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兵至
    与陈奇瑜前番推测的时间差不多,在发现清军探马后的第七天,松锦以南的堡城纷纷传来警迅,大队清军毫不顾忌的沿着官道向南而来,目标直指宁远一带。

    于崇祯十年建起的明军辎重营地占地宽满,除了东面和南面有山海的天然屏障外,北面和西面都是就地取材,用粗大结实地松木建起了高达七八尺的木栅,两座两丈高的望塔也分别矗立在了西、北方木栅后十步左右的距离。

    不同于一般营寨望塔的是,这两座塔基用砖石垒就的望塔顶端平台十分宽大结实,各自安放着两门五百斤重的佛郎机炮,平台上的角落里堆放着火药几种弹丸,几名明军炮手或是眺望远方,或是安静地坐地闲谈,等候着即将到来的大战。

    营地内除了散落着十余座存放粮草物资的仓房以外,供上万民夫歇息居住的一排排木屋将整个营地内部遮蔽的严严实实。

    从外面看去,这座营地与平常的没有什么区别,仅有数量不多的明军士卒在里面四处巡逻,但在营地内东南方位无法探查到的开阔地上,一排排整齐地营帐已经立了起来,除了一队队沿着营帐之间通道巡逻的士卒以外,五千余名勇卫营将官士卒均是在自己帐中静坐,等候上官发出的军令。

    这只由总兵孙应元亲率的勇卫营剩余人马,在得到关外传来的清军正在向义州集结的军情后,便奉朱由检之命拔营出关,并于清军开始挖壕围困松锦时抵达了此地。

    这五千余人的队伍就是组建已久的车营。

    整个车营由两百八十辆偏厢车组成,每车配备三百斤小型佛郎机一门、驭手一人、炮手三人、铳手四人、刀盾手五人、长枪手五人。

    整车以犍牛为动力,临战时犍牛用麻布遮蔽双目,双耳塞上棉花团,以防止受到惊吓导致车辆失控。

    之后车辆横向摆开,以带缺口的偏厢朝向前阵,佛郎机炮由缺口处向外射击,而铳手则立于佛郎机两侧射击。

    刀盾手和长枪手负责在敌军突破火力打击后的近身肉搏,保护炮手和铳手的安全。

    虽然已经组建并训练了一年有余,士卒们的配合已经相当的默契。

    而炮手和铳手因为身处平台的关系,心里的安全感有了巨大的保障,所以射速比排成方阵的铳手要快上不少,有些铳手已经能达到在不到两百息内三发的水准。

    这在过去火铳繁琐的装填发射流程中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

    朱由检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心理上还是小小地失落了一把。

    因为这比他期待中按后世的计时算法满了不少。

    他本来很希望一分钟两发的强军,但在燧发火铳普及之前,这种想法纯粹是奢望。

    毕懋康研制的燧发铳因为受制于原材料的关系,无法解决哑火率过高的关系,所以暂时无法大规模的普及,只能做了少量的短铳配发给了军队中的夜不收,以及锦衣卫中高级将官和缇骑使用。

    孙应元这次率部前来的目的就是:把握住时机,充分利用火器的优势,给清军造成最大程度的杀伤。

    虽然清军已经几次与勇卫营交过手,对明军的火器已经有了防备和警惕,但车营的火力胜过普通铳手数倍,只要清军仍然采取从前的打法,那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

    负责守卫辎重营地的五千名秦军将营盘分作两处,一处位于辎重营地北门数百步外的方向,另一处在相距不远地西门立下了营寨。

    两处营盘同样都是用圆木四面为栅,开设营门两处,其中北门营地住有三千人,由副总兵张远亲率,西门营盘的两千人则是由游击贺守道负责指挥防守。

    由于这部分秦军兵力过于单薄,而来袭的清军会是秦军的数倍,在没有接到兵部明确指令的情况下,张远下令,全军没有命令不得出营与敌野战,以全力防守为主。

    由于这两座军营卡在清军进攻辎重营地的要害上,清军若是想绕过去直接攻打后面的辎重营,侧后方就会遭受到明军火力的打击,所以这两处营寨成了清军首先要拔除的两颗钉子。

    因为这两处营寨的四个角上都分别建有一座炮台,上面都配有射程数百步的佛郎机炮,没有任何军队敢冒着被火炮随意轰击的风险去攻打别处。

    崇祯十一年二月初十巳时许,越来越多清军探马身影的出现在了镇远堡以及秦军营盘周边,有些胆大的蒙八旗鞑子哨探甚至穿过秦军的两座营盘之间的开阔地,直接抵近了辎重营木栅外四处观瞧。

    而明军对清军的举动毫不理睬,任由鞑子哨探炫耀马术、四处探查。

    随着日头升到头顶时,远处尘烟四起,大股马队踩踏地面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响彻原野,各色各样的旗帜在尘烟中若隐若现。

    接近正午时分,六千余蒙八旗骑兵以及两千名两红旗的骑兵,在绕余贝勒阿巴泰的率领下进抵镇远堡以东的秦军营盘数里之外。

    清军各路哨探不断飞马赶至阿巴泰的坐骑前,将探查到的各种情报逐一向阿巴泰做了禀报,随后在阿巴泰的大声命令中,围绕在他身边的清军将领们纷纷接令而去。

    随着一道道军令的传下,一队队的骑兵奔向各方,清军大队除了少量游骑散到周围警戒之外,其余骑兵纷纷下马。蒙古骑兵和八旗骑兵们,或是从战马的兜囊中拿出豆料给战马喂食,或是三五成群的就地歇息等候主子的下一步指令。

    下午未时许,北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嘈杂声,随着距离的拉近,这种嘈杂变成了吵嚷叫骂声。

    在大队清军的监护下,三万名穿着破衣烂衫的汉人包衣或是推车或是挑担,装载着大批的粮草辎重乱哄哄地赶了过来。

    随后,在一阵阵的号角声中,各旗的包衣头目们呵斥打骂着,带着手下空手而来的包衣们向各色认旗下聚拢,待清点人数之后,在认旗的引领下向,扛着铁锨锄头圆木等各种各样的工具器材四散而去。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根据事先勘察好的地形,在划分好的区域设立营寨,以供八旗清军扎营。

    在一片热闹喧嚣的场景中,到了申时左右,分散在四处的十余个清军大营纷纷立了起来,天刚擦黑时,一队队的清军主力陆陆续续地从北而来。

    夜色降临后,清军打起的火把宛如一条长长地巨龙一般,从远方蜿蜒向南而来,直到深夜方才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