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二章 危急
    调转炮口!打掉盾车!”

    看到那些推车的包衣冒着被地雷炸死炸残的危险,已经推进到第一道矮墙三十步左右的距离,张远果断地下达了指令。

    炮手和两名装填手,加上张远的两名亲兵,五人合力,将承载五百斤重炮身的硬木炮架缓缓挪动,将斜指向前的炮口对准了正在前冲百余辆盾车。

    轰然炸响的地雷不断地将一辆辆盾车连人带车掀翻在地,并无甲衣的包衣们被乱飞的木屑射伤惨嚎,但前排这群有着野心的包衣也被激发出了血性,不顾地雷带来的伤害,怒吼着奋力推车前冲。

    “Duang”的一声巨响声中,炮口压低的佛郎机炮发出了令人恐惧的怒吼,一斤重地弹丸由百余步外斜向急速飞至,在将一辆盾车撞翻后动能稍减落地再次高高弹起,越过一辆盾车的上方后再次砸在另一辆盾车的车辕上,随着这辆盾车瘫倒在地,弹丸也停了下来。

    右侧炮台的炮手在看到左侧炮台的行动后,马上以同样的举动做出了回应,激射而至的弹丸飞入前排的车阵中,先后掀翻了三辆盾车方才止住。

    随着左右炮台的佛郎机炮连射,清军的盾车已经被摧毁了二十余辆,加上被地雷炸毁的三十余辆,百余辆盾车几近被摧毁了一半,推车的铁杆包衣也伤亡数十人。

    大炮和地雷连续轰响给人带来了巨大的恐惧感,后面推车的以及跟随在后的几千包衣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压力,先是处于前面的包衣有人开始逃跑,在有人带头的示范效应下,数千人突然发出各种各样的喊叫声,朝着后方及左右两边逃去。

    但没等他们跑出几步,两侧督阵的清军马队纵马奔来,刀砍斧劈箭射,眨眼间数百名包衣被斩杀当场,包衣们被吓得止住叫嚷声停在当地,很多人甚至跪俯在地,不断磕头求饶。

    一阵阵的喝骂声传来,在督阵清军带血的刀斧指向下,包衣们带着或是哭泣或是麻木或是惊惧的表情转身继续向明军阵前行来。

    “真他X的贱!怎样也是死!为何不去和建奴拼了!活该给建奴当奴才!虎蹲炮准备!”

    看到炮口下这群同胞懦弱的样子,张远骂了几句后下达了命令。

    一命亲兵手中旗帜挥动数下,第一道矮墙后面的胡大棒立刻大声吩咐下去,数十名炮手将装满碎瓷片石子铁钉的网兜塞进炮口后捣实,最后将一枚三两中的铅弹捣进去,布放在矮墙缺口处的几十门虎蹲炮全部准备完毕。

    两座炮台上连续发射的佛郎机炮膛已经热得烫手,这种情况下只能等炮身冷却后才能进行下一轮发射,以防炸膛的发生,而明军阵前埋设的地雷基本全部炸完,原本巨响不断地战场出现了难得的安静。

    看到明军的大炮没了动静,而原本响成一片的地雷也只是偶尔才炸一次,包衣们的胆气陡然大增,刚刚消失的勇气瞬间又回到了身上,前排剩余的几十辆盾车都是骤然加速向前冲去。

    两侧的清军也随着加快了步伐,两侧的五百名弓手持弓搭箭在前,随时准备加速冲到盾车后面对明军进行攻击。

    就在前排包衣们绕过被炸毁的盾车残骸以及地上的伤亡者,推着车子进入到矮墙前方三十步以内的距离时,胡大棒果断的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一连串闷响声中,数千枚铁钉石子从蹲伏在地的炮口呼啸而出,成扇面状急喷向对面密集的人群中,除了击打在盾车上厚厚地挨牌上地以外,大多数碎片如狂风般掠过盾车之间的空档,将跟在车后面的包衣一扫而空。

