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料敌
    “你下去吧!乌达补,今日败阵之军归到你手下!想法把阵亡族人尸身收回来,其家眷包衣也都归你分派!”

    一名进入过明军营门又侥幸逃生的清军把看到的经过讲述一遍后,岳托随即下达了命令。

    负责指挥炮阵轰击明军西门的尚可喜,以及率军进攻西门的几名甲喇章京也跟着一起来到岳托的营帐内。

    他们在西门的攻势遭遇了与北门相似的情形,最终也被明军击退,所幸的是伤亡比北面少了一些。

    乌达补和那名清军行礼之后转身离开营帐,岳托目视孔友德等人后开口道:“恭顺王,今日之战你等有何看法?明人火器该如何克制才好?”

    正在低头凝神思索的孔友德愣了一下,随即出列行礼后苦笑道:“启禀王爷,奴才一直在思虑此事,目下尚未想出更好的办法应对!”

    “那就是说,你已是有了不太好的办法了?不管好坏,且讲来听听!”

    岳托眼中一亮,连忙开口催促道。

    若说起现在谁的心里更急于破敌立功,在场之人中也就是他了。

    凭着他和济尔哈朗两人之力,他才抢到了这个立下首功的机会,可头一仗便被明军当头一棒给砸的头破血流,若是不能迅速击败当面明军,多尔衮和阿济格知道后。自己肯定会被耻笑一辈子。

    去年的败仗还情有可原,可以推脱是明军依仗城头的火炮才让自己束手无策,虽然杀伤明军众多,但破城却是兵力不足,无奈之下只得退兵。

    可这次自己携大军前来,面对数千明军却是依旧没有轻松破敌,那就算将来胜了,他在皇太极心中的地位也会直线下降,那将会对自己的家族利益带来极大的损害。

    “启禀王爷,奴才有这么个想法,说出来供您参详:这第一就是要将明人北面营栅拆毁,以便有足够大的空地供我大军冲杀。今日之战虽是小挫,但其实不怪我军无能,实在是我军太过轻敌,未曾将盾车置于前,只想着从营门处一冲就能击败明军,可这仅能让数十人通行之处根本难以施展开来,这才有了些许伤亡。这第二吗,奴才觉着,王爷还是待那些包衣奴才太过宽厚了。奴才以为,明日开战咱们便驱使那些汉人包衣为前阵,直接冲击明军壁垒,我军遣精锐跟随其后,就算明军不顾同胞之情,以火器杀伤那些汉人包衣,但火铳打放一多就易炸膛,况且上万包衣一冲,他如何杀得过来?如此一来,我军趁机近身搏杀,明军焉有不败之理?”

    孔友德一边琢磨着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帐内的耿仲明、尚可喜以及清军的梅勒章京、甲喇章京们都是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今天这场小规模战斗,清军从上至下都大意了。

    “好,好!恭顺王这策略着实使得!明日破阵后本王当给你记上首功!此次本王确实是轻敌了,连盾车都未曾派出!之前因不欲多伤人命,这才未驱使包衣冲阵,可眼下这情势也顾不得许多了!恭顺王,毁掉明军营栅之事就交于你!入夜之后遣那些阿哈们携带刀斧火把毁掉北面营栅,明日辰时一过便发起进攻,一举将对面明军歼灭之!”

    岳托的神情重新变得轻松起来,他对孔友德这个给他下台阶的说法非常满意。

    哪有什么待包衣太过仁厚之说,这些尼堪在他眼里如同蝼蚁一般。

    而且孔友德的策略也是直击明军要害,只要照方抓药,明日破敌已是毫无悬念。

    这次他确实有些托大了。

    虽然去年曾败在明军手中,但潜意识里对明军的轻视让他再次尝到了苦头。

    秦军营寨中,炮台上的张远观察半天,看到清军营地并无大规模调兵的现象,遂嘱咐哨兵定要小心戒备后,便带着几个亲兵下了炮台。

    他沿着营内巡视了一圈后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摘下帽盔坐在椅子上思忖半晌,随即吩咐亲兵,去后营把负责粮草物资发放的军纪官钱杰,以及李三娃等几名千总一起叫来,商议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战事。

    游击将军陈勇在另一个营寨中,所以暂时无法脱身,议事完毕后张远自会遣人知会与他。

    待传令的亲兵走后,张远的腹中忽然发出雷鸣般的咕咕之声。

    现在虽然才刚到未时,但一清早起来便全神贯注于整个战场上的每一个变化,这对于精力和体力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张远的亲兵队正吴半里赶忙从营帐的一角拿出几块风干的牛肉块递到他的手中,然后找出三合一的军粮拿到一边,抄起张远的帽盔把军粮倒入,然后自腰间摘下水囊将水倾入后搅拌起来。

    “额说半里,你他X的不会去找个大碗啊?这要是建奴突然打过来,老子头顶着里边黏糊糊的帽盔上阵,这算他X的啥事啊!”

    张远坐在椅子上嚼着牛肉干,一边看着五大三粗的吴半里笨手笨脚的忙活,一边没好气地教训道。

    “嘿嘿!将军,咱都是粗人,这战时将就着点就成!真要是建奴打过来,能保住脑袋就好,那还顾得上黏糊不黏糊啊!你说是吧,将军!”

    吴半里毫不在乎地继续忙活着,嘴里也是与自家将主调侃着。

    他跟着张远已经有快三年了,两人可谓是生死的交情,说笑打屁是常有之事。

    “滚!是个屁!等打完了仗回了关内,老子说啥也得买几个眉清目秀的婢女伺候不成!整日与你等一群粗汉厮混,瞎了老子这么个堪比诸葛孔明之儒将啊!”

    自从朱由检下旨,强制明军把总以上的将官识字以来,勉勉强强地能识得几百个字的张远便以儒将自诩,时不时地冒出一些不伦不类的词语来彰显自己的博学多识。

    “将军,不是这般吧?额可是听说,那些个文曲星可是从不骂人咧!嘿嘿嘿嘿!可将军您一天不骂个百十次就不会说话了!哈哈哈哈!”

    听到自家将主又在吹嘘自己是儒将后,吴半里先是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之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额说半里,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儒将就是能掐会算,上阵能斩得敌军首级,下了战阵还能吟诗作赋,骂几句那也是小节。你家将军我虽说吟诗作赋还不太成,这斩敌首级可是不老少了。至于这能掐会算吗,我估摸着今日建奴定是不会再来攻咱了!”

    张远费尽地嚼着肉干,对吴半里的嗤笑丝毫没有羞愧之感,反而是洋洋得意地再次吹嘘起来。

    “副总制,你老可是算准了?建奴今日吃了老大的亏,俺觉着稍后定会多派人马前来报仇,哪能就这么着算了?”

    随着一股冷风吹入,离得最近的李三娃掀开门帘迈入帐中,看到吴半里正在搅和着面团,赶紧抢上几步捏起一块送入口中,之后嘴里含含糊糊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