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惨胜
    眼见两名明军持刀一前一后向自己杀来,赤手空拳的胡舍里却是丝毫不惧,他侧身避过砸来的两把手铳,接着一个虎扑向冲在最前面的明军扑去。

    那名明军揉身举刀直刺,胡舍里身子一侧避开刺过来的长刀,未等对方收回长刀做出下一个动作,胡舍里垫步上前发力一拳捣在他握刀的右臂上端,巨力之下,那名明军的右臂顿时软软垂下,手中长刀掉落地面。

    那名明军左手捂着右臂,脸上冷汗直冒,短时间内已经失去了抵抗力,胡舍里紧接着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那名明军噔噔噔后退数步后委顿在地,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另一名明军趁着胡舍里侧身相对的空档,挥刀横砍向他的肋部,胡舍里急切之间错步闪身欲要躲开,但还是被上半段刀身部分将他的棉甲划开,并且肋部也被切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瞬间将他的半边白甲染红。

    剧痛之下的胡舍里口中嘿然出声,顺势脚步不停地向前窜去。

    虽然他武力强悍,但在身上两处伤口剧痛的牵扯下气力也在飞速流逝,在利刃面前也不能硬来。

    就在此时,不远处肩膀中箭的高进却是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

    就在崔行云接连毙杀两名清军时,一名清军发现并向着高进冲来,高进由于右臂无法发力,所以只能用左手握着早就装填好弹药的手铳向这名清军开了一铳,但却并没有命中就在几步外的目标。

    那名清军被手铳的巨响惊得停顿了一下,在发现身上并无异样后随即发力冲来,手中的挑刀也蓄势后直刺过来。

    高进见状来不及将手铳掷出,只能闪身错步向一旁避开,然后双足发力向前疾奔,试图借着树木的掩护摆脱那名清军的砍杀。

    但他只顾着躲避后面紧追不舍的这名清军,根本没注意道另外一名清军已然从一旁悄然接近了他。

    就在他奔跑一段脚步放慢准备观察一下情况时,一柄虎牙枪从一旁急刺而至,注意力分散的高进来不及躲闪,锋利的枪尖破开棉甲直入他的肋部。

    剧痛之下的高进手铳掉落地面,侧身跨步双手抓住枪杆嗔目大喝一声,拼尽全力横向一挥,那名正向前发力的清军被枪杆上传来的大力甩的一个趔趄,枪身也随之脱手。

    高进忍着剧痛将枪尖从肋部抽出,一股鲜血喷射而出,他抛掉短枪后合身一扑,将那名清军扑倒在地,两个人随即翻滚扭打在了一起。

    高进趁着占据上身位的时机,双手抱住对方的头部,脑袋发力狠狠地撞了上去,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那名清军鼻梁被撞塌,鲜血顿时在脸上蔓延开来。

    没等高进再一次撞击下来,那名清军伸手撑住他的下巴让他无法用力,另一只手挥拳猛地击打在高进的耳部。

    一阵嗡嗡的声响在高进的脑袋里回响开来,神智也随之在瞬间变得有些不清起来。

    他趁着脑子中一丝清明尚在,用力一咬舌尖,剧痛感让他的神智为之一清,他不顾那名清军连续击打带来的痛感,腾出左手将插在右边肩膀上的长箭猛地拔了出来,然后顺势发力一下子将三棱箭头插进了那名清军的右眼之中。

    那名清军根本没来得及发出惨嚎声,锋利的箭头透脑而出,瞬间毙命当场。

    高进松开握住箭杆的手臂,口中一边穿着粗气,一边发出嘿嘿地笑声,鲜血顺着口中流下,随后从那名清军的身上向一旁歪到在地。

    从高进被刺中到他反杀对手,这中间也不过十几息的时间,而一直紧追不舍的那名清军也已经赶了过来,双手举刀就要发力将高进斩杀当场。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挟着急风飞了过来,正中那名举刀清军的头盔,一下子就把他砸的向一旁一个趔趄,全身的气力也随之一泄。

    十余步外,扔完石块的崔行云双手持刀疾奔而来。

    被石块击中头部的清军稳定了一下心神,见状也顾不得斩杀高进,低吼一声双手握着挑刀迎向崔行云。

    所谓的挑刀其实就是那种长柄大刀,类似于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的样式,利于马上挥砍,但在丛林中则显得比较笨拙。

    胡舍里率领的十人也都是清军探马,长于马上作战,也习惯了趁手的兵刃,加上双方属于遭遇战,所以这名清军并未顾得上挑选马背上的兵器,惯性驱使之下还是使用了平时所用的挑刀。

    崔行云眼见对方兵器长大,若是正面力敌,自己根本无法近身,没准一个不小心被长刀砍刺一下就会有危险,所以打斗经验丰富的他选择了转身就跑。

    那名清军本来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没想到对面的明军看似来势汹汹,实则胆小不已,肯定是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之后这才选择了逃命。