    就在此时,一声高喝声陡然响起,两侧的清军弓手骤然加速向前,快速地穿过死伤包衣留下的大片空档,纷纷聚拢到数十辆盾车后面,随即开弓搭箭斜指向矮墙后面。

    随着带队牛录章京的一声喝令,数百只三棱重箭腾空而起,飞向几十步的天空后,猛地掉头向地面扎了下来。

    虎蹲炮弹丸的横扫造成数百名包衣的伤亡,那些石子铁钉穿透他们的衣衫后钻进体内,被射中者无一例外地倒地不起。

    没有被波及的包衣再次恐慌起来,后面督阵的清军大声喊叫数声,包衣们如蒙大赦,迅即转头向后奔逃而去,而两侧的清军加速向前冲去。

    虽说对清军的重箭早有防范,百余面盾牌遮挡住了大部分弓箭对明军的伤害,但蹲在矮墙后面的明军士卒仍有不少被钻过盾牌空隙的重箭射中。

    清军五百名弓手分散在数十辆盾车后面,连续不停的开弓射击,眨眼之间射出五轮,数千只长箭落下,将矮墙后面的明军压制的根本无法起身开火,麻包上面瞬间插满了白色的雕翎,而准备肉搏的清军已经越过盾车冲了过来。

    听到清军杂乱的脚步声正在迅速接近,再过片刻之后就会冲到近前,到时候火铳手将会面临一边倒的屠杀,蹲在矮墙后面的胡大棒猛然大喝道:“第一排起身!后面的预备!”

    喊完之后胡大棒双手持着已经引燃火绳的火铳猛地站起,正举着盾牌为他遮蔽的盾牌手一股大力摔了个趔趄。

    已经将服从命令融入到血液里的第一排铳手们闻声下意识地同时站起,一片惨呼声中,处于清军弓手射击范围内的百余名射手被弓箭命中后倒地不起,但剩余的近百只火铳也在第一时间内打响。

    已经冲到矮墙前二十步距离的数百名清军,在近距离的火铳打击下伤亡惨重,本来命中率只有两成左右的火铳,这次却给清军带来了近四成的伤害效果,近四十名清军中弹倒地,但大部分清军仍旧加速向前。

    胡大棒开火的同时左肩被弓箭命中,他用力将火铳向前掷向十几步外的清军,然后迅速矮身向一侧转移,第二排铳手依旧是冒着箭雨起身打响了火铳。

    两座炮塔小型平台上的四门虎蹲炮突然之间接连打响,数百颗弹丸啸叫着扑向迎面冲来地清军士卒,将冲在最前面的百余名清军扫荡一空,

    此时清军弓手已经射了八轮,多数弓手已有力竭之态,第九轮射出的长箭已变得稀疏不少,而清军步卒的前队已经冲到明军防御工事的十步之内。

    第一和第二排剩余的明军铳手和刀盾手弯腰矮身从两侧迅速撤向后面,至于伤亡的战友已是暂时无法顾及了。

    明军第三轮火铳紧跟着打响,由于清军长箭的威胁大部消失,所以这次的两百杆火铳大部分打响,爆豆般的声响和烟雾弥漫中,近百名清军中弹倒地。

    随着明军第三轮火铳打完,清军大队正在蜂拥而至,眼见得第一道防线就要被突破,漫天的烟雾之中,上百颗黑糊糊地铁球突然从空中的白色硝烟中钻出,砸进了冲过来的清军人群之中。

    随着不绝于耳地爆炸声响起,无数地残肢断臂夹杂着鲜血漫天飞舞,飞扬的尘土加上浓浓地烟雾,矮墙前面二十步的范围仿佛变成了一头张牙舞爪的怪兽,将被包裹其中的清军全部吞噬了进去。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后队的一百名掷弹手奉命赶了过来,并且给即将突破防线的清军给予了迎头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