁!前几日俺从参将哪里得知,义州那边已是来了大队建奴,且每日都在不断增兵,锦州、松山都已封闭城门!参将还告知俺,松锦城外咱们官军哨探已是与建奴哨探交过几次手了!看建奴之意,这是想一路往南探查咱们的军情,要不然为何遣咱们出城查探?”

    崔行云一边跟高进说着话,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在崇祯十年秋日抵达京郊休息月余之后,部分秦军便奉命分批开赴关外,越过宁远城后进驻了几座堡城之中。

    崔行云和手下的五十余名夜不收隶属于参将雷声辖下,他们这一部共计三千余人驻扎在了松山西南方向的得胜堡。

    “把总,恁说,这建奴真是有传言中那般厉害?俺们可是跟西北马贼、土匪、流贼都交过手,那些马贼可都是扎手的紧,最后还不是给俺们给宰了个干净?建奴能比马贼还强?比高闯王那些番兵还强?”

    高进虽是长了一副吓人的模样,可天生就跟妇人一般的话痨,他和崔行云在一起的时候,崔行云只需出个耳朵就成,剩下的话题高进自己就包办了。

    因着前后都是在自家地盘上的关系,精神放松的高进话匣子一下子又打开了。

    “敌袭!”

    已经养成了一边听他唠叨一边观察四周的崔行云突然低喝一声,身体同时迅速向旁一闪,随后矮身钻进马腹下。

    “嗖”地一声轻啸过后,一只三棱重箭插在了刚才他身体所在位置的地面上,长长的箭杆还在轻轻抖动中。

    十余年的夜不收生涯,使得崔行云耳目灵敏度远胜常人,身体的急速反应也几乎成了下意识的动作。

    刚才那一声轻微的弓弦响动声被他那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身体立即作出了相应的躲避动作。

    而他后面有些大意的高进却没那么好的运气,听到崔行云的示警声后他下意识地身子一歪,一只闪电般飞来的长箭透过他身上的棉甲深深地扎在了他的肩头,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的身子带倒在地。

    高进倒地之后忍着剧痛顺势一个侧滚藏在一棵大树后面,他迅速翻身爬起后背靠着大树坐下,几声惨呼和战马的悲鸣声传来,然后是重物倒地压断幼树发出的声响,他能听得出悲鸣声是自己的战马发出来的。

    高进一只手摁在受伤的肩头,口中大喘几下后让心绪放平,然后由树后稍微露头看向长箭射来的方向。

    崔行云躲过第一只箭之后,顺手将短弩从战马的兜囊中摸出,然后迅速从马腹下躲到了一棵树后。

    跟在他和高进后面的两名夜不收没来得及躲开重箭的突袭,一个被射中脖颈仰面倒地,手捂住伤处挣扎几下后便悄然无声,大股地鲜血顺着被长箭撕开的口子汩汩而出,很快便将一小块地面染红。

    另一名夜不收被重箭命中胸口处,一声金属之间碰撞地闷响过后也是被冲击力带到在地,但他随即翻身藏到了树后。

    关键时候,护心的铜镜救了他一命。

    崔行云身子紧贴着树干探头向侧前方看去。

    数十步外,七八道身影正借着树木的掩护迅速向他们逼近。

    这些人身上的盔甲样式与大明官军极其相似,不同之处在于帽盔顶部的盔尖细长,如同竖着一根长长的铁条一般,上面飘扬的白缨显得很是孤单。

    “是建奴!用铳!”

    虽然秦军并未与建奴碰过面,但出现在这里袭击官军的只有建奴。

    尤其是那一张张丑陋且冷漠的面孔上散发出的嗜杀的神情,与传说中的建奴形象别无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