    这才是明军的一贯作风。

    那名清军心下轻蔑的同时,迈开脚步向前便追。

    崔行云有意识的放慢脚步,待行至一颗粗壮大树前时身形特意停了一停,随后迅即回身。

    那名清军刚好赶到近前,眼见崔行云回身,随即发力举刀横扫,想将崔行云斩为两段。

    崔行云见对方长刀扫向自己的胸腹位置,就在刀势已老、再也无法改变之时,突然之间双膝一跪后上半身顺势后仰,那名清军的长刀带着一股疾风从他的面上划过,虽后狠狠地斩中了他身后的树干,锋利的刀身嵌入树身深达数寸,急切之间根本无法收回。

    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崔行云腰板一挺直起身子的同时,手中长刀一个直刺,尖锐的刀尖破开对方的棉甲,雪亮的刀身直接从这名清军柔软的腹部深深的扎了进去。

    那名清军惨嚎一声,松开挑刀刀柄后双手攥住直入腹中的刀身,就像要阻止这柄致命的利刃继续深入自己的身体一般。

    崔行云一转刀把后横向一切,那名清军大睁着双眼缓缓跪倒,从远处看去,还以为两人是在对拜一般。

    “咔嚓”一声脆响,崔行云站起身来挥刀横砍,一股鲜血喷出尺许高,这名清军的头颅飞起来后迅速落在地上,滚动了几圈后面孔朝上停住,一张满是惊骇神情的脸上,死鱼般的双眼望向了天空。

    崔行云将还处于跪地状态的清军一脚踹倒,冲着不远处的高进吼了句:“撑着!回去老子给你找婆姨!”

    随后他持刀向着稍微远一些的胡舍里冲了过去。

    听到崔行云的喊声,已经处于萎靡状态的高进陡然振作起来,他勉强反转身体,挣扎着爬到一棵大树下,翻身强撑着背靠大树坐了下来,吃力的伸手按住伤处,以阻止鲜血的大量流失。

    胡舍里疾奔几步后闪身避到一棵树后平复了一下呼吸,追来的那名明军也随即停住脚步,并未莽撞的上前追砍。

    不远处几声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惨号声传了过来,胡舍里能分辨的出这是自己手下发出的声音。

    这小股明军火器太犀利了。

    胡舍里与明军交手十余年,从未见过这种一触即发、威力巨大的短火铳。

    个人的武勇在这种杀伤力惊人的火器面前简直一文不值。

    看来自己这次要折在明军手里了。

    现在自己带来的手下近乎全军覆没,已经没人能够将自己的尸骨带回建州老家了。

    胡舍里忍着剧痛将插在肩窝处的短弩拔了下来,两处伤口鲜血的流失使他的体力迅速下降,受伤的臂膀已经无法再用力了。

    他陡然间大喝一声从树后转出,靴尖抢地往上一撩,一大团腐烂的树叶夹杂着泥土向几步外的那名明军扑面而去。

    趁着对方视线被遮挡的当儿,胡舍里扑至他的近前,将短弩深深地扎进了这名明军的脖颈中。

    那名明军手中长刀坠落地面,双手似要抬起抓扯什么,但在空气中挥动几下后最终还是倒地身亡。

    已经赶到不远处的崔行云眼看着手下被人杀死,顿时目呲欲裂,他大叫一声加速冲来。

    而就在他十余步外,一名清军见势不妙,已经悄然转身,趁着无人注意的当儿转身向北而逃。

    胡舍里刚要俯身捡起明军掉落的长刀,崔行云双手握刀急刺而至,胡舍里只得侧身避开,随后便要故技重施,打算在奔跑当中寻找空档杀敌。

    但崔行云迅速垫步上前横砍,胡舍里无法转身,只能碎步向后再次闪避。

    趁着胡舍里脚步不稳的空档,崔行云再次大喝一声,收回长刀后跃步闪电般竖着劈了下来,这次胡舍里再也无法避开。

    雪亮的利刃自他的眉眼正中一直劈到胸腹,大股鲜血喷洒而出,胡舍里没有再做出任何动作,仰面直直的砸倒在地。

    崔行云用尽全力含怒一刀,几乎将他的脸劈成两半。

    这个时候,后队五名夜不收已经用手铳和弩箭将三名清军轰杀后赶了过来。

    高进已经昏迷过去,在用柳树皮煮水靠干后的粉末给他伤口处消毒包扎后,夜不收们用长刀匕首削砍树枝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担架,轮流抬着他回返。

    另一名伤势较轻的伤员则是咬牙坚持着跟在后面。

    几名夜不收的尸体也被绑在马上一并带回得胜堡。

    夜不收们找到了清军的马匹,经过搜捡后,清军的首级全部被割下绑在马脖子下面,至于盔甲兵刃都遗弃在了当场。

    这场小规模的遭遇战中,明军供斩杀包括一名白甲兵在内的十名清军,自身阵亡五人,重伤两人,可谓是一场惨胜。

    若不是每人携带了一柄手铳和短弩,最后的结果尚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