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接战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大团的白色硝烟缓缓向天空飘散开来。

    清军的一门红夷大炮从三里开外向秦军营寨打响了第一炮。

    紧接着巨大的轰鸣声接连响彻天际,清军的三十余门火炮陆续打响,硝烟很快将整个阵地笼罩起来,一颗颗黑色的弹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破天空,向对面明军的木栅飞去。

    第一轮发射完毕,因为试炮的缘故,几十颗弹丸仅有几颗命中木栅,将粗大原木制成的营门或木栅击的木屑横飞。

    其余的弹丸有小部分提前落地,在坚硬的地面上蹦跳数下后滚到了木栅边便停止不动,大部分弹丸则是掠过木栅飞入了明军营寨内。

    秦军营内正对大门五十步的地方,双排麻袋垒就的第一道矮墙后面,一百名铳手正紧贴着矮墙后面坐地歇息,近千名铳手则是在远离营门几百步的数道矮墙后面等候命令。

    汉军旗的炮手们在民夫的协助下,喊着号子将被巨大的后坐力震得倾斜歪倒的炮身扶正、校对,然后用长长的毛刷清洗炮膛和引药池、装填发射药和弹丸,足足忙活了小半刻钟才做好了第二次发射的准备。

    “娘的!这建奴会不会发炮?额看了,老子就算站在大门处,这群狗日的也伤不着老子的一根汗毛!”

    清军第一轮炮击过后,李三娃上半身斜倚在一堵矮墙上,转头对一排坐在地上的铳手嗤笑道。

    刚才清军发射的弹丸有些虽然飞进营寨中,但都在越过第一排矮墙后落在地上,弹跳一下之后就被一排麻包挡住。

    “千总,可是适才建奴发炮时,你老人家可是缩成一团啊!嘿嘿嘿嘿!”

    李三娃手下的把总成老三不留情面的当场揭穿了他,引得铳手们一阵偷笑声。

    “屁!老子适才肚子有些不爽利,趴在地上能好受些!哎,额说成老三,你他X的皮痒了是吧?等打完仗看老子咋收拾你!你等不信是吧?稍后建奴再发炮,老子就站在这地界上,只要挪动一步就是那水里的王八!成老三,敢不敢跟老子一起站着!”

    被揭穿了的李三娃毫不感到羞愧,反而洋洋得意的跟成老三较起了劲。

    “是是是!千总威武!千总马上要升将军了,岂会怕建奴这小小的弹丸!嘿嘿!”

    成老三也是当初跟着李三娃一起从延绥镇过来的逃兵,两人私底下关系特别好,打闹说笑也成了家常便饭。

    两人说笑之间,远处的“Duang”的一声巨响传来,清军第二轮炮击开始。

    李三娃被巨响声吓得本能的一激灵,刚想趴在地上,但一下子想到刚才吹的大法螺,无奈之下只得直起身子看着半空是否有弹丸落下,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战场上勇猛善战的李三娃最怕的就是大炮。

    他刚到延绥镇从军时,眼看着就在自己十几步外,一名犯边的鞑子骑兵被官军佛郎机炮一斤重的弹丸击中头部,那种脑袋突然爆裂的恐怖场面成为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好在这次清军的炮弹都是对准了营门和木栅,未再有弹丸飞入营中,等到炮声停止后,李三娃的脸色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清军的第二轮炮击给秦军的营寨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再结实的木头也经不住带着巨大动能飞过来的铁蛋的打击,尤其是被十几颗弹丸砸中的营门已经出现了几处断裂的地方,呈现出摇摇欲坠的样子。

    立于正方形一角炮台上的张远正在观察着清军的动向,对于营门和木栅的损坏并未在意。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为了消耗而存在的,破了也就破了,关键是对付清军接下来的突击。

    这时清军炮手正在忙活着准备第三次发射,而数百名清军已经在一名全身白甲的甲喇章京令旗下开始集结。

    “传令,第一排铳手加为六百!千总李三娃亲督!建奴突入大门即刻发铳!东、西炮台炮手备妥弹药后听从将令!”

    张远望着集结整队完毕的清军下令道。

    在朱由检的要求下,除了勇卫营和京营之外,秦军也已经大规模的换装。原先的长枪兵和刀盾兵很多改为铳手,弓手只保留了两百名箭法出众者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炮台上长短不一的喇叭声,李三娃立即召集手下的五百名铳手集结整队,然后绕过一排排的矮墙向营门处行去。

    片刻之后,清军的第三轮轰击再次打响。

    秦军营门在炮弹的集中打击下终于轰然倒地,整个营寨暴露在了清军的刀枪面前。

    “装填弹药,引燃火绳!”

    随着李三娃的一声令下,第一排矮墙后的明军迅速忙碌起来,不到数十息的时间,一百名铳手全部准备完毕,而对面数百步外,五百名清军步卒手持锤斧铁棒长枪等重兵器举步而来。

    与明军讲究排列好整齐的阵型不同,清军对于阵型并不太注重,并且对明军这一传统嗤之以鼻。

    在绝大部分清军的眼中,与明军交手多年,两军对垒无数,就算明军阵型排的在严密,在身披两层重甲的清军精锐打击下也会崩溃而逃。

    虽然知道这次面对的明军是不同于以往的精兵,并且屡次给与八旗以重大杀伤,但对于并未与新式明军交过手的清军来讲,只要付出一点代价后打破他们的阵型,明军还会如从前那样被轻易击溃。

    “举铳!”

    李三娃站在矮墙后第一排士卒最右的位置下达了命令。

    一百名铳手将手中火铳平举,黑洞洞的铳口指向了营门处。

    虽然这是秦军第一次与传说中强悍的八旗兵交手,但看到对方虽然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手中拿着的却是明军早就淘汰了的各种冷兵器,李三娃不禁嘴角一撇,面上满是轻蔑的神情:“这些狗蛮子不知死活吗?你他X的拿着锤子斧头能近得了身不成?什么狗屁无敌,今日非叫这群蛮子尝尝铳子的厉害不可!”

    五百名清军以散兵阵型逐渐靠近了营门,但作战经验丰富的他们还是以寻常步履稳步前行,为了节省体力,清军并没有发起冲锋。

    而眼看着清军已经进入佛郎机炮的射击范围之内,但张远却未下令开炮。

    他是生怕火炮会将清军击退,那样就不能给其造成更大的杀伤了。

    就在前队近百名清军抵达营门时,带队的甲喇章京一声令下,这百余名清军瞬间闷声不响的加快脚步开始了冲刺,眨眼之间便已踏过损坏的营门向矮墙后的秦军冲了过去。

    “放!”

    随着李三娃的高喊声,一百只火铳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打响。

    一连串噼里啪啦爆豆般的声响中,大团白色烟雾将矮墙后的明军遮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