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锦州
    “外面建奴是何态势了?有无攻城的架势?叫儿郎们打起精神来仔细盯着,夜间巡守官将士卒员数要加倍,城头点亮火把,城下扔下火炬,莫被建奴钻了空子!二弟、三弟、你二人白天轮值巡守!泽溥,你们弟兄几个排好时辰,晚上轮流上城值守,一定要好生巡查!这紧要关头谁要敢懈怠误事,直接把脑袋给我砍下来!”

    锦州城祖家的豪宅内,坐于主位上的祖大寿正在发布命令,祖大乐和祖大弼坐在下手两端,其余祖家的子侄们站成两排肃立听命。

    “孩儿遵命!回禀父亲大人,建奴挖壕围城后并无攻城之态,四门之外只留有少量兵马,其主力未见踪影。还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们都是明白事理之人,绝不至于紧要关头耽搁军机大事!”

    祖大寿的长子祖泽溥出列躬身回禀道。

    “哼!明事理?若是真的明事理,长伯那件事怎么说?祖吴两家从此变成仇敌一般!且还让朝廷趁机敲去几千马队!一帮混账行子!老子当时就该打杀了你们几个!”

    一想起数月前发生在家中那场惨烈的冲突,祖大寿心里就跟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他恨恨地看着祖泽洪等几个肇事的罪魁祸首,恨不得上去掐死这几个孽子。

    祖泽洪、祖泽清几人吓得身子缩了起来,面上神色也是青白不定。

    自己亲爹的厉害他们可是不止领教过一回,揍起人来直接是六亲不认,非得把你打服不可。

    “好了好了,大哥莫要气恼了,事已至此,再说无益。眼下大敌当前,还是想想如何对敌才好。依大哥看,这回建奴出动大军南下,莫不是存了将松锦一口吃下之心?”

    祖大乐眼见大哥又是一副要动手的架势,赶忙出来打圆场将话题扯开。

    “唔,看这架势,这回洪太所图非小!探马回禀说,建州大军中八旗旗帜都已出现,加上那些鞑子和孔友德几个,兵员怕是上了十万了。洪太这回是下了血本,看来是打算一口吃下松锦及周边堡城啊!”

    一说到南下清军的规模,向来一副大大咧咧模样的祖大寿也是神色凝重起来。

    “那咱们该如何应对才好?这回可比不得从前了,这十万建奴鞑子可不是咱们能对付的了啊!就算松山那个洪亨九带着朝廷那些新军也白搭!早知道不教大宽他们去关内了,有他们在,万一事有不谐,咱们还能杀出城去往南跑!”

    一旁的祖大弼也是一脸沉重的开口道。

    “现下切莫惊慌,松山不也被围住了吗?只要洪亨九这一等大员在,朝廷肯定会遣人来救,就看援军是不是精锐了!对了,老二,你速速遣人出城再向朝廷报信,若是有援军前来,切勿分兵急进,要徐徐来援!咱们守个半年八个月没问题,若是援军急进,中了建奴的埋伏可就完了!速去速去!”

    祖大寿说了几句之后突然想到了这个重要的问题,于是赶紧吩咐祖大乐派人出城南下送信。

    清军虽然挖壕围城,但对于锦州城封锁的并不是很严密。

    双方交手多年,彼此之间太熟悉了。

    济尔哈朗等人知道,就算不围城,祖大寿也绝不会派遣兵马出城野战,至于城内是不是派人求援,这正是清军最巴不得的事呢。

    围城打援是建州对付明军最常用的手段,并且屡试不爽。

    祖大乐应声起身而去,祖大弼接着开口道:“大哥,你说着松山城、大兴、兴平这些堡城能不能守住?去年建州两红旗可是在朝廷新军手下吃了不小的亏,这回虽说建奴来的人更多,可要想拿下这些堡城,估摸着也得死伤不少。原来我还看着那些官军不顺眼,不过现下倒是盼着他们能多抵挡些时日,能撑到朝廷援军前来才好!”

    去年岳托率领的两红旗南下铩羽而归,再加上之前攻破义州的那场战斗,这让辽西将门上下都对朝廷新军的战斗力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看到把自己落荒而逃的八旗精锐覆灭在自己眼前,辽西官军心里既高兴又震惊,并且在潜意识里对朝廷重新产生了畏惧之情。

    正是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兵部的调兵令才会顺畅的得到了执行。

    “建奴不会马上攻打这些堡城!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建奴也会将这些堡城围住,等到城内断粮数日之后才会攻城。去年那两仗之后,建奴也是知晓官军火器的厉害,这回说啥不会再去拿着人命填了。现下我到不是忧心这些,我怕的是朝廷手中还有无如此精锐之兵,若是仅只这些,那就大事去矣!”

    祖大寿邹着眉头回道。

    “父亲大人,难道除了这些新军以外,朝廷再无强军在手不成?目下关内流贼早已覆灭,兵部名下总兵大将着实不少,九边边军战力也是甚为可观,曹文昭、杨国柱、虎大威、王朴、左良玉等人也都是成名已久的名将,若到时奉命齐齐来援,倒也未必抵不过建奴!”

    一旁的祖泽溥忍不住插话道。

    “哼哼!曹文昭还说得过去,杨国柱、虎大威也算老将,手下也有些能打之人,至于王朴、左良玉之辈,都是打顺风仗还成,碰上建奴这样的硬茬,若无强力之人压制,保不齐就会率先逃遁!真要如此,这大明可就要坏事喽!”

    说到最后,祖大寿的心情也是复杂已极,本来挺直的身板一蹋,顺势往后靠在了椅背上,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迷茫起来。

    从心底讲,祖大寿以及大部分辽西将门的将领对大明还是很有归属感的,他们并不愿看到大明被别人所取代,这也是祖大寿听从朝廷之令,派遣马队入关剿贼的重要原因。

    只要大明不亡,辽西将门就会世世代代趴在大明的躯体上吸血,继续过着豪奢无比的生活。

    虽然在大明绝大多数人的眼中,他们不过是一群土财主,但祖大寿们却是已经相当满足了。

    “父亲大人切勿过忧,孩儿觉着,朝廷此次应不会败!之前不是说朝廷又出了个厉害人物,叫孙传庭的吗?据说此人比洪亨九还要有本事,孩儿以为,此次朝廷肯定会遣他领军来援,有他做主帅,那些总兵大将还不得俯首帖耳?再加上咱们送去的警报,这孙传庭定不会上了建奴的当,到时候建奴粮草耗尽,还不是得乖乖地退回盛京?”

    看到父亲一副意志消沉的样子,祖泽溥忍不住出言安慰道。

    “大哥,泽溥说的甚有道理!建奴此次看似来势汹汹,可我觉着实际上没啥大不了的!论起对建州的熟知,大明还有比的过咱们的?这几年朝廷对建州的封禁下,他们还有多少东西拿出来嚯嚯?依我看,这回不过是洪太穷急了眼,这才遣了大军而来!我估摸着,建奴携带的粮草物资绝撑不过半年!大哥放心就是了,说不得到时候咱们抽摸准了还能捡着大便宜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