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三章 惨败
    一百名掷弹手连续投掷了两轮震天雷后,矮墙前已被漫天的烟尘笼罩,李三娃率领本部趁机赶了过来。

    借着胡大棒部铳手撤离后留下的空档,李三娃部第一排两百名铳手迅速地沿着矮墙一字排开举铳对准前方,李三娃喝令声中,身边的亲兵吹响喇叭,短促尖利的喇叭声直刺耳膜,明军的两百杆火铳同时打响。

    负责施放虎蹲炮的炮手在清军弓箭抛射下伤亡惨重,四十名炮手伤亡二十余人,剩余还未来得及撤离的十余名炮手看到援军已至后胆气大增,他们自发的两人为一组,在李三娃部铳手打响第一轮的同时纷纷完成了弹药的装填。

    漫天尘烟中,数门虎蹲炮先后发出爆响,炮口一股暗红色的火焰一闪而逝,数百枚弹丸如同疾风般掠过前面的黄土黑烟,将挡在它面前的所有物事全部掀翻在地。

    随着第二队明军铳手击发了手中的火铳,炮台上冷却完毕的佛郎机炮再次发出怒吼,而这次弹丸的飞行轨迹却是向远处延伸着。

    清军败退了,而且是惨败。

    严格意义上讲是溃退了。

    眼看胜利在望的清军被突然而至的震天雷、排铳、虎蹲炮彻底打崩了。

    伤亡惨重之下汉军旗的士卒率先溃逃,镶红旗的清军虽然同样死伤很大,但却凭着韧劲想继续冲锋。

    可是在带队的甲喇章京和几个牛录章京业已阵亡、整个队伍陷入混乱、视线受到严重阻碍的情况下,最后也只得无奈的退出了战斗。

    佛郎机炮正是在追射向后撤退的清军大队。

    在明军远中近各种火器的立体打击下,还是以冷兵器为主的清军终于品尝到了武器代差酿成的苦酒。

    一阵微风吹来,尘烟逐渐散尽,长长的矮墙前面三十步之内的范围内,清军死伤枕籍,残肢断臂散落各处,鲜血将整片地面染成了黑红色,不时有重伤未死清军的哀嚎声传来,整个现场惨烈无比。

    “钱营官,派人招呼五百民壮过来,抓紧时间清理战场,建奴尸体全部扔掉远远地!伤亡士卒急救后送往辎重营!”

    在两边的佛郎机炮有一下没一下的轰鸣声中,张远带着亲兵下了炮台,几名千总和钱杰赶忙围拢过来。

    钱杰应声领命而去。

    虽说平时他不用听命于张远,但现在是战时,作为秦军中的一员,他也必须服从上官下达的命令。

    “刘顺,你部即刻接手第一道防线,抓紧修复损毁工事!半里,你亲自去西面营寨看看是何状况!派值哨的上炮台观望敌情,建奴要是调兵即刻上报!所有士卒就地歇息用食!”

    刘顺拱手接令后转身前去布置。

    “胡大棒,你先去处置一下伤处,回头与刘顺一并去我营帐中!李三娃且跟我去等着你俩!”

    张远看着插在胡大棒肩上的那只长箭,阴沉着脸开口道。

    胡大棒一脸沮丧之色,忍着肩膀的疼痛行了一礼后朝后营而去。

    吩咐完之后,张远又向清军阵营方向瞅了一眼,发现对方并无异动后,便带着亲兵向自己的营帐行去,李三娃一脸得意的跟在后面。

    刚才要不是自己见势不妙后命令掷弹手冲上来,第一道防线很有可能被清军突破,到时候处在炮台上的张远可就后果堪忧了。

    回到营帐中之后,张远摘下帽盔,阻止了亲兵要为其解下锁甲的举动,来到座椅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给李三娃搬个杌子!再搬两张放着!”

    一名亲兵听命去营帐的一角搬出来三张马杌,李三娃接过一张喜滋滋的坐在了下手第一位。

    “憨头,弄点吃食和水来!你俩也一并吃了!”

    名叫憨头的亲兵应声而去,另一名亲兵随后也是出了营帐,手按刀把站于帐门外警戒着。

    “副总制,咱们还要在此守几日?建奴随时连败两阵,可到底是人数太多了,我部今日也是伤亡不小,再扛个一两日还行,多了怕是撑不下去!”

    坐定之后,李三娃望向张远试探着开口问道。

    “这个看看情形如何再定吧!能守就守,不能守咱们往辎重营撤,咱们的升赏都在于能有多少建奴人头上边!若是能多多杀伤建奴,孙督帅面上也有光不是?”

    张远一直手撑着座椅扶手,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扶手上敲打着,看着帐门口说道。

    兵部并未给他下达必须死守几日的命令,只要能消耗掉清军足够的炮火,他这几千人随时可以向后撤到辎重营,去帮助勇卫营加强防守。

    但张远却是想给清军以重大杀伤,捞够足够多的战功再行撤退。

    自从升为了副总兵之后,对于只要前进一步便能得到的总兵位子,张远心里已是期盼许久。

    但若是没有耀眼的战绩,这个副总兵也许就是他的人生巅峰了。

    虽然兵部给他下达作战计划和任务时,已将种种推测都告知于他,他也知道建奴肯定会派遣兵马来攻击辎重营地,但没想到建奴这次竟是举重兵来袭。

    既然身后有强军为依靠,那不趁此机会多建战功还等何时?

    两人闲聊一会之后,刘顺和包扎好伤口的胡大棒一前一后进了营帐。

    “坐吧!”

    张远坐正身子后吩咐道。

    刘顺抱拳后坐了下来,胡大棒却是一脸羞愧难当的样子,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哟,胡大棒,这还端起架子来了?叫你坐你不坐,敢不成是打算坐在老子这里!?”

    “卑职今日差点坏了大事!这心里头觉着对不住副总制,没脸坐下!”

    “得了得了!别弄这般妇人之态了!且坐下吧!今日这般状况也是本将布置有误,这才差点教建奴突进来!第一阵之后,本将也是轻敌了,以为建奴跟那些流贼差不许多,没成想这建奴着实凶悍的紧!伤亡那么大还是硬生生前冲!建奴那些弓手也是强啊!今日咱们的兄弟们可是被杀伤了许多,得想法子破了他的箭阵才成!”

    听到张远的一番言语之后,胡大棒羞愧之心稍减,随即讪讪地在马杌上坐了下来。

    回想到刚才那一幕,张远现在仍是心有余悸。

    站在高处的他眼睁睁看着悍不畏死的建奴前突,要想从炮台上下来时已是来不及了。

    在即恨自己布置有误,又恨胡大棒无能的同时,他也做好了战死的准备,直到看到李三娃指挥着掷弹手赶过来将清军打蒙,他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副总制,接下来咱们该怎么打?”

    刘顺看着张远开口问道。

    “今日之战证明,咱们的工事还是相当管用。稍后安排民壮再将麻包加高些许,让铳手把铳架在上面施放,那样的话两层麻包遮蔽,建奴就算打到近前,穿着盔甲一时半会也翻不过来,这就给咱们是撤是打留下足够时间!再就是,把四座炮台上的佛郎机吊卸下来,于第一道矮墙后面筑四座宽大些的炮台,这么着一弄,建奴兵力再多又能如何?!另外备好大铁钉数枚,万一事态紧急,大炮无法运走,就拿铁钉将火门封死,叫他得了去也无法使用!”