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完胜
    秦军营地的大门足够宽敞,铳声响起时,数十名身披双层重甲的清军涌入营寨,正低头疾步向几十步外矮墙后的明军猛冲,打算借助重甲的防护力抵挡住火铳的打击。

    百余名清军弓手紧跟在后,试图在进入重箭五十步射程范围内对秦军展开射杀。

    但事实证明,这种想法纯属异想天开。

    前队清军根本无法立足,更无法给弓手打出一片可以立足之地。

    在不到五十步的距离内,高速飞行的弹丸速度达到了极致,别说双层锁甲,就算披着一块铁皮也照样会被铳子的巨大动能所击穿。

    血花四溅伴随着前队清军的惨叫声中,二十余名清军被击中倒地,但见惯了无数生命在自己面前死亡的剩余清军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始加速向前疾冲,后队的清军不顾地上族人发出的哀嚎声紧跟着前队身后。

    他们知道明军火铳犀利,也知道接下来还会有铳子射来,但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惜性命闯入明军铳手营中。

    只要近身肉搏,那些火铳也只不过是铁棍而已。

    对面这只明军的确是精锐之师。

    这是众多冲锋清军脑子里下意识的反应,而这种反应也成为了他们脑子里最后的意识。

    在以往与明军的无数次交锋当中,明军虽然也是以火铳作为前阵,但出于各方面的原因,往往不等清军冲到射程之内便将手中的火铳打响,随后便会扔下火铳逃命。

    而清军总是在几乎毫无损伤的情况下趁势追杀,几十个清军便能撵着上千甚至数千明军漫山遍野的跑。

    而眼前的明军很明显是那种训练有素、军纪严明的强军,这样的明军必须要彻底绞杀才行。

    只有被杀死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首排一百名铳手射击完毕之后迅速蹲地开始清理铳膛、装填火药和铳子,尖利的喇叭声响过,第二排火铳紧接着打响,又是一百枚铳弹激射而出,在清军面前形成了一层弹幕,前冲的清军如同高速飞奔的野牛撞到坚硬的岩石一般翻滚在地。

    两百枚铳弹将冲在最前面的清军一扫而空,双层重甲并未挽救他们的生命。

    一滩滩殷红的鲜血在地上蜿蜒流淌开来,尚未立刻死掉的重伤清军捂着伤处惨叫打滚,但快速大量的失血很快便会夺去他们的性命。

    虽然心中震惊于明军强悍的火力,但大批的清军依旧继续前冲。

    族人的性命不能白白牺牲。

    冲过去!

    用锤子敲碎对面尼堪的脑袋,用斧头砍下他们的头颅,用铁枪刺穿他们的腰腹。

    我们是天下无敌的八旗兵,没有人能阻挡我们的冲锋。

    这是每一个清军脑子里共有的念头。

    没有人发出呐喊,因为那样会白白消耗力气。

    只有冲入尼堪们阵型中发力挥砍时才会吐气开声。

    但明军持续不断的射击彻底粉碎了清军的幻想。

    虽然被浓浓地硝烟遮挡了视线,但这时候的火铳不是瞄准射击,而是集火攻击一个区域,铳手们只管冲着前方开火就行。

    没等第六排铳手打完,第一排的铳手已经装填完毕,火绳再次吹燃,只等着听到喇叭声后便会起身射击。

    刘百民铳手身后,一百名长枪手和一百名刀盾手正在迅速赶来,带队的两名把总看到炮台上挥动的红色旗帜后即刻带队疾步而来。

    除了少数哑火的火铳之外,秦军第一轮近六百枚铳弹将一百余名清军杀伤倒地。

    随着第一排铳手起身再射一轮,已经冲到四十步以内的清军再次被射倒近三十人。

    面对明军似乎无休无止的铳弹射击,只能挨打而无法还手的清军终于支撑不住了,冲在前面的清军开始有人试图转身往回逃窜。

    随着恐慌情绪的传染,前队清军或是有意识或是在犹豫不定中开始反身回撤。

    带队冲锋的甲喇章京回里不虽然勇悍过人,但尚未来得及施展一身本事便被铳弹射杀,扛不住明军火铳打击,又失去了指挥的清军败下阵来。

    清军弓手还未进入营门内的有效射程内,也在不得不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后阵带领三百名清军的甲喇章京乌达补尚未率队冲入明军营寨,由于视线阻隔的原因,他只听到铳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心里也开始惊疑不定起来。

    紧接着不过百余息的功夫,冲入明军营寨的前队便乱了起来,前冲和后撤的清军纠缠在了一起。

    久经战阵的乌达补见势不妙,立刻吩咐吹响撤兵的号角,没等号角声响起,明军的长枪手和刀盾手就追杀了过来。

    从来都是正面对敌的清军终于尝到了被明军从背后砍杀的滋味。

    在两列排成刺猬一般阵型的秦军长枪手的捅刺,以及护住长枪手两翼的刀盾手的遮挡劈砍下,许多已经乱了方寸的清军虽然回身对敌,但秦军手中长达丈余的长枪却根本没给他们机会。

    这种类似破甲锥的枪头对清军的重甲直接无视,一根根雪亮锋利的枪头每一次吞吐都会带起一团殷红的鲜血,转瞬之间便造成数十名清军的伤亡。

    这还幸亏清军是散兵阵型,不然伤亡人数会更多。

    清军弓手带队的牛录额真反应极快,当即指挥弓手后撤十余步向秦军的长枪手进行了几轮吊射。

    随着炮台上黑旗挥舞,李三娃率三百铳手绕过矮墙迎了上来。长枪手和刀盾手在被射倒数十人后撤向营门两侧。

    有百余名清军再次冲入营寨,想借机追杀后撤的明军,但却遭到了三百名采用第一排单膝跪地、第二排弯腰躬身、第三排直立地秦军用三段击方式再次痛击。

    随着数十名清军被击倒在地,第一队剩余地清军终于在崩溃中四散而逃。

    在李三娃的大声吩咐下,伤亡的数十名秦军被刀盾手迅速抬走,铳手们也分别从两侧撤回矮墙后面。营门内外的空地上只留下了满地清军的死者和伤员。

    这场小规模的激战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以秦军的完胜而告一段落。

    乌达补眼看着撤回来的清军低着头从自己面前走过,心头也不由得变得沉重万分。

    站在清军炮阵后面的土台上观望的岳托脸色阴沉已极,一旁的孔友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人也是面色难看。

    虽然他们并未看清冲入营寨的清军时如何败阵的,但接连不断响起的铳声和漫天飘散的烟雾已经说明了整个过程。

    这与岳托去年率军在松山、大兴堡、兴平堡等堡城下的遭遇很相似,都是被明军犀利的火器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来人,将乌达补唤回,留下一千马队监视明军,召集甲喇章京以上将领来本王帐内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